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我的你】作者: 金铃子,陈美,麦冬,陈广德,海石,马永波,听涛观海,静月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5/19     9631    
4.0/1 

   
       520大声说出我爱你



【 水 鬼】
 文/金铃子
 
一个男人,在水鬼回荡的回水沱
从河东飘到河西
他抱紧我的桃花红心木
把声音低了一低:嗳,表妹,你还好么?
我突然流泪
突然抓住两岸秀美的江山
我要拖个人下水,找个替身
已不可能
 
哥哥,请回!我不要紧的
要紧的是你那一身端正的长衫
打湿了



【这只老鼠】
文/陈美

夜色里,一条银河横跨南北
我好想,摇身变成一支巨大画笔
画出一艘思念号
我的人儿,今晚,你就乘坐这艘船
从纽约的夜空漂到休斯敦
与你于银河
重聚

月亮,已抱着小星星入睡
而我,抱紧自己的心
不让它在黑暗中
被思念,这只老鼠
噬咬
啃碎



【钓】
文/青洋

我已埋伏在你心中
垂钓良久
上钩的
唯有一团疑虑重重的白雾
和一只含泪的牡蛎

你光滑的额头
礁石一般升上海面
我抱着海浪一次次扑上去
又一次次口吐白沫败走

只好变身一只山羊
踩着大海咸涩的齿痕
走进你眉间的愁闷
想在那几条石缝里
播种我的微笑

不期然地
在满头盛开的绿色海藻中
钓出一朵洁白的
雪花

花心中端坐
我的剪影


【诗里的你】
 文/青洋

我把你写进了诗
连同木讷的镜框
不知所措的手指和
悬在嘴角
不知寄往何处的嘲弄

甚至连旧衬衣
旧衬衣上去年的唇膏印
当然还有香烟
比我更适合你的香烟

你在诗里行走
走过来是七步
走过去是七步
蘸着牛奶
在面包上写天书

烤炉上烘焦的甲骨文
流出春秋冷冷的笑
和南北朝
一句声嘶力竭的
雁鸣
悬梁未遂的七言
倒立 在二十一世纪
八股的聒噪和政治阴险的缄默
勾结在月白风清之夜

从反面读你
自跋到序
你在诗里
手枕着头
看山,看水,看窗台上一盆积雪
看我眼角、额头不断延伸的
航线
床是方舟
吻是海水
浮浮沉沈是梦呓

听说蓬莱桃花渡口
有一只渡船






【我的人儿】
文/陈美

破晓了,万物苏醒了
而我的世界还黑着
孤独,找到了栖息的心房
悲伤的影子逐渐膨胀
远方的人儿啊,一想起你
我的心又重新裂开
鲜花在路上,被爱情的雷雨折断脖子
打得零碎
...

您,是否已卸下过去甜蜜的回忆
骑上你的骏马,如一束光
奔向他人的视线

鲜花已死,多情的蝴蝶无处可去
我手心握紧你留下的钉子
远方的人儿啊
你的心,难道没有一处
隐隐作痛



【你和一些颜色总路过我的梦】
文/麦冬

总是身着灰布素装
带着多种奇妙的色彩
过芦苇水塘惊艳的飞鸟
你会悄悄来到
又会悄悄告诉我今晚你会留下
多空的房间
多空的山林
你都会填满
让我惊喜你竟然能答应
把春天和空洞的浮尘
一起染上色彩

我总在梦中遇到你路过
身后跟着一团团调和过的颜色
反反复复迈着步子
通过一条无声音的街道
你只说一句话
指着泊在地上的灰色影子
今晚你留下





【雨中,过玉带桥】
文/陈广德

如同不知道我将流向何处。那些于清明之前
次第生长的雨,苦恋在自上而下的求索
之后,就把自己交给桥下的这些水了。坠落!
缓缓的流水。
 
古色新墙在桥的那边。石砌的桥,弓起
盈盈的腰肢,在缓缓的玉带上扣着
临来时带上的玻璃水杯空了。仰望天空,
那年的冷,逼得你转过脸去。一声声,
竹叶们滴滴答答的呓语,是朝思暮想的
端庄。雨打竹叶,和着玉带的沉默,
就是今天的柳暗花明。
 
砖雕还带着湮灭的繁华。过了桥,
窄巷有一种散不尽的寂寥,还会遇见
那个撑着天堂伞的少女么?游人们
早已在回廊的檐下,啄理羽毛。
无语。可风楼里,有一匹用沧桑喂养的马儿,
喷出春秋时期的响鼻,一不小心
吐露了杜康酒的香,古色古香,
和黯然销魂饭的那段阑珊,那抹
空着的惊喜。
 
