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诞辰我想你】麦冬诗歌品读 作者:昂格丽玛


彼岸诗歌    12/15     8320    
4.7/3 

 




你的诞辰我想你 ——麦冬诗歌品读

作者/昂格丽玛 
  

[你的诞辰我想你]

文/麦冬


误写一个熟悉的汉字
居然有水
居然让我想起你
例如艺术
例如大红色的布景
你居然从后台出来
你说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


我终于想起你
你的诞辰
那些红彤彤的火炬
沒有离开现场
瓷器
头颅
脚印
我们应该记得小时候
我们的书包
藏着多少把刀剑


我记得你的名字
水晶般的透亮
天空的上方
依旧铺满光芒
叫我吧
我要活在丛林里


那个时候
我们可以变熊
多么光滑的下午
我们坐在花朵旁
想象着剪刀石头布

 

麦冬的诗歌惯用第一人称“我”来完成,大多表现为诗人的在场性,读后感觉温婉亲和。诗现场就是诗磁场,《你的诞辰我想你》这首诗,“我”直接与诗中的人物“你”对话,从而抵达心灵深处的交流与沟通。题目中“诞辰”一词,在汉语中是对所尊重的人生日的尊称,指出生的时辰,(即出生时间)。

首先,我很佩服麦冬一首短诗驾驭一个宏大主题的能力,完成对过去时代的回忆和追溯,这种架构下的抒情方式是不太好把握的,但诗人麦冬大胆运用隐喻突破了这个难度。

《你的诞辰我想你》是诗人麦冬的一方诗天空,明净而深沉,用隐匿情绪而抵达诗意。这首诗是对大背景之下碎片化了的记忆的深度追思,是诗人怀着崇敬的心情对一位逝者的怀念。诗歌通过对中国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回顾与倾诉,从而寄抒情于写实之中,让人读后有与诗人在场之同感。诗人随意涂鸦或者书写,正如诗中所述:可能误写过这个带水的汉字。究竟是不是真的误写,谁也无可猜度,我认为这是诗人故意在诗歌的开头撒下的一个魔幻或者咒语或者导语,故意将诗中人物“你”带给读者。这个“你”也许是诗人经常怀念的一个人,为此,诗人倾其情感,尽情抒怀。

不难想象那个“国度”或者“时代背景”,是一个被意象所笼罩的时代,犹如艺术一样,总被涂抹成大红颜色。因此,那个年代,无论男女老少自然而然地崇尚红色,红是精神所需,红是植根于精神世界里的代表色。这种颜色,常常又被人们镀上一层金光而显得十分耀眼,红的象征意义在那个极为特殊的年代发挥着它超乎自身强大的隐喻性。譬如诗中的“你”从“后台出来”,犹如一轮红日从云层里跳出水面,无比壮阔的景象很容易让人想象那个人的博大胸襟,因此,呼唤暴风雨,呼唤来得更猛烈的风云气候。诗人借用这句人人都烂熟于心的前苏联作家高尔基《海燕》中的名言警句做第一自然段尾句,具有独特的杀伤力。然而,被裹挟在这场风云中的人们,有的带着镣铐舞蹈,有的则在大浪淘沙中被淹没。"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即是对海燕的考验,也是对“海鸥、海鸭、企鹅”等胆小者的考验,那个火红的年代,催生了一大批海燕式的风云人物。往往站在历史舞台背后的人,更善于指挥或者鼓舞生死决绝中的时代先锋,甚至卷入滚滚洪流之中。在“你”的诞辰之日,一百年弹指一挥间,历史已经翻去陈旧的一页,但因了诗人的一个“误读”的“汉字”,又将记忆从漫漫长河中拉了回来,然后抖开了一层层包袱,使一首短诗产生了戏剧性的效果。过去的历史和当今的事物杂陈,让"我"想起了诗中的“你”和“你”的诞辰,还有那些刻骨铭心的“火炬”。是的,“火炬”这个无比光辉的象征所完成的历史使命是不可估量的。艰苦卓绝的历史,国家命运以及那些抛头颅,洒热血不惜牺牲的英雄前辈的坚强无畏、英勇善战的英雄群象的光辉足迹等等,都无一不打上红色记忆的烙印,红色犹如在娘胎里就注入了我们的灵魂一样挥之不去。
      
