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与时间的和解——麦冬诗歌印象】作者:随风飘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5/14     13669    
4.0/1 


关于随风飘


原名林程娜,80后,广东揭阳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福建省漳州诗歌协会会员。著有诗集《那一刻蓝色的倒影》《60首诗》。热爱诗歌,热爱生活









记忆与时间的和解——麦冬诗歌印象

文/随风飘



诗歌的力量是神奇的,在时间与记忆之间,它总能找到最恰如其分的和解之法。当我们写下此刻,彼时也已诞生。时间带给人们的,总是挟裹人世悲欢、存在虚实,让我们在记忆里感叹、潜入,叙述或描摹而不可得。麦冬的诗歌却很好地平衡了这逝去的悲欢之虚实,让回忆在叙写中得到了精神的唤起与重构,于是,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在我们面前徐徐升起。


在麦冬的诗歌里,似乎看不到人间尘土的气息,对时间的怀想使事物的开始与初衷渐显真容:“我在记忆里后退/看不见村庄,炊烟/忙碌的影子/看到的一些开始的开始/青春,少年/绿茵茵的日子”,“ 如同一场初雪/你让我站在雪中/你说:叫你雪人吧”。在记忆的后退中,事物的本质被诗歌打扫而纯净如“一场初雪”,并开始还原而加以重塑,如“雪人”的形象般在我们的手中逐渐堆积而成形。这是有目的性的回忆筛选,为灵魂的回返找到一种虚实相间的契机。麦冬的诗歌不在于唤起记忆,而在于还原本质。这本身不是一种说出,而是一种为寻找而付出的诗性努力。寻找时间里永恒的事物——关于真理、良善、大爱、梦想与美好,它们的存在就像一盏盏灯火,照亮我们前行的方向。为了这种寻找,诗人不惜启用诗歌的火焰灼伤自己:“我应该准备好多少火焰/去灼伤自己/口子开了/可以看见深处”这深处就是世界最初也最好的样子,在时间的推挤里,诗歌的火焰负担着筛选记忆和寻找本质的重任,哪怕无法卸下“天空的巨石”,人类灵魂的沉重无法落地,然而麦冬的诗歌却让我相信,诗写能够打开生命的精神之口,让我们回到真实的自己,回到世界与存在最初最好的样子。


对记忆的重构式诗写,能够让我们触摸到世界的原初美好,也能够让我们更加清醒地面对自己的人生。“写诗只为以前/只为重复坐下/重复看着窗外”这种重复是诗人在面对灵魂自省时的沉思状态,通过对记忆筛选的递进,使到自己看到更多,走得更远。我们原谅过一些人/宽恕季风一样的消息……/某个夜晚提灯前行/你总会碰到你的前世/碰到还活着的一些人”当一个人在回忆里沉静下来,对自己的过往进行梳理反思,他便会获得更加宽容的胸怀和豁达的心境,对那些曾经季风一般让我们感觉冷热交替的人与事取得了释怀、和解。于是,我们在诗歌的思想驿站里停下来,整理行装,是为了向着湛蓝的未来出发:“我们是绿色的孩子/我们安慰整座森林/我们掩埋我们的名字/在青石上凿一条河流/向着湛蓝出发”。麦冬的诗歌像一味心灵安慰的良药,描摹出童话一般的梦境,在记忆里凿开一条清澈的河流,让我们穿越时间的浮尘与羁绊,“脚步轻盈”地迈向光明的未来:我在梦的入口等你/那一抹暗蓝/一定会亮/那些喜欢梦的人/渴望着全部的花朵/慢慢打开”。记忆的诗写由此在童话般的世界里开启了美好的旅程。


