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清明】,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4/06     8842    
5.0/1 




【点亮】
 文/ 陈广德

其实,身体里的思念可以锻造成月光,
在辗转反侧时照明。就像
三月里的小雨,给干枯的石头,披上
流动的表情。

流动就流动吧,风可以安静地停在
某地,思念史书中
没有的名字。云可以不动声色地
移过,填平那条浅浅的沟濠。
 
而柳的喙已经伸进春色的怀里,把
看似无路可走的乡愁,
渲染得如烟似缕。涉足过异乡的
鸟鸣,清澈,荡漾出
一声声唤归。让祖莹石座下的
点点新绿,捡拾去年
被庇护过的离别,湿润了,
一簇簇先期抵达的梦境。

无语凝眸。谁在用诗句缝隙里
漏下的光,点亮这一处清明。


【来信】
 文/ 陈广德
 
她用泪孵出的汉字,又在奔跑的
草根上发芽了。路上的行人,
还会捡起这些曾经的
珍珠,曾经春天过的书香?

还是春天。小草们把汉字的雨
描写的淅淅沥沥。一抬头,看见
一些随遇而安的风吹过崖畔,
翻书一样,崖下,已经是野渡了。

一首歌里的句子怀抱可以老去的
时光。她的美丽,还定格在
一动不动的泛黄里。无声,
是她最后的清白,如一页无字的纸,
说出一些无尽的浩渺。

雨,停下来了。停下来聆听
发芽的声音。在细雨中学会挺胸的
台阶,且清,且明,像是春季
无声的叮咛,像是她
在无人的舟里,写来的信。


【又是清明】
文/游鹿

那纷纷的雨
细雨纷纷
和着风
渗入我的全身
也渗透我的层层低沉

我应该将痛和悲
变成看不见的沙尘
可是我怕它们卷土再来
摧毁我短暂的快乐时分

我应该种草种花
让先烈们得以永生
可是我怕他们的批判
斧正我偷换的既定方针

我应该树碑立传
传扬热血激情的儿女精神
可是我怕口念歪经
东风化雨不见黎明在早晨


又是清明
那细雨纷纷
惆怅与悲伤融合在其中
深深地渗透,一层一层




【眠】 
文/犁墨

天空飘来一朵湿透了的红云
不远不近
正好停在有你的山头

亲爱的人啊
你就这样孤单地走了
让满身的红雨
尽情地飞
我掩面的哭泣
早已被
涨满的心染成了血色

远处,是层层迷乱的雾
一个个人影
如纸片儿晃动
我不知那里是你的秋水
只觉得七窍有小溪在流动

曾记否
我向上天苦苦的祈求
那是,我用十指
在你心中
留下的暖意

你的远离
让整个深秋放慢了脚步
冬天拿着铲子
在挖好的巢穴等候
我知道
这次冬眠好长好长
不知何时
才能
把你唤醒……


【复活:4月5日】
文/大江

英灵复活,当然要选个霏霏雨日
用雨洗透身上的污浊
抖去尘土
抖掉英名的沉重
或抖掉‘’莫须有‘’污名的不堪

不散的魂
不羁地在河山上游走
在或不在的故园
迎来游子的吟哦

多少少年青年壮年老年
多少家的离合悲欢月缺月圆
天地啊
是用雨来洒下滂沱的涕泪吧

有一种复活
只在亲朋故旧内心的一角静默
或者不用复活
本就没有离去天天还在一起

托体同山阿前的足印
旧照片旧信笺上泪痕
偶然做起的那场陈梦
一片花瓣飘浮在长空


【清明】
文/大江

这个季节天空会垂下红色的泪滴
这个时令大地会开出白色的花朵
清明啊,我再捧出一颗赤子之心
祭奠那知名或连名字都不知的父辈祖辈

那苦难,那光荣
那驻守,那迁徙
那一代代的诗书传家
那一辈辈的沉着英勇

祖先的寄托在血液中
在大脑的沟回里
在这脚下的土地上
在那升到云端的轻烟里

在这清明之季也怀念下
被浑浊的清河
被砍伐的栋梁
被污染的山原

无奈追问下霾伏不散的天空
何时才能看见看不见的星斗
混浊的月亮何时澄明
我要再看那稀有的雨后七彩虹

祭奠下失落的思想
祭奠下失去的初心
祭奠下和平年代无辜的亡魂
祭奠下为国为民壮烈的牺性

清明啊
用赤子之心唤醒真情
用纷落的雨滴洗心灵的尘
用洁白的花香薰渐染的心




【清明节思亲】
文/风铃子

埋藏在地下的
都是宝藏
是火焰炼出的真金
他们不是消失
是去了藏宝的盒子里
一生都在历险
走到这里终于息战


【清明节思亲】
文/游鹿

有名无名的
都是书借
是咏叹里的传奇
没有省略
继续着完美的四季
故事成了演义
那天只是换了种笔


【探坟】 
文/ 苏凤

曾经在悠长的树荫
下埋葬了你
鸟早已高飞
父子之情贴近青天
二十载回访故里
春泥白雪模糊了碑文
快乐的雪花
只在你生前开过, 苍白的
雪花每年此时在这里开


【清明,又是清明】
文/童心(中国•江西)

1
每年都代替尘世哭
把一片天空都哭暗了
亡灵,再不理会世间悲喜

2
泪光中的游魂,飘渺在思绪
怀念这个词变得低沉
远去的梦开始翻新,地表与深层
绿与幽暗都长出痛

3
白花无语,抒情在三月滴泪
悼词结了一层层的茧,旧韵新律
在阳光下翻晒,仍然晒不干
立在大地上哭泣的词句

4
用缅怀谱写歌,没有谁写出
结尾。年复年年叠加的句子
总是拼不出完整,太阳是新的
词语与句子是旧的

5
英雄在风雨中站起,以不变的姿势
江山沉痛之后,默诵誓言
筋骨和热血迅速解冻,生命的词语
被时空洗涤,荣光落地成诗




【天街】 
文/雪丰谷


天街?嘛意思呢
香火烧断根茎的一刹那
灵魂落脚的地方呗

笛子独奏似的
独自一人穿越时光隧道
八万里路云和月

快哉!快哉
扔掉了肉体这累赘的包袱
扔掉了粘糊糊的浮名
 
比清明的雨水还要轻松
一路飞奔,马踏惊雷
手握一道闪电

乔迁?对,真正的乔迁
不带走一文钱盘缠
一根白发也不带

天街,意象派神往的天街
祥云为屋,莲花为床
父母的笑容就是楹联

一滴露珠足以洗把澡
一只纸船足以摆渡彼岸
别的嘛,哈,天机不外泄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