诗人麦冬在那个年代可能正值咿呀学语,在红色年代里完成童年时期,注定要加盖红色记忆的印章。譬如,我们书包里稀缺的读物都带有红色的烙印,除了战争,就是阶级斗争,要么就是“语录本",好不容易有一本故事书,里面也免不了那些刀光剑影。
        
"你”的名字,除了水晶般透亮以外,位置一定在天空的上方,依旧铺满光芒,多么响亮的名字,多么富有时代色彩,充满浪漫主义幻想。

那个年代,红是人所向往的颜色,红是让人内心变得无比强大的力量,甚至,每个人都想使自己变成红。这是一种多么崇高的奢求。诗人麦冬写到:“叫我吧,” 这何曾不是一种强烈的呼唤甚至呐喊。“我要活在丛林里”,那个丛林是一个虚设的国度,是一个有着无比自由的广阔空间。在诗歌里,诗人这样写道,“我们可以变成熊”,变成一个自由人,在“多么光滑的下午/坐在花朵旁/想象着剪刀石头布”。这是一个充满幻想的结尾,也是诗人在回味之中,让自己的空虚与自己的灵魂发生碰撞和决绝的诗意留白。


麦冬是一位理想主义诗人,他总是将宽松自由的童话般的想象,寄情于诗歌创作中,追求诗歌充满空灵通透和幻想色彩。在这首诗中,诗人构思巧妙,通过大量隐喻完成灵魂对话。可想而知,童年记忆对一个人的成长所产生的影响是无比强大的,一个人成长的社会生态如何,是直接影响其一生的催化剂。许多时候,时代的记忆如同雾霾,会让一个人产生压抑和不适,积怨已久或者深藏于心的愤懑,迟早都会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去抒发出来的。

不难想象,那个年代的社会生态给人留下的记忆,是挥之不去的,诗人麦冬的成长史和心灵史如同烙印般深刻,当我们带着某种凝重的情感去怀念过去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不可名状的阵痛。

读这首诗的时候,我隐约感到诗人麦冬的创作状态。《你的诞辰我想你》一定是深思熟虑加理性思维加厚积薄发的产物。由此,我想象着诗人麦冬诗歌的美学;想象着诗人浪漫情怀的喷发;想象着诗人因内心世界的丰盈而成就了他笔端富有的张力。

《你的诞辰我想你》,看似寥寥数笔但又不失厚重,读后,无论从精神世界或是心灵深处,都会有一种颤动,都会被一种无比强大的东西所震撼,同时,也总让人有一种归属感。由此,从麦冬的诗歌里,让我寻找到真善美的最佳途径……


/昂格丽玛


昂格丽玛:(汉名:高朵芬)内蒙古作家协会评论家协会、电影家协会会员。内蒙古“索龙嘎"文学奖得主,草原文学精品工程重点扶持作家,内蒙古作家协会签约作家。诗集《芬芳流韵》、《涂克冬.庆胜文学评论集》分别被中国少数民族文学馆、内蒙古图书馆收为“馆藏作品”。作品入选《草原文学:传奇草原》,《乌兰夫纪念诗选集》精装本。《父亲》获“草原文学奖”,著有诗集《叮咚水》、《芬芳流韵》等。


诗人简介

麦冬,诗人,现居西安。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十四部作品集在港台澳英出版,作品入选多种年度选本。音乐作品:电视连续剧《一起走过的日子》片尾歌《走了》词作者。





编辑按:”彼岸推荐”专栏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谢谢理解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