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应该害怕一一致我们的法国朋友 by 彼岸


彼岸诗歌    11/15     7117    
4.5/2 




我们不应该害怕 --- 致我们法国朋友  

法国巴黎市中心1113日(星期五)发生多起枪击爆炸事件,已造成逾二百人死亡。博物馆和埃菲尔铁塔都已关闭。尽管如此,周六晚间,无所畏惧的民众仍然聚集在共和国广场。

Darkness cannot drive out darkness,
Only light can do that,
Hate cannot drive out hate,
Only love can do that.
Martin Luther King Jr.

黑暗不能驱除黑暗
只有光能解除黑暗
仇恨不能化解仇恨
只有爱能消解仇恨

马丁-路德-金



豆豆
      ……致我的法国朋友
   
文/麦冬


相信这些飞舞的纸片
为悼念一场灾难
那些描述过的声音
重新开始
重新缓慢走过
重新让你喊着
那些人的名字
重新喊时就会夹杂着大风


我应该站着还是
像一棵树一样
距离你很近
一直都想抱着你的整个忧伤
悄悄出场
亲,叫上我吧
那些需要赴死的场合


你还需要吗
豆豆……远去的背影
我已经虚拟过你的全部
黑色的
红色的
一直都坚持开口的状态
一直都坚持忍受着不出声
大街上
如何横卧着我的亲人


收下吧
收下我的所有冬天
那些你喜欢的
塞纳河
凯旋门
马赛曲
等待着再一次冲锋


【啜泣】
文/胡弦

一直有人出生,带着新鲜的哭声
一直有人攒钱,想把痛苦的心,从贫困的躯体里赎出
一直有人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把一堆木头
做成迎亲的花轿,还是打造一具棺木
死去的亲人,灵魂变成了雪花
在这轻飘飘的雪花中,我们的肉身更沉
一直有人在唱戏,在雪地上踩下凌乱的足迹——他老了
他在教弟子怎样甩袖、念白,和低低地啜泣


【黑色星期五】         
文/苏凤

跨过塞纳河的桥哭泣了
两旁站立的塑像动荡
那晚的枪声惊醒了
圣母院
那伙蒙面的要的什么?
博爱宽容的法兰西
遭受如此血腥暴虐
他们到那里去抢劫人性
苍穹有无数只眼
直视地面游动的生灵
他们身上是否标明了蓄意
让一个倒下的母亲饮恨
曳然终止的时光
生命是截不断的流水
奔腾向浩荡的汪洋
太阳升起之海角
水能了知心的真意
可人早把水给污染
充满诱惑的夜巴黎嚎哭
铁塔下的灵魂一定被震撼了
蒙面的把面具拉下
血衣务须以清水洗涤
背后的伤口如何缝补
如何疗癒....
从此全人类要发出警钟
钟声要平息这段
冤怨相报的历史


          【不要害怕,巴黎】
                    文/陈美


成百破碎红色的脸

和仇恨叫嚣的声浪

依然在巴黎上空

交替着......


是什么?在巴黎大地变得沉静安祥时

将不祥的黑色风暴卷来

是谁?在浪漫的巴黎夜空降下红色的雨


暴戾穿透了巴黎的胸膛

你善良的心给创伤了

世界因你流泪......


不要害怕,巴黎

我们与你心系一起

替你包扎伤口

驱散原始的野蛮


重新

点燃光明




【艾菲尔铁塔的三色火】
文/邹宴

三色火
立场的三色火
利益的三色火

以解读的形式
点亮了地标景观
城市的伤口依然游曳

街道是个懦弱的女人
围困的阴柔里
填充着原教徒咒语的子弹

风,是空气的血
自巴塔克兰剧院吹来
轻声嘟嚷:死亡、复活、再见......

统一战线是一团烟雾
象能翻转的活页纸
以流血的名义畅谈

请记住巴黎圣母院
最丑最聋最哑的人
敲响的最后一记钟声!




【爱的巴黎】
文/红橄榄

塞纳河的流水
已安静很久了
在左岸来来往往的故事
总离不开爱意情怀
直到那片硝烟
在冰冷的瞳孔中蔓延

这暂时习惯了拥抱的城市啊
为何惊恐哭泣
我们都已不能
直面淋漓的血了
尽管
圣母院的钟声里
依然回荡着历史的叹息

恨有千万个理由
以恨的名义毁灭
爱只需要一个理由
以人类的名义屹立

【我不说再见】
--致睡梦中的亲人
文/汪温妮 

我走了
轻轻地走了
在天亮之前
我要道永别
给睡梦中的亲人
我不说再见

我不说 我穿过黑洞
害怕和悲働
也不说 放不下的爱恋
奈何桥已在眼前
端起孟婆汤 走上望乡台
最后再回头看你们一眼

光明推开了黑暗
生活照旧热闹
酒店饭店正常开门
有银铃般的欢笑
喝咖啡 品香槟
再看看五颜六色的文章报道

很好 生活就该这样
世界就该这么强大
生比死更重要
我不说再见
对醒来的亲人
我只道永别
我不要你们像我那样
不要你们有任何恐慌

我信你们
知道保护自己
我懂你们
沉默不代表沉默
遗忘不代表遗忘

我不说再见
我只给祝福
你们要好好的活
这就是我最后的话

后记:小诗献给所有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无辜者,这是我对他们的追悼和致哀!


