【彼岸群星荟萃】甘遂 三首


彼岸诗歌    03/05     6978    
4.6/5 






甘遂简介】


甘遂,字景祥。出生于福建省福安市,当代青年雕塑家,草根散文作家,意象派诗人,著有散文集《尊严的颓败》,小散文诗《当骆驼闭上眼睛》以及各种艺术评论等。作品文字朴质,意蕴深刻,字里行间渗透着一种幽默却悲伤着的情调。其诗歌艺术的创作特点来源于原始的自然意识与中国古代典籍,寻找远古与现代人性的共识。以一个观察者的身份,还原最率真直接的自然之美,在诗歌艺术中隐隐约约所表述出来的,是一种心灵简约的优美与快感。

 


【仲秋碎屑】 


   一

在清凉的秋之中旬,

我们向那时间扑打的羽翼前进;

向那倒退而又缄默的回忆诉说;

一束分散,又集聚的光。

 

   二

当那久远的疏影被封闭在两块巨石上,

如沙滩已被海水传染的

鸥鸟的翅尖——

他们保持不动的愿望,

仍在询问着山海无声的亘古。

 

   三

当月桂树在梦一般的流苏中,

抹掉又重写了昨日的故事。

惟有两只悲惨的贝壳知道,

浪花中的新月,仍如婴儿般

吸允着嫦娥酣睡不醒的乳房。

 

   四

你瞧,我终于爱上那披着月光的瑶池,

多年来习惯在黎明之前入睡;

让那金属般的射线连接我,

却非我的命运。

 

   五

无论我们坚持自己喝还是不喝这不死药,

都要像后羿。那样迅猛,那样安静;

尽管广寒宫是洁白的,伟大的死也是。

 

   六

如今的深夜环抱着高楼和大厦,

就让闲居者奏响龙笛吧!

去迎接这个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的传说;

它总高于珠穆拉玛和太湖沿线的幽境。

 


 

【穿越】 


有时我见到那古代的墓碑是没有颜色的,

如那些漂浮在雾中的房屋;

而诗人却常常徘徊,看见那些石头;

心中暗想,是不是站在巨蟹的脊背上;

以它那低级世界的庞大身躯,

举起它的鳌;就比一座山还高。

犹如蓬莱仙境的五山之根,

跌宕在波浪中上下往返。

 

那时我似曾遇见了两位女神,

宵明和烛光——

她们从黄河边上的草泽里出来,

浑身散发着灵火,像天使那静止的羽翼;

仍然保持着苗条的身姿和轻盈的美梦,

弯身而下,各自吻着我绝望的嘴唇。

 

而那些我们的爱呀!在生活里奇怪地变形。

如青春被判处无穷的苦楚,

在黑夜里被她的光芒点亮;

像一只受惊的蝙蝠从洞穴深处,

向着外界的丛林冲击,

穿越在炎黄大帝那荒废的墓穴附近。

 


 

【蔓延】 


残缺的夕阳坠落了,隐没了,星星则像人一样

在衍生,就如那些灵魂世界的鸱鸟站在树枝上

它的眼睛泛红,脸却在漂浮。

尤其那痛苦的叫声穿过黑洞

像常青藤向上的枝桠,漫无目的向着四周延长;

仿佛大地循环上升的空气,

好在时钟震颤地被囚禁在猜想中

晕眩仍留在黑色的海岸。

 

惟有红枫如火,她宣告了秋季最后的秘密。

如黑夜合上了眼睛,让箕伯的剪刀

像剃发师在它的头顶跃跃欲试;

好让思想搭建一个季节,在下一个季节来临时;

如女人初次触摸男人的胸怀一样,

火辣辣的;好让两种不同的命运同时连接,

如天空拥抱云朵那样绽开;并且不断扩展。

 

一如溪涧边的芦苇丛中,风在摇曳;

一些不眠的花絮在秋末的露水中凝结成霜,

另一些花絮则像人的形体;

从它的柔毛中心向着对岸的陆地

静静地蔓延,像诗人流逝的痛苦悄悄的泛滥,

在他微弱而软和的心脏;

如是生命的音符超凡脱俗地飞逝,

仿佛命运那屈绕的手臂从空中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