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冬】来自诗歌部落的声音


彼岸诗歌    11/08     7056    
4.0/1 


立 冬

时间进入十一月,是东方的立冬节气。水始冰,地始冻,芳草化薪,蛰虫休眠,万物始收藏。芦始荻,朝菌歇,清霜冷絮,枯树吟独。在初冬的轻寒里,逐光暖行,有许许多多的诗句,给我们的立冬。




我在深秋准备

/麦冬


我要终止一些声音

一些围观的影子

一些困惑的等待

忽明忽喑的灯光、渔火

渐渐模糊的问候


我的秋天

准备放纵尘埃

放纵一些坚强的绿叶

我允许你敲门

允许你把所有心事放飞

在一块白布上

盖房子、养我们还活着的故事

孩子般的想象


我放弃一些深秋后的手掌

手掌上的高空

我坚持保留你的生日

在雪花飘来时

我等你




立冬后

  /麦冬


这应该是最后一场雨

一个秋天我们都没用过伞

在雨中我们习惯穿行

习惯性倾听天空的诉说


去年的最后一场雨

在大街上唳寒

满眼的水即将决眶

伶仃的身影在菊过的风里

褪去生活的泥沙


需要哭时

可以把头仰起

我们经历过淬火

经历过沉默

让自己瘦骨嶙峋


大雪不一定寒冷

多年前我已立冬




立冬

文/高朵芬


伸出手吧,那里

有我的佛

我念着。冬

说来就来了,一粒雪

那是一粒种子,或者一朵花

触化了吗,我的心

先是动起来,我想

我进入你的严寒了

我说呢,我的心

怎么那么疼呢


我念着心中的佛

念着一些名字

念着远方

想一朵雪花飘落

或飞远


我担心

我的心,会变得

越来越疼




立冬

   /   写诗的张驰


秋日在西风里败退,老鸦扑簌翅膀,于是霜雪便落下

遥远的哨声来自雪域,还有格桑花漂染过的云彩

我记不住一只红色的狐狸,它是否在去年的残雪上留下脚印


我听河水呜咽,听寂寞的人醉酒后拉响马头琴

我在吟唱故乡的歌谣,晨光铺洒映照我那劳作的母亲

被褥已经清洗,荒废的秧架上晾晒着孩子的百纳衣

小黑狗卧在麦秸里,等待春天的爱情

父亲依旧在搓烟叶,农具已经搁起,很多铁锈爬上他的手掌,结成岁月地厚度


母亲看护着菜园,喊打那些闯进去的柴鸡

她数算日子,应该磨些白面,顶好用今年的新麦

母亲擦了擦眼睛,河坝上北风又起。

在她的额头,一抹冬季略过,我再也扶不起她弯下的青春





冬天来了

  /姜慧


冬天来了

如何通知你呢

江河还没结冰

汩汩滔滔恣意流行

树木还五彩斑斓 在风中绚烂

还有大街小巷露肩露脐的女孩儿

在目光中款款招摇

耳畔还充溢着商家春天的献媚

空气中飘着暖暖的蛋糕的味道

匹萨的味道

咖啡的味道

麦当劳的味道

太平洋的彼岸离冬天还远


冬天来了

告诉鼻子 告诉眼睛

告诉耳朵 告诉唇

他们说着无所谓的风凉话

像落叶一样盖住上帝脸上的真诚


冬天来了啊

我挥着手高喊

手臂淹没在狂舞的霓虹灯里

我变成了小丑,光怪陆离


冬天来了啊

我穿越云 穿越海

感天动地地喊

一阵风狂笑着卷走了

我像呕心沥血地鼓捣

一句新歌的传唱


冬天来了

我跑去擂五脏六腑的厮守的门

它们都在歌舞升平 酒色相遇

没兴趣听我的危言


大兵趁着冬天压境了

以观光者的名义

以白皮书的名义

以救世主的名义

手里拿着看不清黑白的糖


我怎么了 家国怎么了

我该怎么办啊

为什么我哭我喊我叫我挥手

没人看得见 没人听得懂


冬天来了啊

我蓦然回首

原来

我已把自己传递成了冬天

以冰 以雪 以寒风




立  冬

文/姜慧


雪花 是你疼碎的名字

我念一声

就一阵疼


借着炉火的光亮

为你点一粒朱砂吧

在冬的眉心处

点成朵朵梅花

写就繁枝密蕊

瓣香冬心


我思念的故乡

沉默高远

还能不能牵你的手啊

走遍毎一条河流

望尽每一座高山

向着黎明的朝阳

泅渡我一生湍急的奔涌




立  冬

文/何岗


往事被记忆囚禁

绿叶被秋风强行摘走

流水被寒刀斩断


春天的妹妹无家可归

她望着逃亡的云朵说

苍天不会让它亡命天涯


晚秋跌坐在涯边

枯草哆嗦着胡须在抱怨 

这氤氲笼罩着的天气




立  冬

/呼吸


你在电话里跟我

提到了雪

提到多年前

草草收场的秋天

提到你今夏种在阳台的格桑花

它粉饰了整座空城


你的声音

一枚稻草的轻盈

我和日子一样轻瘦   

握住

十月围城的烟火

一场闹剧

刚刚立冬

就被雪埋在尘埃里



立  冬

/月落清秋


我在这个日子等你

最后一枚羽箭已经射出

沉没在海浪的最深处

或者,一座种着花的阳台


我看着你,终结我的以前

像这个世界忽然收回的色彩

所有的旧事都已撤退

我们的日子还有大片留白


我们曾经试图留住一朵云彩

隐瞒一些灼热的过程

对某些夜晚的灰色讳莫如深

那时你的手指余温尚存


或许还可以抹去背叛

抹掉一些谎话

一些来来回回的思量

我们重新遇见

像一朵梅花,在去年的雪里发芽



【立 冬】

文/姜慧


这一天,烟火更浓

炉子上沸腾着老式羹汤

以为,这就是传统了


羞涩的诗人

隐秘地,相约

一场雪  飞鸿无痕

或一枝梅  疏影映窗


多年前,一路向北

干净的冬季

是一排落光了叶子的白桦

是一片寂静的未名湖

是一行冷冽的诗

写不尽,倔强清扬

谁的骨骼,咯吱作响


多少时光,被流水隔断

岁月辗转清瘦

你的追问,迷失了渡口

冬天,还属于那枚

无辜的雪花吗


谁疼着冬的忧伤

不煲鸡汤,不讲养生

请与我,谈谈

依然洁白的梦想


【立 冬】
文/景心

这一天,烟火更浓
炉子上沸腾着老式羹汤
以为,这就是传统了

羞涩的诗人
隐秘地,相约
一场雪  飞鸿无痕
或一枝梅  疏影映窗

多年前,一路向北
干净的冬季
是一排落光了叶子的白桦
是一片寂静的未名湖
是一行冷冽的诗
写不尽,倔强清扬
谁的骨骼,咯吱作响

多少时光,被流水隔断
岁月辗转清瘦
你的追问,迷失了渡口
冬天,还属于那枚
无辜的雪花吗

谁疼着冬的忧伤
不煲鸡汤,不讲养生
请与我,谈谈
依然洁白的梦想

 





”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