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 Merry Christmas【又见雪飘过】作者:众诗友  


彼岸诗歌    12/24     8537    
4.0/1 


❄️❄️❄️此刻的时光,承载着冬的梦想,一瓣瓣来自他乡雪花的脊背上,镌刻着亲人、朋友的祝福细语。各位亲们,让我们的诗行透出冬日阳光般温暖。Wish you all the joys of Christmas and a year of happiness!❄️❄️❄️



【鹅毛大雪】
文/雪丰谷

鹅毛大雪,突如其来
满地的鹅毛绒
满地白花花的雪
戗风的我,猛咳了几下
就像一棵刺槐
在抖落叶

一棵咳了又咳的刺槐
咬了咬下唇
看着满地打滚的鹅毛
满地奔跑的雪
想起了尚未归笼的湖鸭
连同赶鸭的树干
尚未散尽的旧时光
捉芦花时那股子缠绵

戗风的我,笑了笑
笑声由大变小
就像刺槐上缠藤的女人
小蛮腰由近变远
白花花的肉身塞进了
羽绒服,塞进
一户农家的后院 

【省略】
文/在时

小寒。下雪是理所当然
大地敞口,阳光受到诱惑
学着雪落的样子

你说开车遇到下雪
一台车弄得心潮澎湃
多年了,未见这座城落雪了

黎明可是个清醒者
下雪了,雪呢?
大地干干净净,只有阳光
一片一片的,学着雪落的样子

 【雪】
文/游鹿

送一个大字
给雪
天下就是苍白
万物遭冷淡
那是冬天里的还债
曾经盎然
曾经热烈
曾经豪爽

静谧的沉没
茫茫世界无言
知道那是明年
僵死后被春雷唤醒
雪将是婴儿
来到人间的哭涙

【这个圣诞节没有雪】
文/点点

这个圣诞节没有雪
也没有圣诞老人的雪橇和麋鹿
连圣诞树都没有
更不要说红色绿色的毛绒袜
哪里可以摆放圣诞礼物

北极的那个小雪屋
是否住着一对慈祥的老夫妇
用一整年的时间读着长长的礼物单
尖尖耳朵的绿装精灵们
日夜忙碌制作着各式各样的玩偶
这一切的一切统统丢给了
雪花飘舞的岁月里
少年已经不再在乎

那个一脸稚气的小男孩呢
生怕圣诞老爷爷饿肚肚
亲手准备了他最爱的牛奶加奥利奥
又怕老爷爷找不着
平安夜在壁炉和冰箱之间的地板上
认真摆放一张又一张画了箭头的白纸
标着饼干在这里、牛奶在那里

也许将来的某个圣诞季
当他们有了自己的小宝宝
也会在屋里摆上圣诞树
树下也会放满礼物
听孩子的祖母讲
他们小时候过圣诞节的故事
里面有个美丽的雪公主



【 写在冬天】
文/陌青

在冬天
关于白色的
我会写在纸上
月光的刺,云朵的湿
雪花在堕落,白发在枯萎
垃圾袋在漫天地流亡
这一切在黑白分明的时候
我给你的信就成了

暗香
文/陌青
南方的冬天
擅长把一切完整的撕碎
比如撕碎云朵
比如撕碎雪片
比如撕碎梅心
就像撕碎在黑夜里体面的领带
捎带着街头巷尾隐匿的酒气
然后,统统斟满悲哀
这是只有这个季节才叫的暗香
直到,把撕碎变旧

【故乡雪】
文/陈华

听说
故乡的雪下的好大
它一定覆盖了庭院
等一双大脚
踩上老去的童年

门口的小路上
那些磕破的往事
继续伤风
故乡落雪的时候
容身的他乡更冷

家,不敢展开想象
有一天
灵魂会捧着骨头回去
安置专属自己的一方水土中
与亲人相伴
看雪花漫天


【2015年最冷的一天】
文/邹宴

在我骨头颤栗最冰冷的一天啊!
我是海岸边的一颗砾石,
海水象苦难一样流过我,
阴霾从晨光中降落,让我变得黑乎乎。

咏叹调吟唱c大调还是降E小调,
绿色的,革新的在哪里?
在防毒面具的不规则边缘,
树和芦苇有什么样的主题?

