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夏】作者:艳阳美艳 - 彼岸诗歌


彼岸诗歌    10/19     6058    
2.5/2 



树夏


艳阳美艳:
喜欢背影,也是我喜欢行走唯一的理由。

中国有氧诗歌发起人,系国际城市文学学会副秘书长,《城市文学》杂志社副主编,风起中文网拓展部部长,《诗歌之城》诗委副书记,《燕山阿紫》诗歌团队顾问,中国诗歌学会会员。

癖好:坐在榴莲树下吃芒果、痴迷复古首饰服装、喜爱文字、绘画、影视、沙漠戈壁游 。

树夏(三首)

◎给我一个下午看花

看花,是为了寻找小凤仙
蔡锷将军走的那年,乱世飘零
小凤仙就悄悄地隐逸乡间
离开了陕西巷
朋友给我讲这段故事讲了一半
我就起身去了花市

眼前这盆名为小凤仙的花
开的和她当年一样矜持

◎树夏

夏末
我在一棵树下,惦记一个人
宋怀桂
她是把中国模特带上西方舞台的教母
一晃又是十年
这个唯美的使者走了一年又一年

心空的时候,世界就空了
我的窗,总感觉阳光照不进来
总感觉,有个梦
一直没有醒

  ◎漫吟风雪

我是被困在这个世界上的旅人
有一天,我意外的找到一个出口
那里开满冬天的花朵
圣洁,晶莹,像无数的灯盏
吟诵一个还在酣睡的诗人
在通往春天的路上
我把一小片没有尘埃的雪捂在胸口
犹如捂着一个闪亮亮的明天

2015.10.14 17:50

◎秋天,我踏上回家的路

这条路,我走了很多遍,很多年
我坐卡车,绿皮火车
望着窗外被风吹动的山丘
尽管荒凉,偶尔有野草孤离
我的笑声从来都很满足

爷爷是村口的说书先生
我记得他喜欢用草帽扇凉
庄稼地的活儿忙完,他就清清嗓子
上回说到:文官执笔安天下,武将上马定乾坤
暮色里,就有许多人搬着小板凳跑出来
一直坐到星宿满天

那年,收成不好,秋天也早早结束了
蝴蝶,蜜蜂,都去歇着了
爷爷也去歇着了
歇在他没有讲完的故事里
窗跟下,爷爷的板凳空着
此后一连多日
我再也笑不出来

2015.10.12  23:24

◎梵高的向日葵

以前,我看惯了田里的向日葵
就觉得梵高的向日葵是假的
看多了梵高的向日葵
我又觉得
根植在土里的向日葵
是假的

2015.10.15  18:47

◎在一片树林里散步

漫步在月光下
秋风像我的兄弟一样
小路上只有我们
我看见它穿过一片树林
树叶抖了一下
我的昨天就碎成一片一片

◎大地

大地轻轻地全部舒展开来
卸下一身的疲惫
花儿和白天光怪陆离的世界
悄悄地开始睡去
孤离兀立的只有
风  空气  和说着梦话的我

2015.10.12   22:01


◎掌纹

我手心里的纹路渐渐多起来
这里是藏着故乡的山水吧
不然怎么会刻的如此深
这里也刻着我的生辰八字吧
从出生到现在
不然怎么会握的如此紧

多少年来,默默地
我洗去了那么多的风尘
始终都没有洗去
故乡的花香


◎写在1999

那年特别冷
我骗自己说我的梦就要实现了
这一生我没有说过谎
却为自己编织了不少美丽的谎言

凄厉的冷风
在我身上划下条条印痕
我渴望一堵挡风的玻璃
我渴望一炉红红的炭火

我坐在冰冷的十二月写诗
写故乡,写善良,写真诚
唯独不写哭
那晚,风刮了一整夜
天亮
我收到妈妈寄来的棉衣

艳阳美艳2015.10.07 22:58

◎冬天的花香

刚好是二姐出嫁的那天
太阳像母亲的盼望又大又圆
院子里的葡藤架空了
母亲的头始终低着
只有插在二姐头上的花
望向天空

◎冬天的火炕

坐在母亲的火炕上
温暖胜过天上的太阳
母亲用满是老茧的双手
往炉膛里添加柴薪
柴薪如推进炉膛那把
哽咽的泪水

◎冬天的月光

是啊,月光怎么会矮小
倒是我的母亲有些驼背了
她的视力下降
月光就矮小
村庄就矮小

冬天来了
母亲守了一生的炭火
又把她照的高大起来

艳阳美艳2015.10.10  13:59


◎夜未央

如果悲伤压弯了你的腰
你的心事早已七零八落
也就无需整理
不如趁阳光还好
趁水满雨停
种一片花吧
夏天一到
它就会摇动山谷


◎老电影

经常在三里地以外的村庄
爸爸带我们去看电影
小时候我不喜欢京剧
看到那些黑红蓝绿的脸谱就躲躲藏藏

后来我看到
人们为了生计戴着面具四处奔波
这些隐形的面具,如黑夜里的剑
亮光闪闪

如今我开始喜欢京剧了
可是始终找不到钟爱的脸谱
自己的夙愿却仿佛
被困在一场老电影里

艳阳美艳2015.10.06  13:36

彼岸平台



   


”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