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清明】和诗,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4/06     8469    
5.0/1 



【乌云】
文/ 陈美
写于清明

我把思念交予你
你就以斜雨姿势向大地哭泣
将干枯的沟濠再以悲伤填满
满园春色,打落片片
在风里流动
在流动的风里悲恸


【念亲】
 文/ 陈美

月,今夜
背上了思念
如万吨珍珠
走得很慢
边走边向即将入睡的大地撒下
一粒接着一粒
于泛黃时光的湖面
溅起你,亲切的笑容
记忆的涟漪,一圈一圈
缓缓,向外延伸
一张张被溅起如雪花容颜
于宁静的夜幕下
安祥,永恒


【清明】
文/在时

我们放飞的炮仗
会惊动他们么
灰蝴蝶在飞

一路多拥挤啊
方向把不住的车流
愁思,原乡密密缠绕

他们如果感知
老树绽开了新枝
雾中的花点头

还有那些路,不平
笑与掌声像山峰
踮起脚尖也难以够着

只有他们平静,安抚
躁动不安,包容
后来的事情

我们遂心安。从嘴到心
彷佛,品咂着什么
彷佛面对无边的春之盛宴





【又是清明】
文/游鹿

那纷纷的雨
细雨纷纷
和着风
渗入我的全身
也渗透我的灵魂

我应该将痛和悲
变成看不见的沙尘
可是我怕它们卷土再来
摧毁我短暂的快乐时分

我应该种草种花
让先烈们得以永生
可是我怕他们的批判
斧正我偷换的既定方针

我应该树碑立传
传扬热血激情的儿女精神
可是我怕口念歪经
东风化雨不见黎明在早晨

我应该植树培青
纪念浩气长久的至尊
可是我怕惊动了她们的安息
在天地中少了一份深沉


又是清明
那细雨纷纷
惆怅与悲伤融合在其中
深深地渗透,一层一层
              

【寒食· 清明· 复活】
 文/葡萄籽

人们将亡灵缠绕成团,存放在隔间,
又将女人的柔肠,月光,以及苔藓,
悬挂在青色石上,之后熄灭了火。
还将一段烧焦的柳木,珍藏心底。

堂燕飞来,杏花开过。
风吹起梨花。将春天解落。
一瓣又一瓣。就如一年又一年。
女人新垒了炉灶,将人间的讯息点燃,敬拜祖先。
如蝶的纸灰,在至轻的一瞥之后,烟消云散。

男人割断喉管。血染红厝间的杜鹃。
他唱起挽歌。天一亮就出发
他发誓要劫获永生。从此再不分离。
可为何他高举死者,寻觅活人?


【寒食· 清明· 复活】
文/ 邹宴

人们整理好那凌乱的残骸,
将指纹刻在岩石上,骨骼铸成石碑;
将女人的柔肠,昨日的黄花,
放置在原野之外,天空之外。
还将月光献祭给黑夜,
一段烧焦的柳木成了木屐的哀悼。

花,在夜晚,疯言疯语------
多姿多彩的绽放从四月开始。
死去的柳 复活了,
新绿露出了墙头。
且看清风烟雨,且看草长莺飞。

端坐在诗行中的云朵,
看着风吹起了一地的纸灰,
就像鹰在大海上遇见苍茫的故乡,
和着荒凉,祭奠着祖先。
 
哀伤和寂寞,在雨滴下扭成一道孤线,
刺穿漆黑和雨幕。
闪过的电光,剪碎了记忆,
收容了桃花雨的梦。

超度了悲哀,超脱了阴阳,
轮回之外,法雨弹奏出藐视时间的音符,
万物生长,万物逝去。
而黑暗的影子,
在一万个朝圣的日夜里,
渐渐复活。



【花之禅】
文/ 邹宴

乡间的田陌,载渡着满畦的油菜花;
雨水清明,加持着青山上的野花。
每年的这一天,
花绽开了禅定的颜色,茂盛在枝头。

花从雨水飘绿的叶间抬起,
它们的边缘以一种熟悉的方式,
微微开着槽口,
祭奠着过去现在和未来。

俯视花的面容,
花蕊深处有亮有暗,
聚集的影子蔓延生长的漩涡。
花瓣的皮肤有褶皱,
却是一种柔软的渴望

采下一朵花,放在手心里,
两手交错,它就旋转着飞上了天空。
花瓣在天空飘摇,激起一阵风,
那不是凋零,不是凋零。
而当我把这朵花放在你们的坟墓前,
花边的两片叶子在摇曳......

