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火车】系列。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4/19     10247    
4.7/3 



人生就是一列开往坟墓的列车,路途上会有很多站,很难有人可以自始至终陪着走完。当陪你的人要下车时,即使不舍也该心存感激,然后挥手道别。
——宫崎骏《千与千寻》




【纽约地铁】
  文/海石

一条枕木,横陈
两条铁轨,直伸
坦白而亘古的思维
是深深下沉的青春
在没有海胆的海床
在没有地心的地层
火车呼啸光的名字
在黑洞丛里疾弛

蹦紧所有的五线谱
所有的钢筋混凝土
在火车轰鸣中日夜穿行
城市是我心中的图



【时光隧道】
 文/海石
 
时光是一个酒窖
将这季的丰收
盛在来年的沙漏
将万千颗葡萄
酿成一桶的淳厚

时光是一条隧道
将此心的这头
连接彼岸那头
以光子的加速穿透
穿上美丽的邂逅

不需要逆水行舟
不需要鲜花陈酒
在大约一万个光年以后
有一句温柔问候



【时光是奔驰的日子】
 文/海石
 
时光是静止的城市
装上火车的轮子
时光是记忆的月亮
摁在后一节车厢

扒在车窗的时光
按捺心跳而张望
远方。是葱茏岁月的烟囱
村庄。她炊起十八曲芬芳

在月台。我请月老上车
掬一把时光,梳妆嫦娥

满载春风花种
在接轨处在碰撞中
情有独钟
倾盆夏雨相思
以轮齿碾一厢云衣
电掣风驰

颤栗。稍息
时间。铸入日子






【光的幻觉】(印象诗歌)
 文/桓熔

辽阔也会哀伤
村庄把浓墨倾倒
小河爬上半坡
顿然,炊烟四起

村后崛起参天树木
森林古老,清泉沽沽
野花草手捧童年
散落于湿地
几个孩子和稻草人
继续旅行

寂籁生香,夜晚被围
耕牛卧入星空
随意咀嚼
耶稣诞生的时刻
村庄娴熟地
雕刻版画
高处的灯火明灭浪漫
低处的磕碰叮当入耳


【最后一站】
文/陈美
写给Emily

你,一位
---白衣天使
说过,你的一生不曾装载什么
除了一颗恍若雪莲的心
现在,谁?
把你一节节折开
一个恶意的破坏
盗走你仅有的生命驱动器

列车
驶入最黑暗的一站

一团团红色的花
咬着墙
一簇簇绿色的枝叶
捶着天
俨然一个盛怒的春天
可是,白色的风
依然
把您卷入天空
永远...