【巴黎 巴黎】
文/姜慧

天黑前
我必须用一场大雪来掩埋用错的表情
天亮前
我必须用一阵寒流冻住一个背影

巴黎 巴黎
所有被你哄过的花朵 青草
都收起了歌唱
所有的蝴蝶告别了翅膀
白色纷扬

今夜
摇落所有的树叶当纸钱
为深色的浪漫 涂上口红
典给冬

我要为不弒刀枪的埃菲尔铁塔
洒下巴黎圣母院的圣水

朋友
等一等
请听完我的祭文 
再安心上路
朋友
等一等
等地藏王历经百千万亿的阿僧衹劫度空地狱
你再返回人间来

巴黎 巴黎
请你涨满爱情沿塞纳河向西
斟满红酒沿四季向西
唱响马塞曲从凯旋门向西
在卢浮宫洒下满天花语

以法兰西的调式
给黑色背上翅膀
给白色印上红唇



【巴黎 ,别哭】
文/红雨(美国)


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
这一张快要翻过的日历
掉进了潘朵拉的盒子
疯狂的子弹和爆炸
撕裂梦幻城市的夜空
魔鬼和幽灵从打破的天窗跳下
鱼贯而入 跟十一月的寒冷
恣意施虐在大街小巷
醉眼朦胧的巴黎
在撕心裂肺的剧痛中痛醒
世界再次震惊魔鬼的暴行


这是一个悲愤的夜啊
从9•11到11•13
为什么罪恶的屠刀
一次次的屠宰善良
为什么幽灵总穿着
只露眼睛的黑色长袍
为什么魔鬼总玷污
真主安拉的圣名
为什么灵魂的救赎
会以屠杀的方式开始
为什么地狱和天堂
就像心脏的两个心房
只隔一层纸一样薄的墙
••••••

这是一个悲痛的夜啊
索菲儿铁塔在凄风中飘摇
巴黎圣母院在血雨里哭泣
痛失亲人的人们哭了
无数普通百姓哭了
罗曼罗兰哭了
卢梭 莫里哀哭了
巴尔扎克哭了
雨果 梅里美哭了
大仲马小仲马哭了
福楼拜 莫泊桑哭了
••••••
圣母和基督哭了
默罕默德哭了
释迦牟尼哭了
人类哭了
我哭了

巴黎,别哭
你别哭啊
别哭 




【我想,给巴黎】

文/月落清秋


我想留住一轮夕阳

或许它一直亮着

咖啡就可以仍然温热

黑色的夜晚就能永不降临


我想抱着,抱着一只盒子

温暖那些冰冷的金属

在那场狂欢背后

拦住一支举起的枪管


我想擦去一个日子

擦去一段惊惶的梦魇

河水或许可以不必涂色

不必痛哭失声


我想安慰一只悲伤的手

一张黑白的照片

和你一起等待黎明

叫醒所有沉睡的钟声



【巴黎不要哭 】
作者 Janet Chan

法蘭西的國旗垂下,
藍色憂傷地默哀,
白色感同感身受,
紅色痛苦,
人們驚呆了,
巴黎遭受了恐怖襲擊!
2015*11*13*一個恐怖的日子,
世界上每一朵花都憤怒了。
不是信仰的不同,
是魔鬼在發瘋。
迎戰!
點燃蠟燭,
先安慰死者的靈魂,
再點亮所有人內心的光亮。
不必畏懼黑暗,
蠟燭如火海,
燒焦魔鬼的大氅。
藍色昂起頭顱吧,
白色吶喊吧,
紅色的脈搏有力地跳動,
巴黎不要哭。
太陽必定冉冉升起,
照亮所有的生命,
美好的生後,
繼續。

