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和诗。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6/19     10132    
3.5/2 





端午节是东亚文化圈民间的一个传统节日,为每年农历五月初五。本来是夏季的一个送离五瘟神,驱除瘟疫的节日。后来楚国爱国诗人屈原于端午节投江自尽,在华人世界就变成纪念屈原的节日,有人称其为诗人节(有些地方是纪念吴国忠臣伍子胥的忌日),是华人三大传统节日节日之一。



【端午】

文/陈先发


一地硫磺,正是端午天气

我的炉鼎倾空了

堂前,椅上

干干净净

两阵风相遇,有死生的契约

雨水赤裸裸,从剥漆的朱栏滑下

从拱桥之下离去


那时的他们,此时的我们

两不相见,各死各的。

山水和棺椁

所蒙受的衰老经

不可名状

锣鼓仍在,无声而远





【两条蛇】

文/陈先发


白衫娘子有栗色的胛骨

一路上,她总是拿镜子照我

用玻璃吸走我的脸。

青衣姑娘笑得鳞片哗哗地响

她按住我的肩,道:许仙,许仙―――

这样的时刻,我总是默不作声

我韬光养晦已有20余年


午后的宫殿在湖面上快速地

移动,我抓住她腰间的淤泥

看苏堤上绿树生烟

姑获鸟在枝头,昏睡不醒






【棕子】
文/青洋

洁白绵软的心
蜷缩着  被紧紧包裹
一层
   再一层

故土里萌芽的那点念想
在沸腾的锅中
煎熬翻滚

长叹息以
掩住喷薄而出的
真气
眼泪凝聚在半空

悲愤
早已经磨成麻的质地
再扭曲成一道道绳
捆绑不再清纯的荷叶

自由自在的绿
在蝉鸣声里
没有长出翅膀
却蜕变成盔甲

苍白懦弱的楚文化
躲在这身盔甲里
默默坚守
古老的伤痛


【婵娟】
文/听涛观海

汨罗江的水在呜咽,我抱着先生的脚印
汨罗江的水在呜咽,我与先生彳亍岸边
汨罗江的水在呜咽,我采薜荔搴芙蓉与先生配戴
汨罗江的水在呜咽啊,捐余玦遗余佩
与先生共赴江底

长太息以掩涕兮
先生啊,今夜
我是你两千年还魂的婵娟




【端午】
文/杨雷

那个诗人
一定徘徊在黄昏里
风吹不散悲绝
苏世独立
削瘦的身影
消失在清澈的汨罗
只为洁净的存在和离去

两千年的流水
带不走诗人的寻寻觅觅
曾几何时
岁月已不老
龙舟依然从远古驶来
早已更新的思恋
裹进了绿叶红绳的香郁里

祝端午节安康!


【天地人之问】
      ~纪念爱问且并不冤屈的屈原
文/大江
题记:人类需要同情,不需要审判?!

这个天大地大的问号
悬挂于天宇
匍伏于大地
于今起码有二十几个世纪

‘’九天之际,安放归属?‘’
“九州安错?川谷何洿?”
这千古悬疑之问?
有谁能够作答?

天低垂使问号干瘪
日月黯淡了问号的颜色
星儿的眼睛充斥不敢问之问
银河系的星球弯成问号之河

地荒芜让问号缺了风骨
山上的树桩可敢问砍伐的无辜
黑色的河水流成问号的沉默
庄稼的根系可在质问土的毒祸

人在疯狂吞食自制的苦果
人在疯狂产下苦果制造的魔
人,你可敢问良心的深夜回响
人,你可敢问自己造下的罪恶

问天问地问人
必要问问祖先神秘的预测
中华大同的光明
是否就在明日破晓的后面
天长日久地做着千年隐者?




【之于真。写于端午】
 文/海石

你是一条美丽的鱼
会将尾巴摆弄成诗
会摆渡江海的真谛

你会将彼岸的夕阳
摁在一个人的城巿
红了两个人的日子

无数次踯躅于两条心桥
却无从知晓它们的大小
才沐浴于新桥淅沥细雨
你又在旧桥上捡拾往事

其实啊!你就是一条美丽的鱼
何必在意。桥墩与未来的距离
你的泳姿。才是永远的真理⋯

二千年前有一条粽,粘糊地问:
之于真
我将寻走?
抑或坚守?

二千年零一夜,我包裹着心问月:
如何让弯弯的的思念
攀上人生的桥梁
橫渡楚河的潋滟




【端午】
文/风铃子

“不要去俱乐部”
从不明所以的神性指示中醒来

满城的艾香
不许躲,让我用五彩丝线
为你绣上香囊,绣上你的生肖,你的姓氏
里面填上白芷,苍术,菖蒲,丁香和紫苏
填上我今天给你搜集的露水

推杯换盏,我偏要你把雄黄酒喝成交杯酒
同时喝下晨露
还要吃完粽子后,立即洞房花烛夜
立即为你献上山水




【端午节】
文/甘遂

当正午烤着曹娥浑身的血脉时
她凝望着江河,哭着呼喊“父亲”
像一匹被追赶而受伤的马的嘶叫
散发在变得悲伤的河流上
如风吹入阴曹地府
穿梭在骸骨中间
它卷走了尸体,就像卷走了砂石
没有方向,不知下落
而那声音仍旧
萦绕在曹娥江的上空
以致在灵魂和无穷的勇气之间
她于五月初五投入江河,数日后抱出父尸
回到这哀伤的河畔,以一个出乎意料的奇迹
像黄昏的凉意,笼罩着袅袅炊烟
这就是孝女之日,一个历史的不朽棺椁
它安放在人间庙宇,如粽叶包裹着糯米
以哀悼的形式
待你来把它一一剥开





