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冬诗歌印象之一:【陪你一刻的孤独】 作者:姜慧


彼岸诗歌    12/02     9929    
4.0/1 


 



陪你一刻的孤独
麦冬诗歌印象

作者 /姜慧
  

 麦冬是个工程师,建筑心灵的造境高手。他造出了天使之城。在那里,"光抬着光,站满广场",灯火和人一样可以穿行,那些沉默的事物,都被吹了一口气,活了起来,自由自在地走动,自言自语,深情歌唱。而走进城的"芝麻开门"的咒语,就是被声大喊着的那个名字:"麦冬,麦冬!"
            

 今天是一个周末的午后,茶的芬芳氤氲在我写给麦冬的一封长信里…
我与麦冬素未谋面,只是通过网络读过一些诗人的诗歌。想象着诗人应该是位女子,温婉细腻,安静地坐在我对面,捧一杯茶⋯⋯我甚至想象着一个凹凸有致的背影,削肩低眉走过长长的雨巷。没带伞,却步履轻盈,不慌不忙。仿佛雨只是音乐一样奏响在天空,仿佛麦冬是位红尘永远淋不湿的女子⋯⋯多么闺蜜范儿的想象啊!我甚至经常把麦冬发群里的一首首诗歌转发给闺蜜,在末尾还特别加上备注:作者,系我的女诗友麦冬。
无意打开一个诗贴,赫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带着眼镜的男子,斯文而温和地笑着。

我读的诗少,对中国诗坛完全不了解,只是今年初在海南度假,开了手机微信,打破了一直无网络无电视的城市农民生活,女友文芳当天就把我发配到了【诗歌部落】。从那天起,我每天都在努力学习赏读群主麦冬的诗歌。开始时很自卑,像尾潜水的鱼,不敢在群里冒泡。但天天坚持读诗,读得昏天暗地,不知今夕何夕。后来渐渐熟络了,也敢厚着脸皮贴上一首凑个热闹。群主麦冬像个宽厚的家长,总是给后学点赞。

看到麦冬名字背后的麦冬,我心里被这个意外轻轻撞了一下。诗人一如既往悄悄地安静地存在着,仿佛不敢响动,生怕惊扰了谁;不敢深看,生怕惊醒了一个正在进行的梦,笑容谦和,连手都小心翼翼地握着,不想占地儿似的躲闪着,支支吾吾着那一句每天都准时的问候。麦冬给我印象最深的表情,是作为群主的他常常在群里,早晨拿着大铲翻搅着做一大锅早餐,晚上我们都困得一次次打瞌睡了,他还精神着。一如他的诗歌,充满温情温暖,把读者轻轻抱着,像是叼着幼崽的狼妈妈,不敢深叼,又不敢放下。
            
(二)

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亲情可以选择,我想活在麦冬的诗意里,做个诗意的女儿。他会在意我小小的委屈,举起温暖的大手,一遍遍擦试我将要溢出眼眶的泪水,他在我的左侧坐着,默默地,然后在身上各个兜里翻啊翻,找出那块藏了很久的糖,给我的苦痛裹上一层可以轻轻忘却的糖衣,然后一遍遍帮我回忆片段,重复细节。接下来,再默默地递给我一盘水果:带露的小草莓,挂着霜的葡萄,透明的红苹果⋯⋯在我的左边,默默地看护住我。

 他还会给我讲那个老掉牙的故事,一遍遍重复我最喜欢的章节,一遍遍重复我最兴奋的场景,甚至反复用他特有的那个措辞,那个套语。我喜欢麦冬静静的陪伴:不批评,不建议。

麦冬的诗歌,拿去了那些有重量的东西,只轻轻地扶过,却绵绵密密。有丝绸般的质地,如小夜曲那般娓娓道来。仿佛他,不争不夺只是默默地陪伴,却抵挡了红尘中多少刺骨的寒风,多少见血的刀光剑影。

 (三)

细想起来,麦冬诗的建筑材料很简单,只是一些明亮温暖的色彩,即使"悲愤时"也只是"我紧握泪水",所以那里还是个安静的城,适合为天使造梦。头顶画上了天空、远方,画上了高高的信仰,还有那么多"不知寒凉的愿望"。尽管麦冬只是将它们"泊在纸上",读者却已经窝进了诗人的臂弯,得到了片刻安歇。