花开花落一次次地轮回,
而我只能笨拙地流泪。
黑色的沉默,只是已慢慢治愈。
记住花儿的偈语,
凋零的铭记,盛开的珍爱


【清明。在墓前】
文/苏欧

站在那   许久
天空中灰墨色的云

此刻    感觉我们是如此地近
好像摸得到   你那整齐干净的发髻
记得柜子里那几对断裂的玉镯儿
碎裂的纹上刻着你的一生
十九岁出嫁,三十九丧夫
四十三年后才相伴于他长眠穴里

那些个说不清的伤疤,还没有了结的事
至今才明白
你    都安放在清晨的那一柱香里
吐露在    初一,十五的几杯祭酒中

你走了,我没有送你,那是父亲的决定
因为距离太远?   为了那堆看不完的书?
或者   觉得   走了   就没有必要

之后的记忆
是山坡上的一片梨花,丛林中的杜鹃
管墓人家后园的春笋
那模糊的春雨中
总有一双慈祥明亮的眼
微笑

写给逝去多年的奶奶,清明,2015


【清明辞】
文/童心

这个日子所有的灵魂都一样
被世俗放在天秤。你跳出砝码之外
是自由的,自由得连世间的未亡人
都可以不管不顾,也无须
为鸡毛蒜皮叠加的琐碎
在苍颜在皓发加上白了的须眉

一块墓碑,摒弃无数负累
简装得不带走一线尘纱,那些争抢的手
还在白天黑夜,张开尖利的十指
在春风里划,在秋风里剪
你视而不见,只把南山种过的花
东篱采菊的姿势,连同尘世最后一个倒影
移栽到来时路


【清明•怀念】
文/童心

怀念这个词变得多么轻
轻得我怀疑它的重量
越想起它心越变得苍白
今天我必须想另外一个词语
让它陪陪我这孤独的“孩子”
一堆黄土一块墓碑
把呼唤我的声音隔在尘世之外

原谅我的自私
今天我必须多启用安抚
让它在这空寂的夜
陪我的思绪从墓碑前走回
今夜我不敢和妈妈说我在哭
也不敢告诉她,我在等爸爸
 


【清明】
文/红橄榄

那盏古老的灯
灯芯里的油没有干
一直都暗暗地亮着
青绿色的路
很少有人踩了
日渐荒芜
剩下的一些悲伤
点起燃成了丝烟
依然香香地
随濛濛的绵雨飘落

太阳终于出来了
照亮着很多新的花束
偶然
飞来飞去的小鸟
知道了一些秘密
和挥之不去
归去来兮
的梦

   
【寒食节】
文/甘遂


在仲春与暮春之交,
那些墓碑直立、  肃穆、
如死逝的英魂在草地下,
吹鼓着玫瑰色的风。
而枯槁的树枝是默无声息的 ,
仍然静默如沉重的石头;
那些石头悲伤而啜泣!
据说跟介子推与他的老母相关。
他们是带着血燃烧的,
他们仍然抗拒昏庸;
像海风从黎明的清凉中,
一无所碍地在平波上滚过;
去另外的世界寻求清明,
不过这仍像血洒在风的尖端;
在一株橄榄树和柳条熟悉的山脊上,
显示着一个古老王朝的矜持。


阳光碎裂成一小阵微雨,
而蜥蜴已在滚动着土蛋的空壳;
仿佛那是一座古代的墓穴,
灵魂从暮霭中升起;
向那些诞生的同伴们致意。


那棵烧焦的大柳树,
她们是永垂不朽的;
像女人的脸蛋既变化着,
又保持不变;
从祭祖和扫墓的人群中。
像风推动着鸟的翅膀;
漂浮在冥界的另一边。


那些地下的灵魂没有燃尽,
他们也永远不会尽然
如棵漆树伏着等候世界的振动
在黎明前吐露新芽,
像吐露心事那样
好让尚未归来的知音听见。


可是这个节日像是一个热闹的集市,
燕子在斜风里飞来飞去;
带着梨花和罂粟的香味,
在汽车穿行的祭坛前;
如果你不想和他们分离
就像我们所祈求的那样,
除了给钱,鬼知道香烛还能干些别的。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