【火车】
  文/葡萄籽

汽笛声渐远
你未曾说出的
是留念,还是预言

回眸的瞬间
我迷失了方向
将来的,
是最终,还是起点

可我紧握着车票
握住的
是眼前,还是永远

于是我等待
一生
只为了,说一声再见





【你的车我的辙】
文/老木

路上的风景
与我们的思量无关
你注重的是车
我关心的是辙

车关系到当下的乘坐
还有它的目的和着落
辙已经是看不见的东西了
它装着曾经在心里留下了什么



【良辰】
文/梦雪

在黄昏的街边
细数 半梦半醒的长空

日光微澜
世间所有不期而遇的邂逅
都停在了良辰

转角咖啡店前
一段相互交错缠绕的轨道静谧着
一块块化了冰的情
折射来过的路上
那些回忆的乐章
一寸一寸的温暖心房
浓了故事 淡了色彩

很多年以后
踮起脚尖仰望远方
相信
总有一班车
会及时抵达你的身旁



【花事】
文/听涛观海

云淡风轻的那一天
火车路过我的城市
你举起相机,“卡塔”“卡塔”
呼唤云朵,呼唤我的名


这么久了,涟漪时时荡漾
路边的小树也伸出胳膊
等候
一辆专列带来的花事



【火车】
文/门儿

火车埋进九泉之上的黄土
人间少了一些无人问津的坟墓
旷野和山川已堆不下
更多的无助
沉默不语的森林之外
疯长着一片片佝偻的小树

鞭子仍在挥舞
谎言溢出银幕
东西南北的飓风吹不掉
一块赤裸裸的遮羞布

天空看不见翱翔的翅膀
河流找不到自由的追逐
一个个胆怯懦弱
扭曲献媚爬行的灵魂
向肥胖和臃肿递上白花花的贿赂 祈求幸福

滂沱大雨掩不住多少欲哭无泪
天平做着秤砣无期的囚徒
一道道有形无形的防火墙
将希望的火种据于
黑暗之外的门户

墙内的火车闭着眼睛 
载着活着的死了的睡着的
匆匆的脚步
不分昼夜 不分青红皂白地做着
野蛮原始悲哀的重复
重复 重复
之后
还是重复!





【下】
文/游鹿(白話詩)

车到站时
有人问我:下吧
我说:下
那人等我
我没下
他骂了,再下
噢,是我不对
我在想下棋
我笑:笑他的骂
…神经病

我要下车时
有人在前
我问:下吗
那人说:下的
车停时,他没下
还好我硬的下了
想骂回
雨水浇了下来
真的下
路上老婆来电
先问某股是否下单
再问某菜是否下盐
都是下

回家的路上
又见那地上
布的残局
立刻蹬…下



【火车。月台】
                         文/游鹿

就在你伸手与我相握
笑语还在飞散
火车汽笛
已长鸣

你走了
这真的是离别么

当恐惧开始渗入
泪水上涌,终于忍不住
我扭身飞跑

一节节车厢晃过
一张张面孔晃过
一阵阵悲伤晃过

你走了,走了
这真的是离别么



【一个人的心魔】
文/陈美


有时觉得自己象一列车
在最黑暗冬夜雪野前行
寂静到连轰隆的呼息都被消音
寒冷到连汹涌的波状也被雪藏

一个人
在看不见尽头的雪夜旷野
孤独变成了凶手
绝望与孤独同谋

在心将被挤压爆烈的时刻
一个人在挣扎
一个人在黑夜吼叫
一个人重新点燃火炬
试图将黑幕撕破
把心魔吓唬燃烧


【火车在刷新这个世界的每个角落】
文/在时

火车在山川河流之上幻想
火车有无数列,无数幻想
火车在出发,或蓄势待发
像有一些奇思妙想,在诗人笔下

火车觉得在世界的中心
世界的中心在火车里
秋冬春夏刹那间闪过
悲鸣是闪闪的铁轨

火车是人给岁月插上的翅
岁月冒着浓浓的烟
在广大的宇空,我们瞧不见
天边传来圣洁的祈祷

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人
像窗外无名丘壑一样变幻
你看清我若隐若现的笑容了么
纵然是夜幕垂下的时分

火车是一次轻快的告别
出发和回归像一场美妙的爱情
我亦喜欢火车,喊着:火车
如同一只方向不明的鸟,嘿,方向不明





【思考的驿站】
文/陈美

我的生命只剰下一万多天
或许更快进入最后一站
来不及认真地年轻
昨天已匆匆驶过

剩下的,如何
在时光的遂道中继续穿梭
阳光下沐浴安祥
风雨里,依然骄傲飞扬

剩下的,如何
在岁月的轧道上缓缓驶去
在自然里随性
在复杂中简单
把开阔的天涯上载胸襟的车厢

剩下的,如何坚持梦想
给自己多一份顽强的理由
让生命的火车不再在日子里流浪
驶向最终栖息的地方

剩下的,要好好驾驽
认真地老去
一万多天不长
但愿如微风轻柔
细水流长


【午后,在旧车站】
 文/刘炯

攀上废弃的列车,远方
缓慢生锈
谁是最后一位乘客,额角渗出碎冰
太迟了
他迷途冬天过久


【城市列车】
文/轻羽飞飞
  
火车象一个空空的胃
装下一肚子的苦辣心酸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带着所有的夏热冬寒
带着所有的事态冷暖
带着各种各样的嘴脸
和人间离愁别绪的眷恋

它总在乡村和城市之间穿梭
却在入夜时停泊在繁华的边缘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