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我和冬天有个约会】,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边诗缘


彼岸诗歌    12/20     7382    
4.5/2 







❄❄❄有一种爱是无花的蔷薇,永不败落,即使在寒冷的冬天,雪花飘零!❄❄❄



【取暖】

文/陈联松


夜越睡越单薄

空气之冷幽深而无止境

后院的壁灯以菊花的颜色

在墙边四季海棠上如水过无声

西沉的满月让白桦树更白

让远处几株红松更红

你喜欢的流浪猫

在落地窗外从从容容走过

冬夜之幕

被猫静静地暖开了一道缺口

此刻

我的体温是最高的温度所在

因为有一半的热度源于你



【如果】

文/陈华


这更像一局游戏

如果云层没有遇到雨

如果松柏没有流出泪滴

如果落雪

还没有把天空哭成蓝色

如果我还没有站成笔

并在生命的纸上 一遍又一遍

修改自己 

那么,我便不会

向一场爱情

低下半生的高傲

举起白旗



【离去】

文/陈华


于是 雪花不再开

十一月的风只剩半窗

从一场碎梦里醒来

脸上还带着湿度

轻风路上人影摇晃

失落的我穿过小径

小径上早已铺满失落

风只是风而不再是思念

这一程写满了结局

脚印离开最后一片残雪

我像极了这个季节

在一汪水里

成了谜



【黑白暖】

文/陈华


一个夜向深蓝远行

脚步再轻些

枕头上还熟睡着梦

这一程

暗黑举着星

风还在呼喊

眼里关紧夜来香

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渴

不远的路口 期待遇见

和你对饮这场风雪

没用完的夜交给明天

有些笑容是最美的诅咒

思念一直被思念

睁开眼

这一切与秒针的嘀嗒无关

这美丽的清晨,急需

一个拥抱

推开窗 有风袭来

东方正捧起温暖



【雪】

文/梦雪


天空正式而热烈地向大地撒盐

岁月更迭 季节交替变迁

雪花纷飞了温暖的诺言

轻盈地飞舞盘旋

一地洁白覆盖了相思缠绵

“拂了一身还满”

