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佑天津塘沽】作者:众诗友,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8/13     13556    
3.0/2 





8月12日晚11时左右,天津市塘沽开发区一带发生爆炸事故。造成严重伤亡。彼岸以诗对爆炸事件遇难同胞表示沉痛哀悼!为受伤同胞祈福!天津塘沽,我们和您在一起!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文/约翰•多恩 (英国)
译/林和生

没有人是与世隔绝的孤岛;
每个人都是大地的一部分;
如果海流冲走一团泥土,
大陆就失去了一块,
如同失去一个海岬,
如同朋友或自己失去家园:
任何人的死都让我受损,
因为我与人类息息相关;
因此,
别去打听丧钟声为谁而鸣,
它为你而鸣。


No Man Is an Island
—— John Donne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午夜惊魂】   
文/苏凤
      
天崩地裂一声巨响
掀开
惊魂动魄的历史事件
身躯和石砾一起喷成
半空熊熊的烈焰

绝非  元宵的烟花
红与黑   惊醒长夜
谁也听不到彼此的
呼喊
柏油路裂成
战壕的血渠

回过神   意识片纸之遥的
生与死
肉身的悲苦   以及
天佑的生之真意


             【星辰落泪】     
                 文/苏凤

塘沽, 天上一颗星
昨晚, 万家灯火正旺时
坠落
夜空和大地为之变色
心疼一个受难的孩儿
全体星辰垂泪叹息
人间交代不出一个
未卜的明天


【拒绝】
文/陈美


这些孩子高贵而无辜

今天,我不再天真地祷告

和低吟青春的挽歌


我拒绝继续撒播哀悼的种子

而追寻

是谁?扼杀这些孩子的

最后一缕光明


我拒绝悲痛

拒绝歌颂英雄

是谁?爆开了炼狱之门

是谁?𣊬间将生命毁灭

恍如末日般

死寂


我拒绝

拒绝同流合污

可耻的亵渎生命

可笑的另一扇窗复活



【塘沽,八月我沦陷】
   文/麦冬


我的幸福,拥有深蓝的水

我沦陷在你的往事中

我风一样的思念

小心翼翼交给了窗


我用低廉的诗歌

包裹你已不能开口的遗体

我用一次次的忍受

抚慰你的质疑


于是

我在蝉的鸣叫中

开始学会思索

幸福为何总是充满血腥

灾难为何总是在制止前发生






【不同的嗟叹】
文/老木

渤海湾的硝烟里
那些被烧焦的快乐 爱情
变成了有毒的酸雨
浸湿腐蚀着
每个善良人的心田

妻儿父母朋友爱人
还有成千上万的恻隐之心
含泪沉痛的嗟叹
为亲人 为情谊
为每一个家庭和朋友圈

对那些迎着烈火
义无反顾地走进火场的战士
人们为他们的壮举嗟叹
农民种田,工人生产
干部 公知们可对得起面前的饭碗

上百吨的货物上多少亿的财产
霎时间灰飞烟灭
商人们为自己的损失嗟叹
火未烬 烟未散
商人和律师们已在经核算保险

惊心的救护车长鸣
电视 网络 纸媒轮番展现
各种"有关领导" 盘算着嗟叹
将会怎样追查领导责任
会不会有审批 检查 监督失职方面的麻烦


为了一己的所谓国家利益
为了仕途之争和个人恩怨
丧失良知的人们幸灾乐祸地嗟叹
为什么事情只发生在天津
为什么事故不再多一点 大一点

最无厘头不可理解的
是愤青们造谣传谣
为了发泄心中的不满盲目嗟叹
不是充满爱心的关怀施善
而是在偏执的猜忌中寻根求源

我置身局外细细揣摩
为什么人世间
会有这样多不同的嗟叹
