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体内住着雪】 四首 作者:温暖   


彼岸诗歌    08/24     18944    
3.3/3 


by中国女诗人专栏 本稿由宋清芳选稿, 一念空推荐







诗人简介


温秀丽,笔名温暖。山西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诗研究会会员,朔州市朔城区作协副主席。作品散见于《诗选刊》、《绿风》、《山西青年》、《山西日报》、《黄河》、《鸭绿江》、《山东文学》等。现为《朔州晚报版》副刊编辑、《杯水诗刊》编辑、《新诗刊》编辑、《马邑诗词曲》编委。


《一个人的雪》


一直不想和谁说起

我的体内住着雪

它蛰伏着,跨过我的悲伤和喜悦

从早到晚,覆盖着我

安静的村庄和疾飞的小鸟


远去的已经远去

十一月的塞外,风声隐去了落叶的苍茫

体内的雪仍然不能放下尘世的倾斜

继续丈量冰与火的距离


一个人的雪是饱含记忆的

它是我另一个灵魂的存在

带着疼痛也带着爱

一想到这个

我就想起枯了又青的草

想到地壳破裂后的复合

一场雪,从开始到结束

注定和风暴一起来临


我不确定的是 体内的雪

在塞北的辽阔里

是归去来兮的纯净还是

锋利无比的尖刀

也许,我是说也许

我只能从它的雪白中辨认黑白


《两个人的江湖》


三千青丝的背后 戏份太重

不管是青衣还是老旦

都得从故园的旧事物里

截取一段戏文来详说因果


为了把你的英雄演的荡气回肠

从一个角色的美到另一个角色的伤

一百次有九十九回的孤独

江湖的深浅在你和我之间徘徊

深是相守,用时光点燃尘世的火焰不离不弃

浅是温暖,一盏清茶可以相依为命


《雪下得这么干净》

雪花落在一只麻雀的身上

那么多的雪纠缠在一起

干净,安然

而我,能握住的只是想象中的纯洁和透明

雪花的白让我想起母亲的白发

想起尘世里那些耀眼的光芒


雪与时光是流水与岸的关系

或深或浅或圆或方

怀揣一个姓氏,一种接近于原始的颜色

归还自己于天空于大地

还有那些故作矜持的枯树枝

亲近冗长的黑暗中这唯一的光

亲近某一瞬间重逢了的自己


      《消逝》      


时光越来越薄

那把用了二十多年的刀也越来越钝

我是寄居在时间深处

被无数双手打磨过的那只玉镯

生命中属于石头的部分

只有雕琢只能雕琢


能够接受雷电霜雪,可以认领

某一时刻温柔地摩挲

那些留在腕间的空白继续空下去吧

就当是给时间的誓言或者承诺


点染或放任,珍藏或破碎

时光还是越来越薄

从身体内取火,锻造

江河、山川、田野和我

最终是一张纸上描画的事物抑或场景


《走不出的岸》


在构想的一些场景中,我看到你

和我一样以昆虫的触角摸索着方向

混迹于红尘中的孤单

是分不出新旧的


岸不远不近

正好在一个寂静的地方

等着被一个人喊回

流水,春风,盛开的桃花

它们的繁华和辽阔我无法触及


我的背包是空的,心是空的

仅有的一点点蓝除了给自己一小片干净

已所剩无几

只能在一个个文字的微光里

温顺成一朵小浪花

至于岸,它不动

水在水里,岸在岸边








    


编辑按:”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