如此深情而又缱绻

一朵纤尘不染的娇颜

摇落谁的心海波澜

雪卷起的浪漫

潇潇洒洒的嫣然

在天地间

演绎着一场绝佳的从容和淡然

风吹起的花瓣

染成多少淡雅优美的诗篇

穿过时光的柳帘

在缤纷的河畔

遥望明媚的安暖

诗意的清欢

是前世堆积的思念

是今生不舍的情缘

徘佪的一帘幽梦温婉

柔软了你我的心田

融化的晶莹水滴轻轻舒展

许下今生美丽的誓言

执守深深的眷恋

雪作的灵感

将功利之心抹淡

让浮华越走越远

谁不愿

与雪相伴

绵白的静美飘过眉弯

令人流连忘返

即便人情会瞬息万变

即便落下的雪有一些散乱

锦瑟流年

也会幽香整个世界

不会躲掩

云卷云舒很慢很慢

人生了无遗憾

把沧海桑田

留在了昨天

刺骨的寒

也是云烟



【季节的遐想】

文/梦雪


当最后的秋叶

和一场雨约定汇合

我便知道

又是一个秋天划上了休止符

当往事的画墙

在时间深处沉静

风中的歌

重绕在初冬的边缘

布下了绵绵落不尽的局

我便知道 

那些年少时光

那些时光深巷里的远方

回不去了

光阴渐渐老去

我却愿意

以欢颜度过四季

以一朵花的姿势

与岁月相拥

桃红柳绿已开在春上

我借一朵明媚的暖

乘着风的翅膀

穿过冬季飞向春暖花开



【初冬雨思】

文/梦雪


雨一不小心踩疼了阳光

就把晴天淋湿了

季节只在深秋转了一个圈儿

冬天就来了

我坐在初冬的门槛上

遐思

沿着梦的街道

把云朵扯下捏成糖

静守一枚甜蜜的约定 

等待雪花飘落

亲爱的少年

雪飘的时候

请带着珍藏的花香

写一首灿烂的小诗

给你最爱的姑娘

然后一起

倾听命运开阖的交响曲

倾听雪落下的声音



【冬的序曲】

文/ 梦 雪


冬的序曲

已经拉开了大幕

我端坐在时光的门楣

看蓝天白云

听小鸟歌唱

心里藏着喜悦

一束光 也会耀眼

一盏灯 也是温暖

我的笔写不出寂寥的字句

我的眼也装不下一滴泪水

我的心更道不了半点沧桑

只有

在不老的清宁岁月里

写满唯美的诗香

灵魂深处的对白

穿过诗经的在水一方

一转身

便邂逅了明媚的千年绝唱

木心说:

“岁月不饶人,我也未曾饶过岁月。”

就这样

将清清浅浅的暖意拥抱在怀里

轻轻的问候

问候命运给予的大好时光



【那年,梦里的一场雪】

文/梦雪


那年的一场雪

落在了梦里的二月

落在了我的眉间与发髻上

一地洁白将天空照亮

芳菲的春天

还在一枝瘦梅上仰望

年轮轻轻地荡漾

光阴的厚度越过向南的窗

抚摸纯洁的年华

走入深巷

素净时光

正起舞飞扬

那是一场怎样的盛大

我该如何描绘满腹的篇章

一平一仄的韵律宿命一样

把温馨的日子收置于手掌

明眸的中央

生生不息的轮回

在我心中闪亮

与雪相拥 落落大方

娴静的目光

又倾了谁家

灵魂的洗礼意味深长

鲜活的生命

多了几分耐人寻味的想像

剪雪成诗

带着简单和快乐出发

跟随季节的走向

编织如梦的天真

在诗词的王国流浪

唯美心曲流淌着世世清香



【深秋】

文/青洋


从凋零的苍黑色泽中淡出

你在出其不意间转身

万物

就此付诸东流

世界嫣然一笑

取下多姿多彩的面具

一场先天贫血的大雪

填满了平凡日子的沟壑

远去背影之决绝

使窗前的夕阳无限美好

失落在时间中的针头线脑

在茶香,酒香,和茶叶蛋的五香中

足以编织成

一条滋味丰富的长舌

欢颜,苦笑和忧伤

种种表情

皆成多余,皆是无足轻重

天空依旧无垠

不肯伸展的路

依旧蜷缩在林木之间

说到底,生命这一笔

是否浓墨重彩

并不重要

是否拥有长久,持续

以至永远的主题

也不重要

岁月静好

活着,享受一杯白水的恬淡

我的青丝

已随枯叶一同萧瑟

而你的凝眸

也和阳光一同

苍老



【冬天的速度更快】

文/雪丰谷


河水经不起折腾,开始结冰

候鸟被迫南迁,浮云笼罩山脉

从南京动身到鞍山

高铁如一把利刃,剖开冬天

它的狗肺、贼胆、包藏的祸心

神啊!正如你亲眼所见的

一句诺言成了一口陷阱

一纸条文形同一道鞭痕

那些个雷霆般的掌声背后

雷雨倾盆,又如何洗刷民愤

我该相信谁呢?