是否人间淡漠了基本的人性追求
各种普世非普世的标准乱作一团


                        【远了】
                        文/ 桓熔

无需多久,我们又远了,生者与逝者

从悲切到一个标题,再到年历上的圆点

混入沙粒,碎片已不硌脚,迎接下一个

远了,火光成为旁观、报道和庆幸
可以假以远,寻个近的,掩护主力撤离

渐行渐远,远离土地,忘却降落,继续升

只有高处,只有梯子,只有谎话连篇,但须自宫良心

山体有滑坡,江上有风暴,仓库有炸药

我们有森严的衙门,都可以盖章通过

所以一些人端坐三宝殿,很远很神秘

我们听说了一篇篇耀眼的履历,黑灯瞎火

凡胎退下,拜神效尤,生出应对谎言之万策

于是都苟行于各种策略,责任远了,胆魄远了,相信远了

远了,就是灯火繁华,腐臭不闻,可歌可画

各自闭门小灶,烧一切可烧之物,吃一顿饱饭

其实是敬畏远了,犯规为大,全民犯规,规则不是铁打的,伸手处皆是便利


【殇】
文/陌青

教堂的钟声响起
赞美诗婉转悠扬
我,坐在长椅上
双手合十,默默地祈祷

风吹过了忧伤
把鸽子一带而过
洁白的羽毛就落在了十字架上
红色洗礼了,比尘埃大不了多少的石子
散散落落地坠下
犹如黑夜里飘洒的雪花
我展开双臂,旋转
笑声荡漾在空气里

我出于尘土
并终将归于这尘土
这世上我喜欢的花花草草
唯有白色小花环会挂在家门口
等有卷起尘埃的日子,我会轻轻地去扣响





【沉默也如一种逆行】
文/歌沐

这是一个在骤然爆破中
下落不明的夜晚
对此我们都表示沉默
就如黎明将要来临时的
一抹血色

那又如一些灵魂在逆行
之中走失
而我们之所以保持沉默
大约由于声音
无所事事
或是无济于事

(歌沐 2015/08/14)



【八月之殇】
 作者/听涛观海


两天了,已经两天了,48个小时
我决定回到我,回到我温柔的巢
不再刷屏,流泪,痛惜
不再陷入冲天火光的漩涡

沉默,我有权沉默
真相,我已不再祈求
就让那些真相永远埋进冰山吧
就让那些英魂永远化作无辜的泡沫吧

凭什么相信你?凭什么相信天蓝草绿?
凭什么相信未来不会更寒冷?
凭什么相信明天的夜晚不会有哭声连缀而成?

八月,这个八月,我决定
不再说话
只反反复复念着一首诗
像一株被踩踏过的野草似的
蹲下来,抱紧自己


【天津。殇别】
作者:茜茜姐


猝不及防
无法拒绝
虚弱地活着面对巨大的死亡
一些消失
不止是刺痛的尖利了
英姿飒爽的浴火银河
一浪推着一浪的悲恸
白鸟群群
隐形飞行
昨夜的天津
漫天通红的恐惧
清晨,嘈杂的人世
目光移开天津
空气里都是生动的颗粒
关于生活的很多话题
幸或不幸
麻木演绎
(2015年8月12日晚23:30,天津滨海新区发生惨烈爆炸,一些当地老百姓和去救火的消防战士再也没回来~~[流泪][流泪])




【空白 】
文/月落清秋


我想劝阻一些噩梦
劝阻一颗爆裂的火星
至少给我时间
在雷声到来之前
捂住孩子的耳朵

我想努力关上门
带走月亮的焦灼
守着巧克力色的夜晚
让枕戈的士兵还能安睡
心脏还能砰砰作响

我想在合十的指缝里
填上甜蜜,填上一些祝福
给被吵醒的星星
给还在痛哭的人们

我该如何拼凑
那些过往
才能弥合这片土地
寂寞的空白





【伤逝】
~给逝去的公民的挽歌
文/大江

他们也一定期待着下月的假期
也一如既往期待明日太阳的壮丽
在那个特殊的日子
祭奠祖先为国族的牺挂
享受现时国人们的光荣

他们一定如我们一样
或精彩或庸常
快乐与痛苦是生活的两端
但也要努力发出自己孱弱的光芒

怎可能简单用命运解释悲伤
那是一个个生命逝去时血与痛的不敢想像
暂时还生存着的人们啊
该如何厝放质问已久的自己的内心?