作为一个造境高手,麦冬熟稔于意象的运用。一个好画家知道,要把云朵当成沉重的石头画,把石头画成轻盈透亮的云朵,把山画成奔腾的水,把树画成风的模样,这就是诗意的笔触。意象就是在一个个看起来毫不相干的事物上,发现密切的联系,刻画出同体的本质。就这样,诗人把那些幽隐在内心的画面勾勒出来了,同时勾沉出的还有诗人和读者那些鲜为人知的潜藏于心灵深处的热望。意象与本体之间的反差越大,能造出的境就越大,也越是能圈住人更多的意识,就这样,在诗行中,麦冬以王者的身姿高举着火把,我们被他一路引领。

麦冬的诗歌中,虚实切换的逻辑,大量运用了类似电影的手法,将一个个片段像一种情绪似的随意闪回,中间断面却是一个个悬崖峭壁,里面涌动着惊涛骇浪。他布局奇绝,意象陡峭的外部格式下,平铺着最柔软最平和的细腻温情符号。多像他的人!貌似小心谦恭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多么狂野的内心。
诗人麦冬,分明是一个阴谋家啊!

他刀凿斧劈的千仞立壁,在上面安置了一直追随他的忠实读者。麦冬,读者把性命交给了诗交给了他,他却把读者置于风口浪尖,让人在绝处自求生存!

之所以看了麦冬的诗歌便欲罢不能,象中了毒上了瘾,是因为在这场文字撕杀中,他玩的是不露声色的在平静中的生死,是踏雪无痕,兵不血刃的那种冷静。这样惊心动魄的角逐,却掩藏在了他极为平缓的语气之下。

如果麦冬是一个杀手,我猜他一定是精于布局的冷面杀手,尽管看起来,有几分温热的无辜的表情。

换言之,麦冬诗歌的横段面切出的极大空间,既给了读者生存的宽裕环境,也给了他自己活下去的余地,正所谓"势不可用尽"。诗人造的城,不是供他一个人住的,读者有路诗人才不至于绝境 ,城中最曼妙的风景,也正是淡定与从容。这是一场和煦的造境,不仅让读者在诗中住下,还在诗中生出并长成了自己的诗。模仿麦冬诗风写作的人,像蒲公英撑着小伞,遍布在有华人的地方。

但是,很多人模仿了那种语言风格,却总仿得捉襟见肘,不知所言。因为抓不住的是诗歌中的诗家魂。那是标了姓氏的骨子里长出的、难描难绘的风骨。

  (四)

中国人有不信仰佛教的,有不信仰天主上帝的,但是,人人信奉家教。这种家教熏陶出来的信仰,造就了一个诗人的诗格高度。而诗格恰恰又来自于对所有存在的尊重和敬畏,对所有事物的耐心,这是模仿不来的。寂然沉思,不是寂寞;毅然前行,不因为冷漠,那是泰然担当,是用心跳应和出来的天使之城的呼吸节拍。

对于我来说,一个从未谋面的群友,是无法把麦冬和他的诗歌区分那么清楚的。我看到的是麦冬努力感念美,在悲伤中寻求光明。他努力把世间的繁杂慌乱和苦痛变成文字播种,长出静谧中的激情。如风过水面,雁过长空,告别本无一物的虚浮尘影。

我也怀着一颗朴素的心,和文字一起出发了,在诗歌中修行。


《天使之城》
作者/麦冬

梦似乎刚开始
你的街上
撒满花玻璃
光抬着光挤在广场

门外
颜色活着
火焰也活着
你让我把童话
说给你听

你说你翻过一座山
就能看到海
能看到扁舟上的孤人
也许还能看到我的前生

我这里的花越开越多
越开越落
我经历着季节多大的悲
看人间
灰飞烟灭

     (2014年6月20日)

《点灯》
作者/麦冬

我一直想把灯
点到一座山的内部
让树的根
化石的鱼
过一个有光的夜晚

点到一些人的心里
举到最高处
让回忆的事
想念的人
找到回家的路

我要点灯
让真相安静说出来
幕后黑手
让裹着疼痛的人
在灯光下放声大哭
(2015年5月21日)

诗评--姜慧: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茶道协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吟诵协会理事。曾任人民日报《大地》杂志社记者部主任、专栏作家,《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编委、《中外医院院长》杂志社总编;曾与三丫一起创建了“中国红罗女团队”,共同担任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星空下的女人”栏目嘉宾主持。著有个人诗集《茶般若》、《可不可以走出时间之外》。与三丫合著《女人犹大》、《做你想做的魅力女人》等。


诗人简介


麦冬,诗人,现居西安。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十四部作品集在港台澳英出版,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音乐作品:电视连续剧《一起走过的日子》片尾歌《走了》词作者。




编辑按:”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