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初夏】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5/20     8587    
4.0/1 





初夏的豫南平原,星星点点的农人
仿佛立于海上的船夫

黄与绿呼啦啦抹平这个季节

麦子根部的黄土深处,多少百感交集
借助风势,他们波涛汹涌


【初夏】
文/陈美

初夏不能变浅啊
浅了,就触到四月的落花
片片的伤感

这是繁茂绿叶在风中喧响时候
沙沙声将惊醒一个沉睡的梦想
一只鹍鹏立在参天的松树上
欲展翅傲翔

骄阳,将和煦的阳光洒上
席卷而来的浪花
欢笑声已开始逐浪

显露你的颜色吧
一道闪电划过长空
刺激着探索的精神
热情将在这个初夏暴涨


【画眉】
文/Kailey/静月

是否散下发髻
或者换一条长裙
你的眉心
才会浮出一粒胭脂痣
替你怀念某个踏雪寻梅的冬夜

而你,在紫藤蔓延的初夏
又一次任性,扬起脸,闭上眼
让一个少年为你画眉
看他颤抖的呼吸趔趄着跌进光阴里

从眉头开始的闪电
照亮整个夏天
我抱着几根睫毛
躲在眼皮底下
偷看几眼
你如刀的感觉
我自己
在我自己的眼皮底下
逃亡或者被自己绊倒

清晨的时候
对镜梳妆
在镜子里看到我身后的你




【五月】 
文/苏凤

当春天悄悄来临
美不必守候
我们倾听
蒲公英的自由
苹果花粉色的妩媚
春风没有方向
五月无须夸耀


【四月】
文/青洋

草色,蔓延開四月的惆悵
永不疲倦的小徑
伸長脖頸 搜尋
柳暗花明

畫卷,驚醒迷路的白鶴
羽翼掠過
荷葉嘆息的
指尖
那朵柔嫩的花心啊

和心底那把發黴的折扇
就這樣
被一格格
慢慢
打開

任由青草染綠我的眼睛
一池春水住進鶴影
草根在我血管中伸展
蚯蚓隨著脈動的鼓點
起舞
我在左手背上摸到草根
右手背上摸到蚯蚓

想起秋天說過
他會等我
等我的潮汐被月光帶走
等我的胸脯匍匐嶙峋的亂石
想起冬天說過
他會等我
等鐘聲敲碎我滿頭的荊棘
等忘川之水
封凍我眼底喧囂的燈火

我把自己卷成一支筆的形狀
在寂寞的芭蕉葉上
畫滿
雨的腳印
那一朵雲終究會來臨
閃電將爬滿屋頂
我把心折成一對翅膀
當黃鶴樓酣睡的時候
找到白夜和白晝交接處
銜一根青草入它的
夢。


【初夏:臆想守候】
文/茜茜姐

柳芽刚刚鼓出羞涩的春季
蜇虫已开始嘶哑绵长思念
草染绿了风 又枯落了枝叶
悄然飘逝的 你的蓝帆
已不复回还

那阵怆然的失落
那缕碎碎的惆怅
模糊你远去的身影
簌簌着我湿湿的心伤

风车绕过一轮轮记忆
一次次臆想守候的希望
你沉迷的虔诚
让生命旅途停滞

夏织上树梢时
仍蹒跚着我寂寞的愿妄



【立 夏】
文/孟夏

以为竖立起来
就可以拒谷雨于季节之外
昨夜的一场雨
浇灭了春色 春意尚在
“布谷鸟的歌声是针灸的针”
这个夏天有命定的病


【夏 至】
文/孟夏

彩虹在雨后收集一点点的美丽
湖水在午后荡漾出一千种妩媚
一颗爆开的石榴,点燃
日渐茂盛起来的欲望
剧情,随着裸露的身影
顺理成章地发展至阳光明媚处
“像尖微的唱针”,蝉
在节气的记忆上,细密地
划出时光的丰润


【此刻】
文/四月天(朱鹰)

我在北京
在汉华酒店的门外
在等待
不是等人
只是等车 

微风 正从春天
吹入夏日
我的感觉
蛮舒服的

此刻 一切都如此美好
只是心情有一丝灰暗


【花市】
文/苏凤

清晨
走过姹紫嫣红
早安茉莉
你好,栀子花
久违了, 芍药
蓝色的绣球花
百合, 喇叭花和剑兰
应盛大的鸡尾酒会
来歌咏春天哦!
上苍给与的赞礼
生命
一连串的惊叹




【立夏送春】
文/听涛观海

我病了,你浑然不知
都不停下观花的洋洋马蹄

漫天飞雪,点点珠泪
纵然你把夏匆匆推在我面前
万种风情,不与夏说

                         
            【失眠】
             
文/麦冬

你已入梦,梦中也许
转移几个街区
见过无数落叶
耳边一直有你的声音
远方谁在落花处
怀抱暗语
等待接头的人


【六月的冰梦】
文/海石

老到的船长
在终于沉寂的身体静港
经营来往帐面上的流水。和
波浪

年轻的水手
终于把炎阳的沉甸下锚
沉淀爱的忠贞情的高温。和
飘摇

而我
只看见
远方的雪山
路过冰清玉洁的湖
以你我默许的扁舟
彼此的平静
枕着梦
摇撸


【初夏】
文/陈美

从小溪向江河一路奔跑
河堤上涨
以汹涌决堤的速度
追赶,两岸一片漫绿
与姹紫嫣红

一群雀跃的海鹭
于蓝天下,放开嗓子
竞唱哗啦的河水
扇动奔腾的水花
飞翔




【五月】
文 /桓熔

五月,顺流而下
失落的意愿尽数飘走
贫瘠的土壤犁出更深的沟

我是丘陵上传来的悲笛
无法阻挡云朵升高
无法让鸟儿稠密地鸣叫

南方的暴雨淹上河堤
北方的风沙埋上公路
我手持方印进退两难

披上蓝天的一小缕继续旅行
帐篷已飞向渺无人烟的夜晚
故乡啊!只剩一座淘沙亭
荷花仙子并没有凌波而来

五月的渠水仍要淌进皱折的农田
象人生的一小半切出薄片
一代人埋去一代人重新生长
在五月的树下围坐并回忆

五月,一道一道的天边
仿佛山岚在微曦里流动
遥远永远寄予希望
我和我们仍需低下头
让思绪追上野兔,没入草丛


【初夏】
文/二月晴空(王央)

一叶薄荷
揉进嫣红的粉
鸢尾花
在唇齿间
浅吟轻唱

踯躅的鸟儿
划过海滩一角
陈列在橱窗里的裙
急切期待着浪花
你问我
是否也想念大海的味道

手中滑落的笔
就由它去吧
这是个开花的季节
心也会发芽
春天的尾巴
是否已撒落在天涯

闭上眼睛
寻觅
哪里是我的夏
你说
她已轻吻上你的睫毛
那燃烧的石榴花


【雨后】
文/陈美

在寂静的休斯敦城郊周日
有一棵橡树昨夜被雷雨伤过
每一片叶伋挂着疼痛的泪
于晨风中低泣

转瞬,晨曦划破寂静
和煦的阳光穿透泪滴
一粒粒 
雷雨后的彩虹
于晨风中闪烁




图片:伍敏(温哥华)
编辑:海石(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