2018*11*15*Sunday


【为法国伙计祈祷】
文/陌青

伙计,MSN上的头像
黑了三天
法国的夜这样漫长
你,还在沉睡
梦里有我了
你开始学会贪婪的沉溺
那我会让你哭
你能做的是:把梦撕碎

伙计,对于你
我甚至遗忘了“遗忘”
土木楼上演的《情人结》
应该都投进梦溪湖了
一封封的书信
从左边读到右边
你,还是高过我一头

伙计
新出的日,异常的柔和
清晨里,我把祷告挂上去
如同我们读书时的虔诚
光芒会洒在埃菲尔铁塔尖
即便没有我的陪伴
只要你来,世界也会安宁的

不应该害怕 --- 致我们法朋友  
我们不应该害怕 --- 致我们法国朋友  

【传说中的死谷】
  ------写在巴黎11.14之后
  文/海石,作于2015年11月15日
  
从死亡谷中穿过
乌云是一簇簇火车
带上刀枪、雷电和人质
漫上黑色塞纳河

星期五抽打陀螺
已将凯旋门踹破
艾菲尔的夜心
也于塔顶堕落
人在谷底荒漠

我这样远远地眺望。死亡
她从远方飞往远方
我如此沉默地呆坐。头颅
是石头内部的雕塑
眼前挥散不去的毒雾
是翻滚的柔肠。在哭

死亡谷上不死的生物
一直地痛苦
她来自远古


【在巴黎。我想你】
  文/海石

世上有没有一种高度
能同时拴住
你美丽的身影
和晨钟的钟情

人间有没有一种硬度
能同时讲述
你勇敢的坚韧
和蓝天的天真

在塞纳河
流淌着歌
我是属于艾菲尔铁塔
一撇一捺。象个男人
高耸入云
钢骨为筋
制作心形的喜。或者
皇冠般的华丽
一切 因你
因为 爱你


【我害怕我悲働我愤怒】
-- 以此小诗向巴黎的无辜死难者祈祷和致哀
文/汪温妮 

我害怕 好害怕
此时 此刻 黑暗
树在寒风中发抖
上牙击打着下牙
我在颤抖
心脏停跳 有血流下

有血流下
干净的香榭丽舍大道
心脏停跳
是我的血 你的血 他的血
滋养生命的血 在凝结
好多的血 好多
激荡情怀的血
在干涸 在变色

我怎么可以 这样走
我悲働 好悲働
儿子在悠然地听音乐
女儿还在梦中呼唤我
为了一场音乐会的美妙
我就遭了黑手 死神的手
我怎么可以走 就这样的走

连他和他们 也没有逃脱
我愤怒 好愤怒 魔鬼
难道你们没有 看到这满头白发
难道也没有 哺育过你们的父母
数数脸上的皱纹 手上的老茧
腿都弯了 背都驼了
还不能安享 一顿
一顿宁静的晚饭

没有了 我害怕
好害怕 丢失了我的亲人
在巴黎的 共和广场
面对魔鬼和疯狂
手上没有自卫的武器
勇敢的卫士还没有到达
我只是上班下班的公民
我只是养家糊口的百姓
我祈祷过和平 祝福过你

魔鬼 我愤怒
真的好愤怒 你们如此邪恶
没有一点点人性的 邪恶
你们害怕 不敢面对勇士和英雄
只敢 对手无寸铁的人下黑手
恶魔你们曾经有过爱吗
我怀疑 你们关爱过儿女
我怀疑 你们心疼过父母

父母的心 悲働
好悲働 心在流血
他们教过我读缪塞的诗
欣赏过莫奈的莲
从没教过我用机枪和子弹
说仇恨 可以化解
我信了 一直在相信
仁慈可以迎来阳光灿烂
可是 可是 现在
我在流血 我死也不闭眼

我要呼唤 再一次呼唤
巴黎 炭火上的巴黎
还我 父母和儿女
巴黎 流血中的巴黎
还我 音乐和红酒
巴黎 哭泣下的巴黎
还我 橄榄和白鸽

是上帝的预言 保护神
您是否知道 您的儿女
跌入了痛苦和黑暗的深渊
我向您祈祷 再祈祷
以您滋生万物的神力
给巴黎一把解除困境的钥匙
给世界一束穿过黑暗的光
我祈祷 祈祷正义战胜邪恶
我祈祷 让我再次相信爱的力量
让我们每天都看到温暖的太阳

2015.11.15. 汪温妮 写于 布拉格

                     【百合】
                      文/秋雪

如果
轻语欢笑的咖啡馆里
柔和的灯光依旧

如果
黑白分明  灵动的琴键
在音乐厅澎湃响起

如果
我们还能在风味餐馆
仔细品尝  异地的美食

埃菲尔铁塔不会哭泣
卢浮宫不会休眠
一切悄悄行进

巴黎圣母院开始祈祷
那个幸存的人儿
举起圣洁的百合
期盼和平之爱




【巴黎黑色星期五】

文/李东


沉雷滚滚雨如铅,
黑血凝风噩梦悬。
恶似豺狼双目火,
命如细柳一丝烟。
凶徒悍猛拔枪快,
蓝盾嵯峨筑垒坚。
喋血巴黎殊死战,
不辞魂赴夜台泉。





”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