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长江船难亡魂】作者:众诗友,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社    06/04     10924    
2.8/4 





【大雨中的冥想】
文/在时

他们在南京上了船
他们没有想到,船行长江
那么高大的船,也会倾覆……

船还倾覆在水中,时光
泡在水中,他们的痛
在我们的脸上,心中

社会的回忆是不安的
像那条夜航船,像城中的大雨
在水中浸泡着,初夏惶惑

那条船我曾经搭乘过
“凄苦是你汽笛的声音”
隐喻如铁,火焰深藏

水是多么虚幻,咫尺多么遥远
一些树木在大风中飘移
在黎明的唇边


【东方之星】
文/思无虑

漫漫黑夜之后
东方的启明星
会点亮每一个黎明

四百多个美好的梦
在怎样的风雨中
流着扬子江的泪长睡不醒

如果每一颗果实
都需要花朵的凋零
如果每一条彩虹
都有过乌云压境

那么
那么多逝去的生命
会不会让每个人
都听见母亲河惊骇的涛声

母亲河的波浪
会不会把雾霾洗净
升起心空的东方之星

让那些未远的灵魂
因为子孙不再有这样的悲剧
而走得安宁


【血成为我】
文/霜扣儿

 

波浪拦不住锈铁

水冲走血

血里活过的老人和孩子

成为锈铁

他们狠。组合

他们切割我们

世界碎了

400人的小名死在嘴里

深处淹死知觉

骨缝敞开

此生已晚

我靠寒冰站着

血成为我

 

 

【怎么爱,都不能复活】
文/霜扣儿

谁哭了。用牙齿

记忆沦为残渣

旧衣衫奔跑。400人踪影

去哪里抵押山河

游丝消逝

未亡人被勒紧

只余掌心一滴血

扣向胸膛

谁啊!

跳在岸上,喉里竖着刀尖

怎么爱

都不能复活

 


【麦子与船】
文/听涛观海

哪怕世人都将你忘却
我仍然忘不了这灾难
焦麦炸豆,水漫头顶
焦灼,绝望
就要像六月
就要像麦子
就要像我的船,东方的船一样
炸裂,喋血,沉没

每个人都牵肠挂肚
每个人都在谈论
每个人都惶惶不安
每个人都噤若寒蝉

一声炸雷,炸裂焦灼的六月
一道闪电,撕裂信赖的夜空

暴雨如注,我在雨中收拾悲怆的麦子
大风呼啸,我在风中呼唤沉没的灵魂

我的六月的麦子啊
我的六月的船
你的血铺天盖地
你的泪滚滚而来


【去往天国的旅行】
文/Kailey/静月

六月我们试着把自己打包
作别篱笆上的蜗牛和院子里的蚂蚁
摸索着一艘船的脉搏去旅行
只不过去完成那个陈年的夙愿
去看山看水看过尽的千帆
或者只是在寂寞的寂寞里任性出走一次
去和自己赌个气
……
只是,那个冥冥之中的时刻一到,我们都得吞下离别
雷电的影子在天边一闪
人间的喧嚣徐徐落幕
幕布的两边
吹过来的都是反方向的风
江滩上的芦苇披散着白发
一只鸟儿守着那撕碎的戏服

黑暗来临以后
我们把身体里的血液背在肩上
在每一截通往天国的行程中
擎着头颅照明
用泪水晾晒一张张湿淋淋的网
在即将落成博物馆里听说会陈列一艘伤痕累累的船
………
   

【祈愿】
文/萧萧竹
 
创痛,定格在这一刻
墨一般昏黑的六一之夜
飓风倾覆一船愿景,东方之星倒扣长江

夏雨肆意,江河呜咽
找寻水中的亲人一刻不停
分秒必争的救援奋敌风高浪险
四百多个向往三峡的生命生死不明
 
无法预期的后会,近乎决绝
一条条消息震麻心脑,张开口却不知如何呼吁
 
脆弱生命不及等待
试图,几次三番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撕心裂肺的亲人喊破嗓子簇拥江边
双手合十的祈愿。默念,一遍又一遍