不如归去。仿古的窗棂在似启未启
之间。已有一道旧时的月光,不远不近的
照着我,照着漫漫长路上,我
几近羽化的足迹。
 


【水手·红鞋】
  文/海石

从十八岁开始
做一名水手
放弃了地球自转
风里来,浪里走
把东半球贴上西半球
把春写成秋

开始嫌弃海的蓝
把海水喝干。只剩罗盘
开始嫌弃天的蓝
清风把盏。北斗星为
人喜欢一条裤子。清一色蓝
苍老的浪。演绎皱折的忧伤

在高贵的衣柜里寻回
一袭黑色燕尾的高贵
巴黎望月的浪漫。红与黑
红唇。红鞋。红色的指尖
勾腰搭肩。与你共舞
在凯旋门。与你独处

从此喜欢红。红豆相思
在黑白琴键上弹红色的颤音
在漆黑雨地里溢红色的足印
在你身体肚脐找红色的胎记
叫月老接生。拉出红线
那是来世的缘





【这些歌】
文/马永波

你的消息先于众人抵达
他们拿着明亮的鞭子也在赶来
我在等你,我的屋子空着
风吹着我发烫的脸颊
我用草叶占卜,唱着歌,摆弄着衣角
当我去阴凉僻静的地方为你采摘葡萄
这些歌会自己长大,代替我等你
你站在那里,像一句没有说出的谎言
屋子里没有人了,风吹着阴影
在一个深得我浮不上来的
在一个甚至你都去不了的深处
我依然在等你
灰色的水流冲刷着我水草的头发
那些歌都沉默了,像白色的婴儿
围住你,因饥饿而目光严肃



【心绪】
文/听涛观海

多么熟悉,你的诗句,你的
呼吸
在梦里,我把你的梦挪了位置

你说,希望是原来的样子
一些山,一些树,一些
面容
仿佛颤音,嵌进你的叙事曲

冥冥之中,或许真的天意
许我以这种方式遇你

晨起的晓月,秋池的莲影
是笑意,还是泪痕

我因此,挪走一些落叶,一些伤
最关键的,挪走几个美丽的倩影

以我同样美丽的手指
添你几缕笑音,何如

聪敏的小鸟,一声一声,啄出
我暗藏的心绪,和,一颗一颗泪珠





【后来】
文/麦冬

后来,我才明白
你一直在一本书里
等待,等待我的承诺
有雪花花飘落时
要为你庆生
要亲自把红色的围巾围在你的脖子上
然后点燃木炭
在炉火旁
看火焰舞蹈

后来,我才知道
你去了海边
一直看着渔火和航标
远方呵
远方



【白纸】
文/麦冬

最惊恐的涛声
滚滚而来
留下明亮的浅滩
麦子将拥堵全部六月

劝说一些谎言
说出真相
还能有什么颜色
比照今晚
比照一桶油漆
这里总是很孤独
只有我和我的影子
苇子呢
苇子抱的很紧
多少事又即将开始

我种下了
我喜爱的花朵
所有的早晨都很亮
我看白色
就想起你
想起浅滩的十万亩梨花





【凤尾竹 】
文/Kailey/静月            

你在我的季节之外
送来清冷的妩媚
我裸着的双足
不敢再履冰霜
只能让你静静地
伫立在阳台上

月光如银的晚上
看你滴泪的眼睑呜咽着箫声
我只能绕你而行
伸出哪只手都不坦然
何况,我的温存
不足以让你更恣意地成长
所有的秋风都在你身旁盘旋
我比你更冷
就连那粒刚收获的种子
都被冻僵

我在我的季节之外打坐
你,已经被我画在墙上
你的叶脉写满乐符
冰霜之后
我默默地祈祷再下一场雨
再下一场雨就是秋高的艳阳
那时你留下来
或在另一个地方成长
我都会专注地倾听你的吟唱



【问候 】
文/Kaikey/静月

沙哑着嗓子的问候
从听筒的一只耳朵里爬出来
在狭窄的街道上跌跌撞撞
我的手,轻触到你滚烫的额头
我知道我不能离你太近

一个语言的囚徒,建议
用一个通红的铁笼
让我连同你所有的苦关在一起
一直到落叶将我深埋于土
我也无法到达你的窗前

时光也发烧了吗?不然
多年以前
为何不将我化为一味良药?
以至于这个午后
让我在你深深的依恋里无所适从

我不清楚在逼仄的人群里
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抵达你
我只想远远地望你一眼就够了
只想看你的眼睛对我说-------
我很好




【蚂蚁的故事】
 文/海石
你和我的远行
被许以水和生命
以亲吻代替眼睛
贴着每一粒沙子。恬静
心已淌过你动脉。旅行

在静默
匍匐于沙漠
你陪伴着我
以手为旗。举起大米
以足为笔。
洒下密密麻麻的字迹

象述说故事的秒针
在终点又开始纯真
在我们每次为爱情跋涉
每次搬家。你留下
秋天的尾巴。写下
花前月下
⋯⋯
相约相见
在冬眠前

【我爱你诗篇】
文/大江

用时光的如椽大笔
写下铺满河山大地的三个字
大声呼喊或轻声细语
我爱你祖国我爱你大写的公民
我爱你父母兄弟姐妹
我爱你爱人子女孙辈

绿色绵延于黄土地
古树举着臂膀向天空说我爱你
幼草弯下细腰向大地说我爱你
风穿行于天地向万物说我爱你

鸟儿鸣幽爱着树枝
鱼儿潜游爱着碧波
猫儿爱着主人的园子
猫妈妈和孩子在嬉戏

心儿说,我爱你海阔天空的自由
人儿说,我爱你满山遍野的奔跑
我说,我爱你猎猎的旌旗
我说,我爱你永存的正义

我爱你北国的白雪山林
我爱你南国的绿水深流
我爱你大漠如烟
我爱你草原瑰丽

在心里默祷我爱你
爱山爱水爱这多情土地
爱无须诉说千言万语
爱只须心与心的彼此珍惜
爱在心深处火苗永远不熄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