我昨夜写了一半的诗行
你们匆匆行走了一半路程的生命
那做了一半的美梦
那唱了一半却戛然而止的歌声

当虚幻的火烧遍土地
当奢靡的风刮过四季
所有人成了这瓦釜中煮过的陈米
霉了臭了却披上洁白濯洗过的外衣

活着的人们啊
流过泪之后擦一下那被污染的心的明镜吧
他不容杂质不容谎言的陈积
更拒绝虚伪的作文命题

请不要再给出同一个解释
请不要忽视普通人生命的泰山之重
活生生的有思想有感情的一个个人
才是伟大中华不朽的根基

这首挽歌拒绝重复
正如我拒绝表演者的轮番登场
这首挽歌我不想歌唱
因为我永远不愿听到撕心裂肺的悲哭声


【此刻,我选择沉默】
文/寒雪
——记8.12天津爆炸事件

爆炸声还在延续
死亡数字还在上升
灾难现场还无人清理 
哭喊声还不曾停息 
广场上排列着几千两新车的尸体
到处都是烧焦的残骸
三公里现场,如同人间炼狱

此刻,我选择沉默
选择让疼搁置在心口
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为睡梦中永不再醒来的人们
为那些逆火而行的消防战士
也为你们中年丧子的爸爸妈妈
死者安息,生者坚强!





Crime Scene
By Romaine

Stone-cold sober
Whitewashed walls
Keep no secrets
Mephitic lies
Weep their mucid tears
In silent rivers
To fuel Hell's fires

There can be no peace
In this place of darkness
No gentle lullaby
To rock Charon's cradle
You had no time to pay the price
For safe passage
Your open mouth holds only a scream



【这座城市受了重伤】

文/陈美


这座城市受了重伤

流着血

没有繃带

面庞、全

满是灰尘,碎片和沥青


惊惶的眼睛

匆忙地映照出

火光冲天


犹如炼狱的火焰

吞噬着这座被震恐的城市

比战争还快


伤亡的数字

不断在纸上喧嚣

生命已沉默不语


我们愿意伸出双手

为你包扎伤口,为你抚痛

为你祈祷


此刻灾难

我们一起坚强面对






【做第一次祷告】

文/海石

题记:为8.12天津塘沽爆炸

火灾亡魂祈福⋯


我想用长江船难的水深

去浇灭天津浩劫的火热

用那些水鬼打那些火魔

用消防员的英雄本色

用整个国家整体规则


我想用上海滩上被践踏的心

以她可怜的女儿被挤扁的肉

安慰嬷嬷,我

为她在船难中的亡夫,我

为她在烈火中消防消失的英儿

为还在襁褓中的孙子,我

做第一次祷告



【天津之殇】
文/思无虑

惊天动地的火光
无处奔逃的黑暗

如煎如沸的酷暑
痛彻心肝的严寒

渤海之滨的碧水蓝天
青春,梦想,和生命
被放上残酷的砧板

如果被炸毁的事物
永远不能还原
如果逝去的人
永远无法重现

那些飞扬在白河之津的
灵魂和影子
依然在无声地呐喊

以今天的血泪
祈祷明日的平安





【没有泪的悲伤】
文/红橄榄

本来不想写
可是
猩红纷飞的血不停地下
连同刺目的硝烟
早已是常态
当淋漓的伤被活生生捂上
不知溃烂会蔓延至何方

那些船舶
港口
和脆弱的大厦
在摇晃中被死亡盖上了印章
丧钟再次响起
祈祷的烛光早已燃尽
泪也风干枯竭
只剩下了
挥之不去的悲伤


【离殇】
文/佟俊儿

喉咙压紧石块
胸口系紧雷声
津门的硝烟还未散尽
只有年轻的挥手
粘满青草的绿
和海河呜咽的眼睛

每个人都走在告别的路上
人生就是渐行渐远的旅程
手机窗口粘满午夜的碎片
多么期望,那只是一场演习
倒下的只是青春的记忆
和佯装的身影

火光中我们离别
多少叩问,多少警醒
多少无奈,多少凋零





【生命之殤----天津塘沽爆炸事件】
文/兰琪儿

蘑菇云朵开在天津上空
染黑了夜,灼疼了我的眼睛
火光穿透塘沽胸膛
一瞬,恶魔降临人间

谁,一转身消失在火海
我爸是你爸,是不是遗言?!

苍穹之下,白骨裸露
血泪汇流成河
我们要用多少生命,才能垒砌一个警示的墓碑?!
这些花样的年华,能否不再无辜逝去?

苍白的文字,没有一点血色
能否让红蜡烛的祈福不一而再,再而三的点燃?!

颤栗的笔啊,让生命重新活回来,永生在人间!



【今夜】
文/章旭红

在腾起红色火苗的天空下
冒着黑烟的蘑菇云
塘沽
震惊的港口哟:

那些变样的砖石
你们在夜里
说着什么?