当我们携带记忆,走在一往无前的时间里,并不会就此沉溺而难以抵达或超越,麦冬的诗歌将现实与梦境很好地进行切换,场景的相互交错使虚幻的事物变得如此真实可靠,就如那阳光下的影子、暗夜里的回声,一种深入人心的印象:随时随地/就会怀念/刚才就回到从前/回到最后一面大坡”, “刚才就回到从前”——这时间的错位使过去与现在毫无差别,这种时间的转置粘连,或许,只有在诗歌所营造的氛围里才能够做得到。这并不代表麦冬是一味怀旧的人,其实他无时无刻不努力生活在此刻,他的诗歌所写下的,就是他对当下生活无边的热爱与关照。通过诗歌思与写的过程,他将每一刻都无比珍爱地放进了自己的精神生命里,美好而坚强地生活着:“我们坐在云端/我们喜欢着天空/在羽毛热爱的地方/你说:我们好好的/活在响亮的人间”。


时间的流逝在诗歌里似乎是可控的,它缓慢流淌的进程,是诗歌创造的奇迹。麦冬的诗歌就是如此。他的叙述语气总是那么缓慢而舒缓,他像是一个耐心为我们讲故事的人,又像是在用他的诗歌编演着一出人生的童话戏剧。戏剧外所有的诗歌读者都能自然而然地成为主角,成为创造每个动人故事的作者。这些童话戏剧的色调虽然是黑白的,但是读到每个人的心里,却可以变得那么五彩缤纷,这也使到他诗歌里的孤独感带有一种放射性的普遍意义。这里总是很孤独/只有我和我的影子/……我种下了我喜爱的花朵/所有的早晨都很亮/我看白色 就想起你/想起浅滩的十万亩梨花”。第一次读到麦冬的诗歌我就有这样深切的感受——他寂静而缓慢的讲述如一个友善先知的智者在对我们说话,声音很低微深沉,却那么平易亲切,让人的心骤然沉静下来而对他所说的一切无比信服。所以,当他的诗歌出现 “劝说一些谎言/说出真相” 这样的句子时,我一点也不怀疑这样的可能。


诗歌与音乐在本质上是共通的,不同的只是符号而已。麦冬的诗歌使我更加认同这样的表述。他诗歌里那种“泉水叮咚”般的诗歌叙述,将简单的意象糅合于诗歌的整体意蕴之中,一种不经意间所营造的音乐氛围,使人们在读他诗歌时不耽于抓住具体的情节、人物,而是在画面感强烈的朴素对话里,那些潜藏的细节表述,就像乐曲般悠扬地流淌进我们的心灵深处。可以说,它们在音乐性的感念中,构成了岁月的元件。于是,所有的情绪都被晒出,这些诗歌的符号,轻而易举地把我们的情绪带动。






在这儿给大家献上麦冬先生最近的二首新诗


【白纸】麦冬


最惊恐的涛声
滚滚而来
留下明亮的浅滩
麦子将拥堵全部六月

劝说一些谎言
说出真相
还能有什么颜色
比照今晚
比照一桶油漆

这里总是很孤独
只有我和我的影子
苇子呢
苇子抱的很紧

多少事又即将开始
我种下了
我喜爱的花朵
所有的早晨都很亮
我看白色
就想起你
想起浅滩的十万亩梨花



【五月】麦冬


我应该准备好多少火焰
去灼伤自己
口子开了
可以看见深处
有人正向外跑
带着影子
有人向更深处跑
也带着影子
那些花都没来得及绽开
一场西风雪不说原因
即将袭来


毕竟我无法忘记
无法卸下天空的巨石
我相信迟早会划过头顶
展现夜晚的光芒
是的,我们需要记下
需要在这个月份
打开那些口子
为六月即将回来的人




诗人简介

★麦冬:原名杨帆。作家协会会员,诗学会会员,华文作家协会会员,一级作家,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十四部作品集在港台澳英出版。业余时间编辑朋友的诗,介绍朋友的诗。曾荣获《诗人文摘》年度十大诗人奖,世界华文作家奖,中国作家高峰论坛优秀作品二等奖,世界龙文化诗歌金奖,当代作家代表作优秀作家二等奖等。作品入选全国文学刊物.音乐作品,电视连续剧《一起走过的日子》片尾歌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