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坚定地奔走】 赏析 作者:姜慧


彼岸诗歌    01/12     5645    
4.0/1 




【殷龙龙:坚定地奔走】

作者 /姜慧
  

"以马内利"是谁?
是龙龙的英文名,还是我家隔壁邻居?

每次看完《立冬》这个问题都会浮上心头,却又没敢问,是怕暴露了我英语曾经补考过的成绩。龙龙的这首十四行诗,成了心头的两行疑问。从立冬到大雪到冬至,我一直收藏着这首诗。因为我没看懂,可就是觉得它好,真的好!

直到那天百度了一下,上面赫然校注:上帝与我们同在。
没文化真可怕呀。

立冬,藏。

这个日子,是安静地来的。越过三十年,悄然降临,带着不可阻挡的力度。粗壮了树干,静穆中的蓄积,反而托衬得让人发慌。"我开车过去",车轮树木肃然直观,落叶把时间藏在了树干里,无声地行走。

精典的作品都有一个共性:下笔就有。龙龙第一句就把读者拎出时间之外,"落叶三十年前的安静",今天看到。老道的禅师都懂得这个心照不宣。诗人时间的切换,不是电影手法,是把握整个时间重新序列空间,让真相说出我们无法企及的真相。扶起今天的树叶,扶得起来三十年吗?这种错位的叙述,包藏着对时间的巨大疑问。

落叶有齿,那是时间的钟表。在往复的轮回里,咬噬着前行,一下一下锯着我们的心。三十年,河东河西从未止息。所有岁月留下的心殇,都成了陈年旧病,每当刮风下雨都格外疼。

诗人真正要面对的,是三十年后的一天。诗人死了,成了落叶,树叶还在。大自然,是真正的墓志铭。石头竖起碑,全世界的男人竖起了领子,藏了起来。

寂寥,是一种永恒。但是,生命的力量,因为收藏而无比机警,像冰河下涌动着不可扼制的生命:"上面有字,火焰般奔走"!这咒语一样的惊叹,叹出了男人的骨力,刚毅,这是神性写作的至为性情的笔触。让我在这里写下女人由衷的敬仰与赞叹。

落叶,穿越冬,在温暖、光明、希望中,交织着。
我看到诗人,坚定地奔走。

《立冬》
文/殷龙龙

今天我看到落叶三十年前的安静
躺在马路边
我开车过去,想想是不是要把它扶起来
它越来越暖
它的年轮藏在粗壮的树干里

落叶有齿
常年累月地锯
尤其在阴天,我的诗总莫名其妙的疼

我说的是三十年后的一天
那一天,那一天你把落叶撒到我的墓上
就看见石头竖起来
像全世界的男人都竖起领子
上面有字,火焰般地走
——以马内利

诗评--姜慧:现居北京。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茶道协会副会长、中华诗词吟诵协会理事。曾任人民日报《大地》杂志社记者部主任、专栏作家,《中国科技财富》杂志社编委、《中外医院院长》杂志社总编;曾与三丫一起创建了“中国红罗女团队”,共同担任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星空下的女人”栏目嘉宾主持。著有个人诗集《茶般若》、《可不可以走出时间之外》。与三丫合著《女人犹大》、《做你想做的魅力女人》等。


诗人简介

殷龙龙,北京诗人。八十年代参加了圆明园诗社。出版过诗集,发表过诗歌,得过大奖。写诗三十多年,写得感动了自己。



编辑按:”彼岸"用北美微动博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本期责任编辑:苏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