灰色,痛得
揪心的焦炭色
无人的救火车
仅剩框架的楼顶
定格在扩大的瞳孔里

伤痕累累的港口哟
今夜请护送那些魂灵
聆听他们的嘱咐
什么也不说----静静的






战争
文/远帆

像一场罪恶伏击
一场预谋的战争
吞噬 我们
遗腹子的父亲、新婚丈夫
恋爱中的男人、女人
逆火而动的英雄

这是中国的“9.11”
谁点燃了火种?谁报的火警
有没有警示预埋的炸弹
警示极险品的峰高壑深
警示无数引爆点下赴汤蹈火的生命

地方报纸当日集体失声
电视里韩剧依旧、歌舞升平 
“人民”的电台
唯大、唯上、唯官帽、唯迁升
独不
唯民、唯情、唯真相、唯良心!

一定有利益暗箱
一定有权钱黑洞
一定践踏了法规
一定违反了规程
既然有人发动战争
对大大小小战犯的围歼、追剿
只能一刻不停!



塘沽之殇
文/红雨(美国)


今夜  
谁打开了
潘多拉的盒子
一声霹雳
又一声霹雳
把英雄塘沽的夜打碎
父老乡亲的梦
从床上   跌落在地
火光烧红了塘沽的夜空
蘑菇云冲破地狱之门
丑陋的脸挂着狞笑  
梦中的花朵恐惧的发抖
父母抱紧孩子掩面哭泣
海涛哽咽的悲伤   从塘沽  
蔓延九百六十万平方的土地
牵动海内外华夏儿女的心
昆仑引首张望
喜马拉雅在张望
巍巍长城在张望
中南海不眠的灯火啊
掩不住焦虑关切的目光……

塘沽  我的兄弟   
难眠的今夜   我很痛   
和你一样的痛彻心肺
我看见遍体伤痕的你
仍然在与灾魔搏斗
仍然顽强挺立
你钢铁般的脊梁
挺住   我的兄弟
挺住   英雄的塘沽



【火煮泪】
文/陈华

在火中煮泪
人间的伤痛永远不够用
塘沽港口升起的
不止火花还有泪花

爆炸的浓烟里
藏匿了很多年轻的灵魂
血比火烧的还要旺
那咔咔断裂的骨头被烧成了
钥匙的形状
一转身便打开了天堂的门

除了安静,不敢再做什么
甚至不敢发声
怕惊扰了我的兄弟
回家探亲

一团火里
我看到了涅槃也看到了
轮回
满眼的泪啊
像消防车里的水
哗的一声
就淌没了


【明天】
-----纪念天津塘沽逝去的生命
文 /二月晴空(王央)


蜂鸟还在歌唱
夏末初秋的
蝉鸣 为何
声声揪心

手中的杯子 碎了
划破的天空 一片血红
谁将末日
推到这尽头

请别惊动 孩子
他们的微笑还在梦中
请别打断 母亲
一直等待着的骄傲

无数的希望
所有的追寻
只为 明天
迎接一个灿烂的黎明

可是 ,今夜就没了明天
生命
为什么 为什么
在秋天还没来到的时候
就榭了……


【作为】
文/游鹿

死去的灵魂在呼喊
活着的血泪在流淌
是面对焦黑的土地
还是背负蓝天的天空

爆炸应该是一次了断
用法制去结束人制和钱制
一个行动超越千万个伤感
用真诚的作为祭慰:
飞在天上的灵魂

*如果我们的政府管理系统不再被人治,也不再为利益所动。严格地按照法治的程序和系统。这类爆炸,倒楼,撞动车就会被一一杜绝!



【悲伤的良心】
文/范载阳

三声巨响,
罩在中国天津的天上!
夜的灵魂被震傻,
惊恐在呆望……

蘑菇云喷着火,
制造出又一次悲伤。
闪爆,
可怕的无常!

爱是无穷无尽的能量,
英雄把生命遗忘。
抹去泪水,
加入救亡!

贪婪堆积着无序,
自私压迫着心臓。
亡灵突然醒悟,
仅有的悲伤要改变模样!

一个人的爱,
一个国家民族的爱,
一个全世界的爱,
这才是泪水的梦想……

抹去悲伤,
双手链接着阳光。
坚实的脚步,
踩平了惊慌!

作于陕西省铜川市。





编辑按:”彼岸推荐”专栏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

    


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