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理发店的故事】六首 作者:陌青 by 彼岸


彼岸诗歌    09/03     12834    
4.0/1 






[南洋理发店的故事一]
/陌青


南洋理发店开了多久?

应该是和头发一起长出来

交织着长长的烦恼,扎在头皮上


店里闪着一盏白光

白光划过女孩们的脸

陈旧的泪痕还若隐若现

剪刀,穿梭在千丝万缕的红尘中

各种颜色爆染开来

女孩们离开时,丢下钱

“只要不是黑色就好”


手里的烟一点点地燃烧

融进了夜色

霓虹微熏,忽明忽暗

搜索着藏匿在都市中的猎物



[南洋理发店的故事二]

/陌青


来店里做头的,从不示人

月亮圆了,月亮掉下来半寸

被捂着的是禁语

坐台,出台应该和秘密无关

是轻轻唱着的赞美诗

和她们讲关于一切绿色,白色和有香气的事物


她们从来没在店里等过天黑

那个日出,有歌声

很低,很寻常的门一推即开

店主在读经,光就洒了她一身


她们的头发摇摇摆摆

一字一句晃动起来

她们说肉体和魔鬼碰撞过

撞碎的每一角,都拾起来

藏在经书里

捻成细发时,店主会把它一根一根地接回去


[南洋理发店的故事三]

/陌青



清晨的雾气未散
理发店的门早已打开
忏悔曲在凄迷,在荡漾
店主捧着圣经
还在默默地做着晨祷

已过的夜色埋葬过明月,星光
还有风过柳梢时的青涩
黑洞里,允许过乞丐,流氓
甚至一些人物,进进出出
把红色的纸币,一张一张地插在酒瓶上
一柱柱香便狰狞起来
这也许是个祭奠

五颜六色的头发,从破晓处绽放
摇摇晃晃
跌坐在了理发店的座椅上
店主一个,一个
次第地干洗着她们的头发
镜子里日出的光,亮了起来
彻夜未眠的人便安安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南洋理发店的故事四
 
/陌青


阴郁褪去,霞光初现

赞美的诗歌从店里飞出

我被托起

恍如我承载一箩筐的梦

在旋转的中间,点燃每一盏灯


我惴惴不安地走在独木桥上

小心风会突然刮起,桥会突然坍塌

对面也许会来个异向者

孤独铺成万丈悬崖

白色的面孔,被拉得很高

挂在天上,成了月

很冷


仰望在哪里开始,终将在哪里结束

哪样的走法,都如落花

只是有的浮于水面,有的随风放逐

我不过是安静地落入树根

等几场雨过后,我便又回到了当初



[南洋理发店的故事五]

/陌青


“脏死了”女人厌恶看着座椅上的血渍
腥气还有残留
残留的是昨夜的惨叫
一个粗鄙轮廓,在空气里弥漫

我坐在理发店的门口,看着风
看着风吹过的花
看着女人咒骂的舌头开叉
我看着女人,又看着被骂的她
就看到了潘金莲嫁进西门的小鞋
看到穿着这样鞋子的脚

血渍在压扁
她喊女人名字,喊女人地位
喊一个客人怎样把她的女下属捧起来
还没喊完,女人的身体就晃进了人群

就是说,我用抹布来解决世上一切的污垢时
她却拉住了我说:脏


[南洋理发店的故事六]

/陌青


卖掉长发,也卖掉青春
卖得来的钞票
你却迟迟未来,失约的人卷起风沙
迷失在黄泉路上,总也走不回去

你美着,没有选择
即使女孩们都在,还是无法找你偿还
你知道,或是不知道
所有的腿,你坐着时
黄沙就漫天地飞,有金子的色,白粉的状态,刀刃的寒光
飞至天台下,你就静静躺在地上
一切都将被一点点地掩埋

卖掉长发,卖掉的一生
走吧,把这一生放在乞丐的碗里
颠沛流离的路上,再见
你来生就不会再见今生今世


   

诗人简介

陌青,原名:杜相儒 满族人,有信仰。2015年学写诗歌,其中见于《彼岸》《大诗刊》《女诗人》等等百余首。无门无派简单写诗。


    


”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