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五月】。作者:众诗友,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5/10     7396    
4.0/1 




【五月狂响曲】
文/游鹿

(一)
将一节节的脊椎
抽象成一段段的诗
诗中的血肉
也许会铮铮作响
用她削一支奋力的火箭
可以葬身鱼腹
也可穿越白杨
她勇敢
她没有思想

念一段优雅的文字
在诗里陶醉
用立体对几何的想像
梦出火箭的模样
和诗约会在
一个遥远的地方


【五月狂响曲】
文/游鹿

(二)
用酒话变成诗篇
我的韵停留在舌尖

酒精将我的引擎再次奌燃
眼前都是飞走的尾烟

我还是你的桑田
你可以让诗写满我的信笺

是车的离渐
还是心的走远

用星光来开启我的黑暗
我愿用后悔去自残

五月的酒总在亱晚
浇在你我总想跨越的两岸





【豇豆花--五月】
文/杨雷 

哪里来的精灵
轻盈地跳出了米罗的笔下
自己再粘点春天的胭脂
装扮成新娘的娇羞
然后
在五月里慢慢酝酿

一串串青色的结果
来自于
粉红色的梦
或蜜蜂的沾花惹草
早已不重要了
因为每个果实
都有绽放的故事倾诉


【远方的寂静】
文/轻羽飞飞

我并没有真正的释怀
在如此柔美舒缓的音律之后
夜风宁静了
那一句与海岸相连的旁白

夕阳残留的流光
温柔婉转在你的身后
唯有漪涟轻漾的月
在夜色里被攥得太紧太久

古琴奏出的那朵莲
怀抱着三百年前的低沉
绽开一世亘古不变的情怀
悲怆和欢乐可曾被你听去?

不知不觉中的寂静
被安放在五月潮湿的角落
和着一段微凉的月光
偶尔被摆弄得离尘似的清绝





【五月】
文/听涛观海

五月,仿佛一把硕大的镰刀
要收割我的家乡,千亩万亩麦子最先成熟的地方

母亲叹息的时候,我把头深深埋进麦海

昨夜的风雨不要紧,母亲
你听,布谷鸟在唱,隆隆的收割机就要压过来了


【纵然五月】
文/游鹿

花开始谢了
空调在阳光下与热流的交换
不惜一切代价
光芒潇洒着
耗吧

水蒸发着无数个故事
鸟是故事里的小孩
他们的衣衫成为书写的笔
签出多少被忘记了的时代

风最喜欢起哄
嘲讽雨的懦弱和失败
在歪邪证明的途中
哼出可以知道悠久的情怀

云已经被融入石头
也变成屏风
阻挡变幻的恐惧
淡出智慧手心中的百怪

最怕云水风一起来
热无法默守丁点文釆
忘记了李杜诗歌
穿越在天地上下,江湖内外




 
【五月】
文/麦冬

我应该准备好多少火焰
去灼伤自己
口子开了
可以看见深处
有人正向外跑
带着影子
有人向更深处跑
也带着影子
那些花都没来得及绽开
一场西风雪不说原因
即将袭来
毕竟我无法忘记
无法卸下天空的巨石
我相信迟早会划过头顶
展现夜晚的光芒
是的,我们需要记下
需要在这个月份
打开那些口子
为六月即将回来的人


【有人说:我不是人,我是树】
文/茜茜姐

树在冬天沉默
在夏季繁荣火热

溪水喧闹无知
打树的脚边流过

树的视线越过远方
向海眺望

只是大自然中的
一棵树
向上生长自己的故事
偶尔
捡拾风捎来的传说





【五月的风】

文/陈美


翠绿漫野,河床上涨

枝叶在五月的夏风里沙沙作响

有座房子,在热闹里孤独,在风声中寂静


车来车往,人单孑影

房子里,不时传来默默的祷告

一个永远无法返回昨日的人

希望他在城市的热浪下

能细心聆听,她委屈的心声


风势趋紧,万物变轻

漫游的风,卷起她的心碎与沙尘

吹向他远行的路程


【五月的怀想】

 文/陈广德        


夏天!在一片叶子的后面涂抹

红色的面容

原野上,飘落春的痂痕

 

老墙还在。被老墙粘住的阳光

从雨后移出,占领曾经的

高地,生锈的自行车突然有了

行走的欲望

 

塞外的车站,于那天的

十点三十五分,响起了叮叮当当的

声音,我没来

五月的最后一朵玫瑰

竟一瓣瓣的怀想






【五月 我不想说话】

文/葡萄籽


我不想说话

因为不想他们孤独

就如尘土

被赋予花朵的思绪


五月  我的花朵

盛开在陌生的枝头

美丽 就如危险那样


我也不想说话

还有一些诅咒

将我笼罩

世上最美的生物

一遍遍死去

洁白得 不分先后


【五月千岛行】
 文/海石

推开四月的缠绵
挡住六月的情焰
浅夏的太阳潜行在千岛湖上
清爽的风情风流地荡漾

半开的玫瑰
含苞含羞的花蕾
那些开放的情怀
撩拨绰约的裙摆

亦梦亦真
亦友亦情
你游荡在我美丽湖的波心
勿忙中只抓住友谊的倩影
在平稳的船弦轻搂你香肩
我过份地关注淡泊的湖面

一片清浅
不见。 冬雪的洁白
不见。 夏雨的豪迈

带你走进童年中童话的小岛
许你小城堡
搭起石心桥
轻轻地拂起当年的约定
用半遮半掩的柳条

一衣带水
一船情愿
一群飞鸟
行走在同窗的天空

还有蒲公英
证明。她不是爱情



图片:网络









                








彼岸诗歌    05/10
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