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四月】。作者:众诗友,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4/29     7532    
3.8/4 





【四月的情书】
文/陈美

好温柔的风
在指尖下翩翩起舞
旋起满地万粉落英
桃红纷飞

好喜悦的心情
如奔腾的小鹿
于丛林间一跃而起

写,写,写
笔下如汩汩清泉
细水流水
情更长

令日月永恒守望
山盟海誓
天地而为之动容


【你握着我整个春天的权杖】
文/陈美

我比百鸟更早知道你的来临
微风已泄密你的方向
轻灵,踏着四月的云烟
你的身影与春的光辉交错变幻

来吧,我正焦急守侯
于春天的门楣下,乍惊乍喜
等着把今生与来世的契约交换
来吧,待你将我整个漆绿
涂抹花草的馨香
把四月无限春光铺展

来吧,你握着我整个春天的权杖
一个俏皮的嬉戏
可令我随十万粉蝶翩翩起舞
又或与百花于光艳中竞研

来吧,等着你随意挥动手中的权杖
浸泡着温柔于鲜绿丛中泛露绯红
心湖涟漪荡漾
于细雨把浪漫延长



【四月梦的温柔】
文/茜茜姐

我想     我们可能相遇过
在十月开花的山谷
在四月春临的城镇
你常常是快乐地走着
隔着许多人
我去认你

有好多好多人匆忙地赶路
寂静的时候
只听到你的笑声
原不知
这便是我们相约的日子
一串串足迹过后
恍惚听到有人      身后
呼唤我的名字

那时       我可能睡着了
你笑吟吟走来
模模糊糊地我知道
你是怀着一种惊喜
来与我相逢

很像是一次梦的温柔
醒来时        发现
你欣慰地俯着身
嘴角一抹笑意





【四月】
文/雨玲

四月、是一个少女的名字
它会死去,
象夜晚幽幽的雨滴…

在五月的鲜花里
它会给你的灵魂
带来重生

阳光灿烂的六月
请你悄悄回忆一下四月
并告诉人们
它是一个善良的天使……


【四月的四月】
文/麦冬 

把一朵未开的花放到四月
开到四月的四月的四楼
让四楼以外的人看到
花开了,需要歌声

四月了
有故事的月份
谁曾离去
谁活过了四月
谁一直候等一列春天的火车
也许,我们该学会相信
相信未来

天空
不知寄托多少理想
想象着
一场四月的雨
就下了


【春伤】
文/四月天(朱鹰)

晚风 华灯 夕阳
春天吹过的伤 可以遗忘
花开的梦境 透视窗棂
我轻抚栏杆 听微波清唱

这条路 我不能再熟悉
这些人 我不能再陌生
我是春天的故人
却总是姗姗来迟


【人间四月】
文/轻羽飞飞

我的人间四月
是一片金色的极致

花儿在露水中
做着属于自己的梦

多情的翩舞
风轻浮起浪漫

而我刚好
从那片金色的花海
走过
落入薰醉的气息


【落英】
文/轻羽飞飞

心碎无痕
花碎无萦

恍惚间
青花烟雨里
季节灼痛了她的唇

风吹走了缠绵
雨带走了伤感

淡若有缘
水伴漪涟

一次非花非梦里的飘柔
弱水为她传唱





【愚人节的四月】
文/捷克•温妮

我的窗前
下的是 金色的雨
我的耳里
唱的是 百灵和云雀
<布拉格之春>的 首场
演出 在这里
我的 门前 小路上

小路上 蓝天 白云
怒放着 玉兰 郁金香
英俊的你 骑着白马
正在寻找 通往希望的
我的 小路上
我 丢掉水晶鞋的我
是我 等待奇迹的灰姑娘

是我 是我吗
耗费了青春 长大了脚的我
水晶鞋 对我 实在太小
能不害怕 谁在欺骗
能不害躁 谁在幻想
等待 已经实在太久
差距 已经实在太大
穿不上水晶鞋 的姑娘
只能是灰姑娘

阳光下的雷雨 是四月
晴空下的冰雹 是四月
你必须相信 这个事实
有时 风云瞬息就改变
今天 是4月1日
幸好 你我 都知道
你的 我的 美梦 醒来吧
痛快的 痛苦的
都统统 扔进
秀丽的 伏尔塔瓦河里
随天鹅觅食 随海鸥鸣叫
也许 晚上再给小女儿讲讲《灰姑娘》


