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表达】苏凤诗歌品读 作者:老木 by 彼岸


彼岸诗歌    11/24     7022    
4.5/2 




苏凤 


灵魂的表达 ——苏凤诗歌品读

作者/老木
  

早就在多个诗歌群里注意到了苏凤带些清高意味的短诗。依据自己的直觉,我料想作者一定喝过洋墨水,因此有些与别的诗人不一样的感悟。

后来在诗歌群里接触得多了,逐渐知道她是出生在越南、在台湾读书,曾在欧洲生活和工作,最后移民到加拿大的华裔画家和诗人。再后来看了甘遂和另外几个诗评专家的评论才证实了自己最初的感觉了解到她作为联合国的公务员有使用多种语言长期在联合国工作的经历,不仅是画家、诗人而且还是作家和歌手,出版过自传体纪实小说《自由的灵魂》和几本华语和双语诗歌合集,并举办过多次高规格画展 …… 集这样多的才艺于一身,恐怕除了先天的悟性与技能之外,一定与她的生活轨迹和教育、工作的丰富多彩以及勤勉努力有着不可区分的关系。

有人说,人类生命的多种表达形式中,诗歌(情真)、歌唱(声善)、绘画(形美)是最原始、最贴近生命的表现形式。也是与灵学、神学和哲学最为接近的三种形式。

恐怕没有人肯定,人类早期的图腾崇拜活动中的表达层次是不是声音一定先于图画,但语言文字在二者之后却是可以肯定的。也就是说,歌唱和绘画是书写的基础性训练。

当我们知道苏凤可以同时用这三种最古老的表达形式展示自己的感受、思考和领悟到时候 ,难免会对她的天赋、机遇和勤奋暗暗羡慕和赞赏。

我们知道,无论歌、画、诗哪种形式,都是生命对本身、对生命之间、对生命与环境之间各种交错关系的感知、思考(领悟)和表达。也就是说,相对于生命的感知和思考,歌、画、诗都是外在的却是与生命的内在牢牢联系的觉知和思考的外溢。因此,如果我们把生命对外界的觉知和思考能力称作灵魂,那么,苏凤的歌、画、诗就有了被表达的同一对象——她独特的思维方式和成果所展现的她独特的灵魂。这样我们就容易理解,苏凤为什么能够在几个方面都会做出成绩,展现出自己的才分。

苏凤自己这样看待诗歌:“诗与感情有关,(与)生活后的升华有关,(与)如何看待世界有关,(与)如何以文字和影像表述有关,与灵感有关。把诗写好也要读书和写作经验的累积……”“有说艺术是上帝借人的手来描绘人生。诗是心灵的歌声。”“诗, 夜深人静时的自我反映……”

正像“文如其人”的俗话所说,通过苏凤对人生感悟的诗歌表达,细读苏凤的诗歌,会隐约发现她思想和情感的悸动。看到她跳跃的思维所留下的思想闪光点和情感空间以及对人生和这个世界的看法。

道家的黑、空(玄、无),与佛家的放下(空、无)的典故与“明日苏醒”的诉求搭配得相得益彰。用了阴阳、有无轮回这样沉重的传统哲学理念做铺垫,来展现轻盈的、飘渺的像花瓣一样的追求;用轻重大反差的搭配,来表现自己所面对的不可违拗的社会背景;用她微弱孤独的生命坚强地守护着青春般的心,呵护着自己心中那盏黑暗处的明灯,并用它照亮自己的心灵。


苏凤的许多诗歌有一丝淡淡的忧伤,甚至渗出些许伤痛:
 
不曾海誓守候至山盟
银发映月
岁月何曾留声
我如落叶
梧桐不惜埋我

……
出自(《神伤梧桐》)


 
二十年前
悠长的树荫埋葬了你
鸟已高飞
父子之情贴近晴天
寻访故里
春泥白雪模糊了碑文
快乐的雪花
只在你生前开过, 苍白的
雪花每年此时这里开

出自(《探坟》)


 
字里行间爱情亲情的美好、向往与无奈在淡淡的景物描写、比喻和借喻里若隐若现,带给人似隐似现的寥落与沉寂情绪。

苏凤的诗歌有一重音乐的节奏感。或许与她善于歌唱有关,他的许多诗歌有明显的歌唱节奏:
 