我眼见这孤零零的小楼
无助无力,更无从选择。
"你很冷吗?"受惊的野草表示同情,
渔夫的靴子可能会踏入我的喉咙。

刚毅的树,柔弱的芦苇,
或许灰暗抑郁,或许明亮期望,
同一地点不同定格。
冰冷的极端,讲述如何用朱砂
提取红色,用番红花提取橙黄色。

【北国】
         ~致Gabriel先生及北方诸友人
文/大江

趴在窗前
哈一口热气
用手指划过玻璃窗上花朵
窗外的雪在歌唱

天阴着雪飘成诗行
鹅毛似的化于手上
沁凉
小小的心房

全副武装行走于雪径上
雪沙在脸上张扬
温柔的刺痛
在心的角落回响

北国
我家的方向
刺骨的寒冷冰层嘎嘎作响
也化成了回忆的温暖与冷酷的时光相撞

【冬至。家】        
 文/苏凤

冬至, 又来, 在晨间的 
朦胧梦乡 
袅袅细微的香火 忆起童年 
稚嫩无邪的时光 
冬天伊始。梅花乍放 
圆而甜 软而绵 
寒梅白雪染尽一碗 
桃红, 过完一个年 
迎接另一个暖意 
母亲绵绵的情意 



【想念每一个落雪的冬天】
  文/麦冬

孤单时我很寂寞
如同我的梦中只有我一人
过滩涉水
那些快寂寞叫出声音的树
多高呵
牢牢的抱着风

寂寞时我异常孤独
孤独时我就一直想大海
多么湛蓝
多么深沉
那些冲动的浪花
把羽毛抛向空中

我寂寞
我孤独
我就一直想念我的每一个冬天
那个时候你就来了
左手握着右手
多冷的天空呵
开满了整片整片的雪花

【爱的保质期】
文/菩提若水

一段爱 做成沙盘
指缝间雪花纷飞
勾勒时间的里程表
封存  冰冻 沉淀
渐变的色彩
诉说你的世界
我的指尖连着你 心的律动
大如席的六瓣
掩藏起娇羞眉眼
跳跃笔端的横平竖直
记录时光的愉悦

爱的保质期
如约而至
素净出尘的光阴里
雪的足迹平复狂热的夏季与焦躁的秋波
铺雪成绢
点一朵梅香暗沁听心词
经霜沐雪后的爱
沉稳 磅礴  大气  
晶莹里裹藏最美的时光大结局
一路一收存
一世的欢颜

【冬至】
文/如风 

她得捡拾起这一年的日子 
得搜集几样小小的荣耀 
当然,还有林间只有他俩能听懂的鸟鸣 
最后,用还没用完的日历做饺子皮吧 
把一年的光景包裹严实 

清晨,一缕炊烟唤醒了黎明 
一锅热气腾腾的饺子等待上桌 
一些早起的人儿开始细数立春的脚步

【冬至之诗】
文/孟夏

白昼和黑夜彼此消磨
阳光短短。夜有点长
办公桌一角静默的绿色植物
浑然不觉寒意一点一点的加深

以一个节气之名,可以饮热气腾腾的茶
可以温一壶酒,借着跳动的火苗,说出
一个心跳的名字;可以借助微微颤动的唇
说出一个字:爱

【安静的仲冬】
文/二月晴空 (美国)

此岸, 木槿花在悄悄开放
几只北方飞来的鸟儿
在窗外 低头觅食

太阳有些游离
在椰子树的倒影里
我 寻找着彼岸的信息

是冬的雪 让文字挂上了霜花
还是雾霾  急促了你的呼吸

我多想 快递一份
趁月色尚未来临

风 是否还和远古一样 
安详静谧

【入冬前】
文/索菲

我把玫瑰剪至主枝干
再用泡沫给它盖上
它是需要呵护的物种
稍有疏忽,就触及生死
 
格桑花连根拔起
来年新芽会从地里长出
它最省心
给点阳光就灿烂
 
郁金香球埋进地里
浇上一次防冻水
它酷爱冬天的寒冷
不经低温开不出繁花                       
 
过冬前的准备差不多了
才想起,唯独对你
这么多年,从没有一本书
教会我,如何是好
 
——2015.12.18 蒙特利尔



【冬至】
文/楚歌

梦还没醒的时候
天空的眼睛是清澈的
多年前忧伤的曲调
依然回响在麦加朝圣的路上

谁把光阴的故事
折叠成三维空间
谁在时光的隧道
一点点收集你游离的目光

收拾不了的心情
都装进了胶囊
等待冬至的那天
含着泪一粒粒咽下

【雪花和愛情】
文/阮克強

雪花落在地上
它们晶莹透亮
有针柱状的 六角状的
还有一些可能是
爱情的模样
因为无人清楚爱情的真实模样
我斗胆认为它也是一种晶体
在我们各自孤独的灵魂里
热胀冷缩
循环不绝