公元二零一五年感恩节前

天,有那么一瞬蓝得很离奇

像是被人施放了烟幕

这个高铁穿梭飞奔的时代

冬天的速度,来得更快

兴冲冲的我猝不及防

硬生生撞了个满怀



【一天】 

文/苏凤


果与案上的花 

是什么关系 

泪与情爱是什么关系

一天 

柔水似的旋律漫过心扉 

一棵树悄然长在琴键上 

她告诉我 

相信一个奇迹 

发生



【梅】

文/麦冬


你的名字里已冬天

雪花的白

简化过的声音

像灯光

坚持亮着

我们的斜坡只有迟钝的脚印

岁月了多次

你才会收拾完行李

人生总需要出发

还有哪个月份追逐着我们

好像那个年代

我们中枪

我们握紧手

你的名字

我一直隐瞒

像我内心的闪电

灼伤过昏迷

醒后我才发现生活的细节





【约会冬天】

文/老木


枪刺一样的冰挂

不是我想要的

而我钟情的六角花朵啊

却偏偏要弄成这个样子

尖刻 泪滴毫不留情

我要约会这个季节的火炉

热炕和暖暖的被窝

像个过冬的青蛙

蜷缩成一个春天的梦

任凭它冰天雪地寒风苦雨

只待那鹅黄雁鸣的讯期



【云阁】

文/菩提若水


一叶的脉络延伸

水的容颜沉睡在朵朵的棉花糖里

整个世界漂浮着

一切都像发酵的样子

爱也是膨胀的

六瓣的花海中

飞旋着水的初稿

沉淀下来化成眉间的痣

攒成檐上风铃作响

摇曳生姿

心事种在厚厚的云团里

冰冷中

它清醒着酝酿着等待着生长着

这是爱的温度

细数咯吱渐渐远去

就是幸福流满面庞时



【冬日午后4点】

文/索菲


午后的阳光

轻拥窗前兰花入怀

一旁的布袋和尚 和七个小顽童

被逗得 哈哈大笑

原来这会儿 太阳正挠到他

高高鼓起的肚皮上

过了一会 太阳又窜到邻家房顶

把白雪的脸 涂成粉红玫瑰

像极了 醉酒的少女

总觉得时光 还停留在午后

可太阳 已悄悄下了山



【紫雪】

文/海石


那天,我纷飞扬

带着紫色的思想

坠入每一寸泥土的孤独

失落毎一瞥眼眸的重量

耗尽每一份温馨和苍凉

我。将夕阳抹亮

时光与雪光

同时间辉煌

在澄澈中交融和交往

有一个人一棵树两行泪光

有一种雪挂万般痴情天地

悠悠我心慌

一天又一天。林海雪原

停留在厚爱的连绵与缱绻

积累毎一寸的纯真和柔软

树林将是绿色的树林

寂静将是洁白的寂静

喜欢林静

(她的名字叫柴静)



【初雪】

文/陌青


初来的雪,从天山来

只因,它是山尖上坠落的云

与月光的寒,交错

落地后,就一层层地老去

它在天上,它也在地上

各过着生命的一半

柔软地颤抖过

也,白白地活过

是在马车的碾压下发黑

也是在日光中,慢慢地消融

“你的姿态,太高”

有声音,从四面八方

呼啸而来。

“看过了,就永远记住了”

也许这样的风,一吹就是半生

雪一下来,也是半生

雪来了

出场的方位,在各点

分出自己的样子

有落入山中,有落入地面

也有落入你怀里的

你是不是试图去张嘴

尝着,它带来的

月光的味道?或来自于云朵的?

“你又能尝到什么?”

一片不同于下一片

下一片也回忆不起上一片

雪大起来,渐积渐深

即使不是麦西来甫的舞会

古力旋转的速度

很快会划破苍茫无垠

像伤口,鲜红地流动着

路上,大叔们“呦吼”

马儿四脚朝天

在雪上,咯吱作响

还有那留下的痕迹

写满的都是红

不要哀恸

雪已足够地轻了

“至少它来过”

你无法把天山的雪莲,唱红

也无法滑出那样的萧瑟

浮于悬崖,一路怅然

雪,在马鞭声中

会一场又一场

若再有雪

甚至,漫山遍野

它会硬了水的心肠

一个白,一个透彻

还有一个,在光芒里重新回到云朵里



【告别】

文/金月


丰盈的秋逐渐消瘦

她无力握住苍白了容颜的叶

看着它飘旋不舍的投向尘埃

秋风渐凉了一波秋水

枯槁的荷叶顾影自怜

摇尾的鱼渐渐的冰封在河水里叹息

薄凉的冬风渐劲

世界如写意的山水画

只留下浓淡的黑与白

着一袭素白

祭那些过往以及生命擦肩而过的一切

在心中燃一柱馨香

告别黑白的冬日 迎接五彩缤纷的春天



【寒夜】

文/二月晴空 (王央)