【东方之星】
        ——祁祷江轮上的生命安好
文/大江

真想化为一个上天入地的英雄
用臂膀托起那一颗颗明星
在长江的岸边升起后
重启飞回故乡的路程

真想造一艘不沈的巨轮
载人们开始无忧的旅行
两岸猿声里享欢歌安眠
轻舟万重中览大好河山

鸣咽的江风在诘问
冰冷的寒江水
你怎会忍心留住
那曾经鲜活的美好生命

哭泣的亲朋
在寻找答案
为什么昨日还是平安之音
今日却成了已发生的恶梦

多想沿航线返回暖暖家中
多想享受亲情绕膝的天伦
多想在这不完美的世界享受美好
多想安安稳稳走完这平凡的人生

戛然而止的琴声
诉说着命若琴弦
期盼着那一颗颗星斗
重新焕发生的光明


【留白】
 文/麦冬
  
假如
我不说离别
水和鱼,风和雨
谁会主动背过身去
今晚,谁会一路无眠
悄悄抱着暗淡的词汇

假如
多年前没有那场灾难
一些现场没有留下你的痕迹
那过红的土地
该有多么干净

假如
今晚不发生大船的倾覆
我何以泪流满面
何以写上留白的泣叹
这个六月怎么会突然荒凉




【玛尼堆。我的轮回】
文/海石

我的灵魂
被卷进长江
溯流而上
我回到西藏
那是我的生命之巅

路过每一个河口
路口。山口
我虔诚地为你祷告
我为你垒起玛尼堆
为你的生命
预备下一个轮回

我为你摇经筒
为说服卷走你的风
带着你的来生奔向
空明的空中之城⋯

我以灵性的石头
篆刻我佛六字真言
我告知路人。告诉
那些从五月赶到六月的人
"别走太快,等一等灵魂"


【烟波江上:四日】
                  ——为船难同胞祈祷
文/大江

这江水流了千年
似从未这样悲伤
愁云惨雾紧锁江面
已经整整四日
竞如漫长的四年

恨水
恨水逝去了旧日的时光
恨水带走了欢笑的幸福
恨水带走了心上的生命

眼睛里又流出另一条江
这江水倒流思念的影像
这江水干涸成一马平川
这江滩成了重聚的广场

生者持续地忙乱
不过是想安慰自己的良心
诗人写诗
也不过是在安慰自己的痛

寒江持续着无情
身体该多么多么地冷
我们的神龙啊
快用神力打捞起失重的星星
重见生生不息的光明

这悲伤穿过云雾穿过白昼与黑夜
这满江泪洒遍华夏的大地与天空
这拷问化成问号悬挂于苍穹
这答案埋藏于历史的苍白中


【哭泣的长江】
——祭2015/6/1/长江沉船
文/童心

1

长江从来是豪迈的
与黄河长城一样豪气冲天
流水是浪花是潮汐也是
就连江面的鸥鹭,渔火
归帆与夕照里的青山
也浸满了阳光与高傲
可2015六月的最初一天
这花朵儿欢欣的花朵的节日
长江啊你哭了,哭得大地震颤
哭得愁云惨雾天昏地暗
我也哭了,我的泪流经血管
长成了心中的结长成眼中的刺
长成我梦里恐怖的撕扯,看不清面目的魔鬼
撕扯我400多位同胞的生命
他们在梦中向我求助,呼喊
挥动的手在水中隐没,最后一声
对人世的留恋,成为简洁的遗言
重锤一样的省略号,砸碎我的黎明

2

我也是罪人,我是可恶的观火者
我无法伸手拉你,无法给你逼退一寸潮汐
我枉为与你一衣带水,枉为用同胞称呼你
仅剩的良知让我捏起一枚针
可我仍然无法缝补,无法缝补那么多家庭
无法缝补流血的心,那些伤口大大小小
千疮百孔,像蚀骨的病毒肆意曼𨒂
从近亲开始,到近邻到国民
到炎黄子孙,都被这伤痕感染
我的手颤抖了,手无握针之力
我能缝补哪一寸?我眼中臆想的长江
假如某一日我经过,我捧起的风景
依旧会有哭声,挤满残缺的画面


黎明没有向你们走来】

文/陈美

----哀悼长江船难亡魂


嘶叫声

伋在江心回荡

何处寻觅

下沉和扑腾上升之间

短暂而永远

来不及告別一声


滚滚长江啊

哪晚,逝水残忍无情

挣扎扭曲的疼痛在倾覆后一瞬,静止

而哀恸却留在亲人心上

比江水还深

还长


无论岸上拼命的招手

还是在倾翻的船上使命敲打

都无法将你们从黑暗中唤醒

黎明,没有向你们走来

此时,双手合十
祈祷:长江的水怪
请怜悯一些


【泪与水】
文/苏凤
----哀悼长江船难亡魂

宇宙有情与无情
生命的气息养人
却也如风中的烛光
捲入江河,一旦龙翻了个身
潺潺柔水也有
惊涛骇浪之时
来不及思索存在
存在已不告而别
泪漫上江边
一致戴孝的家乡
今天太阳不能面向河水
星月已经沉没深渊