【屈子,或者汨罗江】
文/孟夏

择水而居。远离世道的
浑浊
不是放逐,峨冠博带的三闾大夫
择长江之滨,一处清澈见底
艾草丰茂的江水,而居
独步江畔
弹铗而歌
满腹的愁恨,满腔的悲悯
长太息以掩涕兮——
千古的绝唱,越过江天暮色
被谗言所伤的伤口,新鲜,血在燃烧
江水一般冷冽的中国历史,因此有了
一种温度

这一条悲愤的河流,名曰汨罗江
因你纵身一跃,烙下荡气回肠的
印记,拔节出不屈的骨头
年年抽出以“龙舟”命名的肋骨,为你
招魂




【屈原精神】
文/陈美

清晨, 翻阅历史沉重的一页
再吟《天问》、《离骚》
解读你忧国忧民之泪
如汨罗江之水
淌了千年

你一怨横空,纵身一跃
却万世流芳
一种"不屈”的气节
在龙的文化
承传


悲已去,痛依然
绝唱百代江畔回响
浩气,穿越江天暮色千年
长存




【诗人屈原】
文/金陵方舟
 
你可能忘记了水
我却在水中看见了你
洒脱的佩剑诗人
用《离骚》发泄着剑气
头戴高冠  剑指处
伤及权贵
最后伤及自己

走一条自己的不归路
你是这个国度
最引以骄傲的人
我看见汨罗江的影子
有你溺水而逝的水圈
画出你生命的句号
那一浪高过一浪的波长
延伸着你诗歌的年轮
一个活生生的符号

一年中  所有的粽子
为你喷香绿色
一年中  所有的号子
为你呐喊生命
一年中  所有的龙船
为你冲刺理想
两千多年的虔诚啊
全中国  牵挂一人




【初夏。台北】 
文/苏凤

我抱着盛开的早晨
掌中茉莉的幽香
水蜜桃,梦的滋味
粽子饱含故乡的暖意
台北青山捕获了我
绿野茹素,避静香坡
指引那不曾绝尘而去
既淡犹浓的系念




【今天 我选择用诗歌纪念】
文/阿紫

几千年的江边
你决决地用身体
切断堤岸
让灵魂搅起江底的黄沙
遮盖住绝望的双眼
让血和肉撕成碎片
每一片都生出一条红色的鱼儿
都有一颗赤裸的心与自由相伴

我们不谈《离骚》
不说《九歌》《天问》
在这个日子
你就是个诗人
你走下诗歌的神坛
带着菖蒲和艾香的味道
呼吸着浓郁的炊烟
那腊肉 枣香的棕子
会让你 
再次抚摸一遍人间的温暖

当诗歌被诗人束在高阁
是你用一个悲惨的日子
呼唤诗歌 诗人
回归生养的土地
那里才有取之不尽
用之不竭的甘泉
今天 ,我选择用诗歌纪念
因为你让我懂得
诗歌要活着 
就要活在百姓的心间




【永生的屈原】
文/闰龙

历史跨越了数千年,
一个精神在不断延绵,
那是爱国主义的原声,
那是唱响忠魂的屈原。

汨罗江畔的永绝已经风逝,
沉底的石骨已化着江烟,
那不死的情怀,
那无望的泪眼,
为了楚天的浩荡雄风,
为了唤醒君王的沉湎,
为了抗衡强秦的铁蹄,
为了一方国土的庄严,
那含愤绝望的一投,
将时空岁岁回朔至悲水间。

缭之兮!
杜蘅!
小草绕藤,
今古莽原。
归来兮!
屈原!
忠魂千秋,
万世垂念。

钟鼓长空,
余迴久远,
爱国志士,
金纹鼎衍,
爱我中华大地,
爱我景秀家园,
爱我民族之英雄,
爱我永生的屈原。




【写在端午】
文/葡萄籽

天空又下起雨。雨水跌落
在汨罗江上。漩出水波
一涡,又一涡。
就如你失血的眼睑
循着楚歌渐远的辙痕
缓缓闭合。





【端午】
文/苏欧

恶月恶日,五月初五
瘟疫,五毒,霉运
在锺道的肃静追杀中
一个个慌乱的影子

你们用菖蒲、蒿草和艾叶
薰苍驱妖
他们喝雄黄酒、佩香囊
解毒避邪 

这一天  
汩罗江面   惊现凭吊的咒语
汩罗江底   鱼虾汇聚   凄凉祭奠

这一天  诗人们与
离骚,天问和九歌亲近

这一天   疼痛被包扎起来  
在众人嘴里回味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