微曦 花与鸟一起倾听
静  融合了我。沉香
物与物间 不再摆荡
梵音洒向海面  林间雨滴
空与空间  小提琴睡醒

出自(《海上。倾听》)


遣词造句之间,苏凤在自己诗歌的断句、结构上,应该是有意无意地运用了自己的歌唱天赋。让读者在忖度她的诗歌时,可以感受到她生命的歌唱状态和节奏。
  
苏凤的诗歌常有层次清晰的画面感
 
我想和你环抱一棵
生命的树
每年扩展一个圈圈
……

出自(《抱着年轮》)

 
那层薄薄的雾
渐散
明亮了点天窗
枯萎了点树叶
那枚圆满的月在
西边浮现

出自(《初秋》)

 
苏凤的诗歌有满 腔的缕缕柔情:

指尖把我移往向阳的一角
薄如纸的生命此刻呵出
一声柔丝般的呢喃
温煦抚摸 花瓣为床
……

出自(《花上》)


 
濃濃的夜
隔着山岚
淡淡的愁
白玫瑰陪你挥笔作画
青苔爬满窗台
老師,你吹熄了灯
墙上留下几句
給花的短语

出自(《白玫瑰》)
 

之前,我对苏凤的情感生活经历无从了解,但是从她的许多诗歌中,常会感到缜密热烈的情感。苏凤许多看似清淡的画面式勾勒、咏叹式陈述里,都带着她深厚的留恋与怀念,带着她隽永而沉重的感情。直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收到他托朋友婉转带给我的自传体小说《自由的灵魂》才更多了解她一直缺乏安全感的曲折的身世,了解到在她历经磨难的人生经历中,音乐、绘画、诗歌和后来的静坐禅修,是她逐渐找到生命自由和内心安全感的生命伙伴。

更巧的是,几天后在镇江的诗歌会议上碰巧见到了这位内秀含蓄的多才女子。有幸聆听了她独特节奏的朗诵和沉稳女低音的歌唱,见了他手机里保存的画作和她独特取景观察的颇具审美趣味的自然风光照片,心里总算对事先发给她的品读她诗歌的草稿中那些猜度成分放下了心——用她自己的话说是:“老木没想到你写得这样准确”。或许人们的内心本是先天相通的,是我们后天的积累影响了我们本来纯真的天然联系使得我们疏远。果然在后来, 我们就生命、哲学方面的人生感悟谈话中,有许多相互认同的地方。

总览苏凤的诗歌,更多的是禅修意味的淡然与宁静。一如她的画作,广大辽阔的偏冷色调的背景上,用心零散点缀些不张扬却不可或缺的鲜艳花朵。她用心把激荡的情感在宁静的心中巧妙地加工处理,然后让它们以看似平淡却以跳跃闪烁的小火花的样子,以矜持收敛、蕴藏心曲又颇具玩味的形式展示在众人面前。

当人们欣赏苏凤的诗歌和画作时,得知她只是前些年才“正式”重拾作画与诗歌创作后,无不对她的功底和眼下的成就另眼相看。也就对她诗歌的突出特点也算是不足——意象跳跃转换幅度大、读者常会跟不上她的空间和时间转换步伐而感觉诗意有时不够连贯明白原因了。

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静修善思,贯通歌、画、诗三界,又勤奋努力的苏凤,一定会更好地把歌唱、绘画方面修炼的自然协调、浑然天成的创作能力在诗歌方面展现出来。相信她将会带给我们更多、更美的诗歌作品。


老木和苏凤合影

11-2015


诗人简介

苏凤 (Fung Sou)画家,诗人,歌手。加拿大华裔。前联合国公务员。2011年中国当代艺术家文献画家之一, 绘画以“灵之美” 著称国际艺坛。加拿大魁北克华人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的世界华语诗歌联盟会成员。2014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其自传体著作《自由的灵魂》。苏凤作品见2014年 加中双语诗选《一根线的早晨》;2015年 北美双语诗选合集《彼岸花开》; 线装书局《花弄影》十八才女诗选合集;福建的《蓝岛》诗选集;北京世界华语诗歌联盟的《 当诗歌遇到互联网 》诗选集。






编辑按:”彼岸推荐”专栏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