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这是一场梦】【殇】八首新作 陌青 by 彼岸


彼岸诗歌    08/18     7180    
4.0/1 

 

 

 


 

 

 



诗人简介



陌青 原名:杜相儒 满族人  2015年学写诗歌,作品见于《女诗人》《大诗刊》《诗歌周刊》《诗人文摘》《新汉诗》《中西现当代诗学》等等百余首,无门无派简单写诗。




 



【我愿这是一场梦】
  文/陌青

树,折了枝
断了鸟儿安详的梦
惊落的羽毛
一片一片,打着转儿
白了地上一场又一场地雪

那时的小小脚窝
咯吱咯吱作响
扎进了瞳孔里的惶恐
北风扇着耳光
霜花便一朵一朵地挂上了睫毛

我好冷
冷成了折断处的树挂
如果此时,雷声响起
我要把他们都写进一场冬眠里



【当世界安宁了】
  文/陌青

流年已过半生
“五子登科”终结于此
明天,我把手插在口袋
踢着脚前的石子

门口的一颗百年老树
静静地迎风招展
乌鸦换了一茬又一茬
黑色的羽毛缓缓地拉开夜幕

我右手提弓,压低左颌
琴弦声碎在了乌鸦的惊叫里
裂石穿云
我聋在了这余生
可花还在开,草还在长
我熏香的炉还在焚烧
在我看到这一切的时候
乌鸦就黑得很纯粹了

  



 


【在我的眼和你的脚步之间】
  文/陌青

我坐在旋转餐厅里
把暮色放进茶杯,夜渐浓
融化在这落地窗的玻璃上
玻璃通透了眼底
眼底也通透了黑黑
有光的开始璀璨

我微眯双眼
等待今夜的脚步
一杯水冲淡了另一杯水
流星便带着秋凉
划进我的眼中
点燃了烟火
带走了你的脚步

你走进很深的夜
我不再看见
我把这个距离碾磨在昙花里
沏了茶,一口一口地将它咽成碧螺春



【守护】
文/陌青

一个梦
我没有挣扎过
便醒来在大花园里
有兔子跑来和我一起晒月光
我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要在这,放一颗种子
静静地守护开花

你不是我
并不知道我在等待中的虔诚
红颜弥漫着香气
绿罗裙 ,一圈圈地荡漾
我便把手按在了土地上
默念着诸祷文
一遍又一遍

柳絮飞起的晚上
孔明灯点亮
看花被风吹进了红尘
我笑了,发芽的日子在渐渐地逼近

  




【外婆家的后山】
  文/陌青

外婆家的后山
不足十米的丈量
铺着栗子树叶和苔藓的记忆里
留下过我悉嗦的小脚印

我总是想翻过山
寻找地契里的土地
上面的门楣,有副对联
字褪了色
染红了下面大片大片的土地
也染红了外婆的眼眶

我把姓氏喊在栗树洞里
新熟的栗子就一颗颗坠下
味道甜坏了我的乳牙
直到它被扔到屋顶
而它留下的滋味

便悄悄地在混凝土的墙壁上
写下了一行又一行


【回家】
文/陌青

摩西的仗
指向了红海
海便为红色的心左右分开

我和迁移的鸟,
被塞进密封的瓶里,
相互碰撞在稀薄的空气里
分开或是合上的浪
打破,从里还是从外

旷野里的仰望
星空的光,散落在每一颗星上
只有玛那,才如此地寂静
悄悄甜到的刚好是舌尖的一寸

我便不住地祷告:
走得高而远的人,不要偏离回家的路


 






【陽光裂縫里飛出的蝴蝶】
  文/陌青

誰把有太陽的光,鑿開裂縫
一點點地斷裂成溝骸
我一寸一寸地下墜
雙目仰望
還見的都是光
我極力地擺出最優雅的姿勢
勾勒出美好的弧線
當蝴蝶再次飛出的時候
它會效法我
拍下這一生唯一的留影



【殤】
  文/陌青

教堂的鐘聲響起
贊美詩婉轉悠揚
我,坐在長椅上
雙手合十,默默地祈禱

風吹過了憂傷
把鴿子一帶而過
潔白的羽毛就落在了十字架上
紅色洗禮了,比塵埃大不了多少的石子
散散落落地墜下
猶如黑夜裡飄灑的雪花
我展開雙臂,旋轉
笑聲蕩漾在空氣里

我出於塵土
並終將歸於這塵土
這世上我喜歡的花花草草
唯有白色小花環會掛在家門口
等有捲起塵埃的日子,我會輕輕地去扣響


 





编辑按:”彼岸推荐”专栏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



本稿由陌青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