一片鹅毛飞来

轻拂尘封的日记

壁炉的火

燃烧沸腾的影

时光的手

柔软了所有的记忆

而流淌的思绪

经过夏叶的每一脉经络

丰盛而沉静

风雪夜归人

痛了 笑了的过往

呈现出格外的

清晰

阳光下的碎片

在夜的深处 栖息



【雪花与云】

文/闰龙


一片雪花落在我的手心,

雪花说我曾经是一片云,

我惊愕.......?

对呀!

那轻轻漂浮的弋情,

曾经是那样的清高,

曾经的得意,

曾经的忘形。

你说小溪没有你自由,

江河没有你奋进,

湖泊没有你深远,

大海没有你宽垠,

雨滴没有你无束,

雪花没有你轻盈。

今天你告诉我,

你曾经是云,

我在想,

你也许还能是云,

但你可否会记得,

在我的手心,

你曾经是一滴泪,

而我,曾经也象云。



【雪石声音】

文/红雨


闭门谢客

喧嚣拒之门外

闭眼 荔枝树下打坐

等候雪石声音

荡涤内心的尘

花蕊飞起的清风

随你娓娓道来

诗行里的春夏秋冬

冷暖热凉在你的唇齿

春风输你一缕香

骄阳逊色一季铿锵

秋月少你一层霜

白雪欠缺几挂晶亮

酸甜苦辣如风过谷

味蕾上抑扬顿挫

青梅煮酒的几分张扬

醉卧花眠的一缕惆怅

甜会甜到忧伤

苦能苦至断肠

这场因你而起的烟雨

湿了满目青青竹影

润了两耳悠悠晨钟

声涛里的海市蜃楼

湮灭了谁的万丈柔情

呼吸间的湖光山色

又淅沥谁的云水禅心

某个午后或黄昏

静坐荔枝树下

任雪石声音

洗涤灵魂



【父親的叮嚀】 

文/青洋


你又在想我了

每次你想我

雨水就灌滿我的眼眶

空蕩蕩的胸口

蟲聲肆虐一陣,喧囂一陣

螢火像一群群魚兒

游過我透明的身體

穿梭

來去

無端端地,你就別想我了

送你的絲棉想必收到

那是十幾年來

躲在我身體裡的那隻老蜘蛛

吐的絲

摻上些我墳頂,潦薄的秋霜

和一塊在地底

封存了千年的老薑

你的夢境太陰冷,且潮濕

那樣的土壤

怎能生長詩詞?

