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思考过了没有?【微时代的诗人表情】作者:麦冬


彼岸诗歌    06/15     9815    
4.0/1 



编者按:微信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快速地开通全球范围交流和沟通。在我们享用网络信息优惠的时候,作为诗人,你思考过了没有?   麦冬先生的观点值得我们深思,他的想法说出一部分人的顾虑,他的预测似乎正在发生, 期待, 又忐忑不安。。。









微时代的诗人表情

        一个诗人关于微时代诗歌现状的几点思考
       
     文/麦冬



近期,一些声势浩大的v诗群似乎正在崛起,我也被一些诗歌群邀请并验明正身加入其中。


在群里,我看到了熟悉的、不熟悉却知道的朋友,读到了形形色色的诗歌,也看到了各种方式的评论,许多诗友以送花等方式表达善意。还有一些人一直沉默着不吭声,永远处在潜水状态,似乎在群里只是一种纪念,抑或观察。


诗人写作过程很孤独,诗不是闹腾出来的。微诗群聚集了更多的诗人和诗歌本是好事,但这么大的阵势,大量的良莠杂陈的信息,会不会惊扰了写作者所必须的安静写作的过程?会不会被一些功利的圈子干扰了诗歌本身?会不会使原本并不看好的当下状态变得更为糟践?


我也试图退出一些群,结果退了又被请进去;进去了想长期潜着不发言,但手机却不断地提醒着群消息,这其中有讨论诗歌的,诗友问候的,更多的是一些无意义的提及,这让我难以应付因而心生倦怠,困顿与不适干扰了我正常的生活和工作,时常为这些信息纠结:一些问题说还是不说?问候回还是不回?动辄成百上千条的消息看还是不看?


我感激新媒体带来的新传递新速度,让我们在第一时间实现了分享,实现了深读,实现了交流。但是,我更担心崛起与衰败几乎同时出现。八十年代的诗社和群落完成实现了我们更多人对一个过去时代的反观和思考。现在的诗歌,能否形成实现诗歌疼痛时代本身的反映和诗歌转身的机会?我的期待,如同等待一位接头的人,忐忑不安……


感谢诗歌,感谢诗人,感谢群主及成员们,感谢打造微传递方式的人,作为诗人,我们缔造着悲喜,亦享受着疼痛,享受着过程过后的终极结果,享受着新媒介为我们提供交流认识的机会,我们更应该坚守,坚守寂寞,也坚守诗歌,即使大雪封住了我们前行的道路,出发!我们已别无选择……




诗人简介

麦冬: 一级作家。现居西安。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十四部作品集在港台澳英出版。曾荣获世界华文作家奖、中国作家高峰论坛优秀作品二等奖。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音乐作品,电视连续剧《一起走过的日子》片尾歌曲《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