【今冬尚无雪】
文/风铃子

当你说雪压梅枝
连片覆盖屋宇的时候
我突然哭了

倏忽回到大雪纷飞的童年
屋里的煤炭炉儿,火苗正旺
映红了母亲的脸
锅里时而烘培着红红的柿子
时而煎着洁白的豆腐
时而有金黄的馍馍和烤红薯
馋透整个冬天
你说雪白雪梅的时候
这里尚未下雪,尚未
在记忆里种下新的离合悲欢

呜呼,没有雪的冬天
算什么冬天
没有母亲的人间
算什么人间

【冬至来了】
文/茜茜姐

季节不容怀疑
冬天有雪无雪
寒冷是基调

幸福不容怀疑
温暖有阳光无阳光
快乐是基调

出门左拐
有笑容迎面
冬至来了
你的耳朵还好吗

【冬天来了】
文/大江

春天还很遥远
冬天恋栈就如残雪留恋荒原
苟延残喘着
将湖面冰冻成铁板

割脸的风刀也割破常识的棉袄
刃心的容忍痛达心底
冬天坚固的冰凌
刺破似乎温情的尘世

这据说蕴含希望的冬啊
为何漫长成荒凉
遥不可及的春姑娘
是谁为你带上了锁链?

【雪至冬至】
 文/海石

雪至冬至
北方的寒风不懂弯曲
江南的年糕也很僵直
而我的思念
已切成片片
无论如何的烧煮
岁月已然成熟
只是门框和眼眶
各留簌簌———
雪花与泪花
尚未融化

【冬至】
文/陈华

用逐渐苍老的日子
做着年轻的梦
这其实并不容易
带着少年时的微笑后退
偶遇的人 早已无从辨识

以血开刃的笔锋
在四季的画布上描绘凶吉
依然记得
一个少女脸上写满的未知
路 没有多远了
她会带着柔软芬芳的香气
走进春天

引领自我
在风霜的旅途度日
亲情,依然是逃犯
阳光还在炫耀青春的时候
雨露已化为刻刀
在脸上精雕年迈的样子

我将用最长的一夜佯装
与她重新相识
当迟来的雪花
铺满无怨无悔的岁月
最短白昼里的我
还保留着
抽象的忧伤

【雪冬】
文/月落清秋

越来越想举起剪刀
打开一些灰霾
一些昏昏欲睡的炉火
所有蓝都已退到边界
有多少萤火在地下潜行

那些月光还白着
于某个白昼倾巢而出
像我爱你时愈来愈深的沉默
我们老的时候
会有它们一样的发色

我仍然坚持站立
抱住体肤中锐利的疼
一部分色彩即将殉难
另一部分仍旧蛰伏

未来的日子
还会有刀剑出没
一羽蝴蝶挡住的劫数
还会在一朵花里重生

我们该如何原谅
一段漫长的寒冷
你用一场大雪度我
我便用十里春风还你



【今天是冬至】
文/陌青

北风和大雪
这样的冬天早就烂醉
摊在整条街道上
硬挺挺地拖住过往的人群
这样的可悲,似乎
在冬至到来的时候,达到了极致
夜长过了舌头,黑也深过了眼睛
事实上,冬至这一天
关于寒气的
就藏在角落里,手持尖刀
整夜守候唱歌的人
歌词里唱得多半是:关于光
关于温暖,关于香气的
谁都知道,是太惧怕了这一切关于美好的事物
所以,才上演一出极具疯狂的剧目
《今天是冬至》

【冬至】
文/邹宴

周公土圭测景的那一天  
我们记住了
这数九的天下之中
北风吹
吹进了漫长的一夜
雪花飘
飘进了最短的一日

跨出门去,只见长河落日
碧海连天------
模糊的时空
只有爱因斯坦的一封信
给出了解释
如同永恒的启示录

斯比克斯的鹦鹉
和中国的鸽子树
是迟来的冬至
赠予的两样礼物
2015.12.22冬至记之

【冬至。家】
文/一禾    

冬至是一个怀念的时间
出现在最冷的那天
我亲自煮了水饺
为了家的温暖
冬开始了
不久就盼来春天
想起雪花 想起炊烟
想起故乡的童年
想起母亲还在的那年
家是如此的温暖
梦里
怀念。。。