【沉船】
文/甘遂

在浪花中
一些人匆匆地在午夜消失了!
他们被那些江水挥舞的花束
活活地憋死。
无人听到,沙洲或是两岸
我的周围有活着的东西
只有长江仍旧苦恼地吟唱着
自然万物的献祭之歌;
那歌声含着痛苦的尖叫,
它们仿佛在叫喊;
“母亲”或者“救命”
那声音恐惧而微弱.
在人的极限处——
如绝望的老鼠误入灭鼠笼。
而泪水和泥水一样毫无智慧,
在那里只有呼吸在下沉;
黑暗与窒息在骚动,
唯有龙卷风像一支黑色的长矛;
向着悲哀的人里
默默清点着命运的终结。
没有奇迹!也不会有天使的幸运。
那是一个风暴雨之夜,
船在倾斜沉溺;
它的内部全是波浪在哀悼。


【不想沉没】
文:游鹿

风雨还是无情
倾刻让残酷揪心
交加着
颠覆几百条生命
那些理想
那些梦境
那些青春的花朵
那些甚至是重园的破镜
不想沉没,不能沉没

风高亱黑雨急
江波水浪送来岸上的哭声
恶耗换来的怒吼
谁主沉浮

我不想沉没
悲痛中的失落和清醒
后日也许打捞了沉没的船
可何日能捞田沉没的亡灵


【东方之星】
文/土牛

东方之星是航行在长江上的一艘豪华游轮, 2015年6月1日夜从南京出发至监利大马洲水域,因风雨大作、天气恶劣倾覆,船上458人仅14人生还,逝者最大85岁,最小3岁……

六月风暴,席卷长江
让黑夜紧裹东方之星,紧裹
四百多条生命,紧裹
所有善良的心,在风雨中
倾覆,在奔流里
下沉,无助与绝望
熄灭一盏盏光明的灯

东方之星,这耀眼的星
和江浪一起呜咽,闯入
一个恐惧的梦,闯入
地狱的漩涡,闯过
生,闯进死
贫与富,顷刻
挂成夜空晶莹的星

东方之星,这江浪上的明星
再多风景,再多荣耀
再多美好记忆,都将和汽笛的豪迈一起
沉没,都将和生还的疼痛一起
疼痛,都将和亿万人的发问一起
颤栗,都将和消失的灵魂一起
夜夜归来夜夜哭啼

东方之星,这消失的灯火
咆哮江水已平息,一张张船票
不再售出,和救援出水的
巨轮一起,高举耻辱
将一天天老去,而思痛者
在漫长岁月,在每个六月
都会亮成夜空明亮的警醒的星
                                                                感“东方之星”客船寄怀】
(新韵)
/冰雪芹

几行清泪慰亡魂,哭断肝肠人已分。
千卷狂风船客没,百条生命浪江沉。
何由童女天堂泣,惟叹书生笔下呻。
天若有情天未老,地如无恨地湿心。
注:没,读mò 作仄声,没 隐在水中:沉没。

在天灾大自然面前
在前行的航线
人的生命显得是那样的脆弱与无奈
一个凄婉的翻身
在长江的江水中定格了凄凉的瞬间
谁都无法想象
那一次完美的远行计划
竟成了与家人亲朋的绝别与挂牵
一不小心竟上了天堂作客
天堂怎么能作客呀
那凶猛的闪电
可恶的龙卷风
未来得及始料前行的航线
将你们带走
去者已去
心碎的人儿唯在泪光中祝愿
那一声声祝愿
在反思寻问怨恨自责中肝肠寸断
那一声声祝愿
牵动着世人的情怀
去者已去
愿一路走好
白天黑夜
绿黄两色永远感人心弦
从来都是坚守在最前线
行动祝愿
那一声声祝愿是对生命的尊重与挂牵
在一声声祝愿里
一只只蜡烛点亮在世间
点亮在长江畔......


图片:网络










                






彼岸诗歌    06/09
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