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的黄昏】【梵高,一个人的旷野】 作者:何立亭 by 彼岸


彼岸诗歌    07/03     13155    
4.5/2 


何立亭: 诗歌、中篇小说散见《诗刊》《星星》《草原》《朔方》《诗选刊》《诗林》《诗歌月刊》《绿风》《延安文学》《天津诗人》《光明日报》等报刊。






[春日]



正午,一天的好胸怀摊开

它撒下的网点燃, 盘根错节,把欢悦

的声音引诱出来

她唠唠叨叨,我没有听到

两个穿透春天的身影

压在缩短的街道上

年轻和美貌,不用多说了

她们走得很快

消失在明亮的街角处






[戈壁黄昏]



回头看见

越拉越长的影子

是渐渐衰老的下午

做出的交易

我什么也掏不出,那一点血

太浑浊,寂寞太老

散了踪迹,夜色要埋没

空阔及旷野

一天即将断裂

还好,用不了多久

美丑,轻松和疲倦

面目都可以模糊

它身上

安稳地滑落一件东西

马卸鞍鞯

不再问及前途






[夜晚]



黑夜来得羞耻

腼腆,偷偷摸摸

我在岛上

狭小的岛

没有坏习惯,也没有好习

我打扫一面旗子

我发现我是一面旗杆

没有风,也能向你飘动

白天那些灰尘

不是什么好东西

生活的灰尘

多了就是沼泽

我独自一人搁浅

宁静小却幽深

水流集中

一块明亮的石头凸现







[新一年的黄昏]



婴儿

你从什么地方开始生长

异样的时辰

在等待光泽的瓷器里

幼稚、固执、无声无息

多少年

我还在想

沉寂的夜到底怀揣什么

对我

我只要你明澈的贪婪

火对柴薪的贪婪

我只要你

面对面贪婪的春天

不要其它一切







[梵高,一个人的旷野]



书上没有

画面上没有

头脑里也没有

没有那种你要的重量

孤独是轻的,挣扎

是轻的,你是轻的

世界给你心,让你迷恋

可这不是诗的王国

是一截发霉的空笔筒

蓄满乌黑浓稠的风

时代一直有病

没有一双擦净它的手

幼小可怜的爱人

早在病中死去








编辑按:”彼岸推荐”专栏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