【黃】
文/游鹿

從遠古走來的你
將河山染盡
滲透在子孫的血液里
甚至輝印星體
思索每一块脊椎
沒有一點可以可惜
只是那錚錚的顏色
有着幾千年傳承的勇氣
看見你在三月里
春滿花滿的大地
看見你在四五月
翻滾雷電的風雨
在彩虹里歌唱的你
在宇宙洪荒里漂流的你
在漫漫長夜划過的你
在肌膚和鬓髮上演釋的你
有過背離,有過嘆息
那只是幼稚
那只是𣊬間
良知和根液
總是牢牢地收住那變色的一筆
歸在浩蕩的山河里

所有的狂想
淹沒在濃濃的沉寂
所有的浮躁
溶化于深深的情系
萬歲以后
也許什麼都已改變
唯獨這本色
還留着
成為真理


【又见春天】
文/山人段云所

等待中近乎被遗忘的春天
终于悄然而至
迟到的花枝
并不急于盛放
依然温婉而疾徐有秩
嫰芽裹藏着蓓蕾
等待最惬意的和风细雨
优雅摇曳

炎夏总会到来
繁华也将退隐
春天最懂得清泉流水
以及寒冬后的牵挂
于是不慌不忙
只劝每一朵花蕊
尽展嫣颜
报以娇媚


【与一丛无名花邂逅】
文/童心

无香无味你只是笑着
在四月的寺外,依山而立
牵着你的姐妹或者是你的儿女
远离了狂蜂浪蝶的追逐

我与山林间的鸟,竞相猜测
你梦里涂过的色彩,揣摩你远离尘世的喧嚣
放生池的鱼和鸽子,新绽的枝
也不告诉我这些密语

你有花语的,肯定是你藏着
为某个人某种期待。你能认出我吗
我对你似曾相似,我伸开的手心里
有前世握住的气息,像极了你
可不可以,你与我相视时,你醒来我也想起

这是一个叫谷雨的日子啊
大地矜持,无风无雨
我未攀枝折柳亦未钟情花红叶绿
只许你不谙风情的风情,随我掌心的纹路
顺我和你的气息,潜入我今夜的梦里

我放下星星搭𢦓的桥了
把月光挂在你来时的路口
一夜轻风过后,你会认出我
而我落满尘埃的书简,也会被你踏出新痕
阳光展颜一笑时,春汛会漫过
会漫过小溪以及大江流水

注:2015/4/20谷雨这天,恰逢“宜春市31届谷雨诗会”在靖安举办。前夜风雨交加,谷雨这天却无风无雨,空气清新,上午的各种活动完成后,下午诗人们参观宝峰寺。春光一片大好。从放生池返回,行至寺门外右侧,一块靠山的空地,长满了不知名的小花,青绿的叶纯白的花,欢快而明朗…我的意象叠满了画面,这是一种抱梦静立一隅的坚守吧…忠贞,挚着,无悔,期待…于是有了下面这首习作…




【暗泣的四月】
文/大江

四月的泪蓄成了湖泊
可我却不能嚎淘
只能暗自哭泣
我怕泪河决了那已经松软的大堤

清明的烟火气
熏染了久已寡情的土地
这杯烈酒
除了祭奠先贤
可否还能烧灼
那久已熄灭的良心之炬

雨,和着泪滴落伤心的土地
年轮驱赶着让人失去记忆
那一排排白杨
被砍伐后可留下些深埋的根系

如诗般的四月
撕裂了疼痛的引子
在丝毫不能寄望的漫漫长夜
用暗泣抵挡制造梦魇的死敌


【四月】
文/红橄榄

又来到了西湖边
紫藤花开得正艳
请问候那花前的少年
多年前他曾苦苦等待

玫瑰,杜鹃,木兰
在紫色里蔓延
请问候那花前的少年
他曾经爱过
有着紫藤花一般的容颜




【紫梦】
文/梦雪

伫立在四月的路口
拉长的回忆
把真情收藏

瘦了一地的懵懂
随风而落

季节的竹竿
驻守凝眸的方向
捕捉刹那芳华的淡香
放逐斑斓与温暖

花瓣菲菲
倾洒生命的内蕴
传递许久的拂慰

不染尘世的喧嚣
漫过岁月流沙
跳着惊艳的舞蹈
步履优雅
诗意三千
铿锵的韵律
敲击心湖

紫梦知
有时 有期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