天氣再冷

夢裡不能下雪

切記

還有

睡覺便是睡覺

不要去招惹大海

整夜枕上潮起潮落的

你不過是一座擱淺的

千瘡百孔的珊瑚

潮汛和月亮的官司

就讓那隻暴風雨中的海燕

去喊叫吧

記住,我的心

雖然早已成灰

還是一樣會累

一樣會為你

破碎



【榜樣】

文/游鹿


造就后,她堅持着

在風里和雨中

表里如一的矗立昂揚

作為窗,讓我看春華秋實

作為門,擋住寒冷過濾陽光

純潔,透徹

一連串地透過

名利盡失

光天化日下

心胸坦坦蕩蕩

被抬,被踩

喜歡她

光滑,平整

給人希望

保持着原來的模樣

堅硬,明亮

就是粉身碎骨

還是有閃閃的光芒

榜樣

無處不在

用穿透力量

擺布想象



【刀客的讲述】

文/桓熔


他本不是刀客

一直坚守锄头的理想

老实巴交的锄头

去刨无人问津的石头

刨出白天刨出黑夜

从没想过告别

荒草一般的日子

但那一晚,他把山梁子

跑陌生了,跑成青灰色了

继续跑,过河就安全了

一定有条河

一路上好多肥土

他使劲记着,将来去种

麦子、葵花和玉米

再没有回去过

此刻他已核桃般的面孔

深吸一口莫合烟

久远的山村显现出来

又深吐出一口浓烟

掩去那惊恐或羞辱的一夜

三年后他是一名刀客

响当当的一言不发的刀客

我们在陈旧的小屋里

用辛辣的烟草勾引往事

有胡子的年代,一条好汉

用刀锋收藏凛冽、冰雪

讲到桃花时,故事突然终止

他伸出三根手指的左手

试图去眼窝里找回些记忆

最后只告诉我自己剁了手

来到这无人知晓刀客的地方

我看见墙皮上的影子动了

一道道有尊严的山梁间

刮着贫穷而坚韧的风沙

年轻的刀客纵马西去

不时砍伤路过的树枝

更多甜美、兴奋或蜇伤

已隐入不会说话的皮肤

沉浸在他对世界的衰老中

我想他永远不会说了

因为一些心结

这几年里

他说总能听到

母亲扫院子的声音




【画室。两个女子】 

文/苏凤


本来空洞的砖墙

老旧的厂房改一改

住进不同的常青藤

画也诗了

一女子的泪滴落在

四壁荡然的柔光中 复活

了某种潜藏的

这里住着另一个异国的

也是女子。这空间

原是她本来的梦想

流浪了一辈子的风景

纷纷爬回行囊里

一边还放着行经希腊岛上

遇见男神的塑像



【雪天屋顶上卧着一群鸽子】

文/梦白


雪天屋顶上卧着一群鸽子

细数:一只,两只,三只......

它们梳理着羽毛

样子安详,安详得就像换了鸽子痴呆症

忽然,一条条鸽脖子提升起来

群鸽乱飞,好像有一大团寒冷的空气

忽然爆炸了

傍晚,鸽子徐徐归来

又安详卧在了屋顶上

咕咕叫着,鸽屎拉在了屋顶上

担心雪天会有鸽子迷路

细数鸽子,还数不清时天黑下来了

鸽子飞出去,又飞回来会一只不少吗

鸽子飞出去又飞回来,会多出鸽子吗

鸽子飞出去又飞回来会少一只鸽子吗

午夜时比有月光的午夜还明亮

鸽子卧在屋顶上闭着眼睛

雪花从屋顶上掉下来

一道黑影细细的拖着尾巴远远飘来

鸽子梦中尖叫,群鸽乱飞

午夜里,它们飞得比白天还要快

......



【精神病犯】

文/甘遂


他是一个严重的精神病犯,

从居住处察看地上的一切居民;

像所有人睨视着人,

如睡眠滑落在黑夜的沉默之中.

那里房屋紧闭眼帘,汽车和街道是我;

穿梭在人性中间.

但是,你不能站在中间;

中间是罪孽的海洋,尽是出土的坟墓;

像冷杉站成一排队伍,每个都如发绿的

土耳其翡翠- - - - -

  

它的脚在顶部,

仍保留它们的轮廓,一声不吭;

然而,那最明显的特点

像大海;

大海是一个贴画,

从淤泥中把我拉上来.



【爱着的】

文/桓熔


爱你,就为你负重

陷入更深的车辙

已忘记你撤去星斗

爱落入城池,成为池鱼

爱你,就追随你的骄傲

尽管你点燃月夜

也寻你浓烟里的模样

爱你多年,不能锯下的肢体

爱你,只好小声抽泣

用单薄的手关上窗

用孱弱的肺保存你的气息

爱有些焦灼,等你清风徐来

爱你,希望在隐约中

摸到你,用血液温暖你

希望下一个春天你彻底醒来

爱已捐献色彩,是谁倾倒乌黑

爱你,从扑闪双眸开始

守在你病榻旁,同染重疾

化羽奉蝶,只为你光泽的容颜

突然就寻不见你了,不见水

也不见桥,我该如何送达爱意



雾霾里的回忆

文/四月天(朱鹰)