【雪的暗示】
文/陈联松

一辈子经历很多
从天而降的东西
它们不经商量,便落下来
落在头上、肩上、脚面上
偶尔引发莫名的怀想

比如三月的桃花
五月的紫丁香
中秋倾泻而来的月光
抑或春节流窜的烟花炮响

唯有十二月的雪花
冷冷清清
清清淡淡
淡淡雅雅,飘落下来
且喜欢挂在睫毛上
或跌落在嘴旁,黑色丛林中

以最鲜嫩的温柔
最纯粹的白
最无声的静谧
让我想着你
想着你
舍不得将它融化

【平安夜祈福平安】
文/闰龙

可否給世界一夜平安?!
可否在那一夜停止一切战乱,
那应该是一个平安的夜,
是我对这个世界由衷的期盼。

给枪声下的孩子片刻温馨,
給废墟旁的老人短暂歇喘,
給敌对一个相对平静的空隙,
給人类虚拟一下哪怕是毫无现实的梦幻。

我希望这是在圣诞树下唯一的礼物,
可是我知道那个白胡子老头的难堪,
圣诞节的平安夜呀!
我只祈求地球就一夜平安。

         ______写在平安前夜。



【雪石声音】
文/红雨

闭门谢客
喧嚣拒之门外
闭眼  荔枝树下打坐
等候雪石声音
荡涤内心的尘
 
花蕊飞起的清风
随你娓娓道来
诗行里的春夏秋冬
冷暖热凉在你的唇齿
春风输你一缕香
骄阳逊色一季铿锵
秋月少你一层霜
白雪欠缺几挂晶亮
酸甜苦辣如风过谷
味蕾上抑扬顿挫
青梅煮酒的几分张扬
醉卧花眠的一缕惆怅
 
甜会甜到忧伤
苦能苦至断肠
这场因你而起的烟雨
湿了满目青青竹影
润了两耳悠悠晨钟
声涛里的海市蜃楼
湮灭了谁的万丈柔情
呼吸间的湖光山色
又淅沥谁的云水禅心
 
某个午后或黄昏
静坐荔枝树下
任雪石声音
清洗灵魂

【宛如】
文/霜扣儿

就请西风转向,在霜雪不休的地方 
就请霜雪留下,炉火已被点着   

必有一阵心动如鸟,在围栏外叼回月色 
在淡妆的屏幕上投出——亮
氛围成为包围 
必有一盘留了一半的果子 
在等待相思   

就请声线再细一些,勒住腔调里的波澜 
就请影子再沉重一些,拖住要飞的人   

必有红着的脸,降临人间 
必有一次转身深伏,压灭枕后的星火 
必有迟来的耳语和酒 
醉了明天以后

就请穿过这一城严冬,带走我的眼睛 
就请进入那水,譬如我心,譬如朝露 

【冬夜惆怅】
文/苏凤

一如人们心中的祷告
飘落洁白无边的雪
今夜,愿望滑进
郁郁的雨中。圣诞
老人冒雨前来
松树为高温的北极熊淌泪
烛光等待雪的洗礼
节日回顾一年波折的世事
哭泣衰老去的风琴
大人仍然爱和孩子讲
红衣老人的故事

【我向清晨的光亮松开怀抱】
文/陈美

我时常向清晨的光亮
松开怀抱

我承认
生活给予我的波浪
已足够大
如何波澜不惊
以花的姿势
继续绽放

愿,这黎明的光线
照进人群深处的黑暗
照在我的低处
露出清洁、簇新的笑容
让目光辽阔
让词语温暖、明净
搭建
四季的桥梁
让非议、错误
矮下身去......

让黎明的鸟鸣
一再掀起
大地新一天的节奏
石头再为此
而松动

【这冬夜】
文/陈美

云海似乎熟睡了
而清冷的溪流
仍不断在喃呢:
这冬夜
该有一场月事
焦渴的孤寂
等待着月光
偷袭之吻
又或,来一场雪事
让甜蜜
如一片片从天而降的雪花
在无眠的夜空
缭绕、绽放......


【来临】
文/陈美

这冬日可否冷一点
更冷一点
这样,在我想你时
有着更多的温暖
来临

这冬日可否冷一点
再冷一点
这样,从北向南
刮来一场风
捎来你熟悉的气息
穿门而过
来临

阳光已收起了最后一束光线
这冬日可否更冷一点
让一场雪飘然而至
让镌刻在一瓣瓣雪花的脊背上
你的暖语
在这平安夜
在我熟睡时
悄悄然
来临


                图片:网络



   


”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