我的生活 为什么

在雾霾中 反而更宁静

可以欣赏冬季的枯枝 

尤其是回忆古代的诗人

与青楼女子的故事

仿佛已在长安 洛阳或扬州

那时 我也许正盼着

最浓的雾霾 渴望朦胧的感觉

恍惚中走进了青楼

见到一位才情出众 

有趣而美貌的女子

她的父亲因贪污正身陷牢笼

我们一起写诗

写星辰 写人间的露珠和眼泪

写着写着

我与月亮一起睡着了

只有一曲梅花弄

还缠绵在她耳畔

那首名诗是她的杰作

却署着我的名字流传至今

如今 我突然从梦里醒来

她已经没了踪迹

当下的雾霾 很美也很浓

但诗人都非常的浮躁

写出的东东 也是留不下去的

也许这不是少了霾里的“青楼”

只是缺了写得出名诗的美人




别在雪地里埋葬青春

文/ 四月天(朱鹰)


我已经很久很久

没在飘雪的白昼漫步

没用钢笔写张明信片

寄给常在心里的人

现在雪景慢慢张开

你不如乘着枯枝的黄昏

利用爱情开始枯萎的光源

那微弱孤灯点亮的都市

把青春彻底埋葬

干干净净地埋藏

如果有一天

上帝说你们是素洁的

那是因为我们活得很干净

也曾在那雪中 用病态的象征

描摹过生命的无常


Do Not Bury Your Youth In The Snow

By: Samuel Zhu (Zhu Ying)

It has been so very very long

Since last I took a daytime stroll in the falling snow

There is no point in using pen and ink to write postcards

That are sent directly to the heart

These days the snow scene is gradually expanding

A dead branch at dusk is about as useful to you

As love when it becomes a diminishing source of light

A lone faint lamp illuminates the city

In which you bury your youth completely

Cleanly and expertly erased

If one day

God tells us to live orderly and modest lives

That is because our lives are unsullied

As snow bearer of melancholy's banner

Conveys the transience of life


Romaine 翻译



【与荔对话】

文/麦冬


总是很灰

总是无法形容

墙壁上的光线

窗外的树叶

你转身时缓慢的蓝色

你说你正经历一场大雪

我们的体内何以起风

那些微弱的灯光

很久积攒下来的笑容

一个凳子上

散漫的木香

又何以把握住自己的形状

茶越煮越浓

越喝越淡

越来越像你的生活

你说你的体内还放养着一匹马

白色的,你多想听听它的嘶鸣

听听夜半后的雷声

那些芬芳是你的

比如起飞前

或者在大雪天奔跑

一些人把羞涩越裹越紧

我们依然藏在羽毛下

有些季节总是迟到

灰灰的布下

喘息的古筝

一旁收敛的椅子

多么危险的叹息

剩余的颜色

只要放在光芒下

我们的青春

就会依然苏醒

依然叫着我们喜欢的名字

我想十年后的今天

我还能浣洗着你的目光

亲!让我们再次抱抱

抱抱置身蛮横人间

我们瘦骨嶙峋的灵魂



【叶子】

文/红橄榄


你静悄悄

曲卷着羞涩

阳光频频光顾

才读懂春天的第一份情书

很快

主角就换了

你化为众多绿色的粉丝

簇拥一季争妍的名卉

岁月在风中飘荡

起了皱纹

艳容

无声地坠落

你却铺天盖地

演绎色彩缤纷的

奏鸣曲

然后

一切归于平静

在你之前

在你之后



【喝茶】

文/红橄榄


坐在树叶上

雾的心事重重叠叠

和早春

一起倒进了

紫沙壶

那年

风起云浓时

一片片收集的阳光

或青或赭

在水里漫开

连同举手齐眉的轻雅

和翠鸟的鸣叫

抿一口

这捣碎的四季

沉淀出涩涩的浓郁

清香无意

以道的方式

回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