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 精彩力作! By 华山论剑 - 彼岸 


彼岸诗歌    03/17     6658    
4.0/1 



编钟古乐《 诗经·郑风·子衿》.mp3


       华山论剑又一网名一剑天涯。均剑气冲天,乍闻似一侠骨剑胆之江湖豪杰!但读他的诗文,却有另外的感觉,这是一位训练有素,文字功底扎实的诗词大家。其实看看他的简历,就不言自明,毕业于北京大学,又在复旦大学研究生班毕业。写诗,特别是古诗词,一需天赋,二需学历(读书的经历,包括自学)。一点投机取巧均难掩人耳目!华山论剑这三十首和诗灵动典雅,格律工整严谨,气韵流畅自然,篇篇佳作!彼岸诗缘是诗词高手较为集中的群平台,华山论剑的诗作为该平台増光添彩,不断古韵悠扬。谢谢他!祝贺他!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一

(上平十一真)


倦尘拂过几回春,陌上空枝夜愈贫。

顾影霜飔常有信,积痕草木岂无仁。

晴来笔写秋如我,雪霁梅开月是神。

纵使轻风吹皱水,眉低检点惜花人。

 

唐寅原玉

刹那断送十分春,富贵园林一洗贫。

借问牧童应没酒,试尝梅子又生仁。 

若为软舞欺花旦,难保余香笑树神。

料得青鞋携手伴,日高都做晏眠人。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

(下平十一尤)


清川东逝复遐悠,雁过芦花又白头。

篱菊渐开依雪傲,井萤暗坠羡烟流。

香埋冢后山如海,水隔庐前月似钩。

落木秋时红作泪,声声杜宇唤轻愁。

 

唐寅原玉

夕阳黯黯笛悠悠,一霎春风又转头。

控诉歌呼天北极,胭脂都付水东流。

倾盆恠雨泥三尺,绕树佳人绣半钩。

颜色自来皆梦幻,一番添得镜中愁。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三

(上平七虞)


春风作别在须臾,夹岸繁花淡到无。

独瓣倾心遗纸墨,三江抱月忆颜朱。

吴霜客慕文相国,楚笠天悲屈大夫。

莫待白头求一渡,蓬山渐远自荣枯。

 

唐寅原玉

春风百五尽须臾,花事飘零剩有无。

新酒快倾杯上绿,衰颜已改镜中朱。

绝缨不见偷香橼,堕溷翻成逐臭夫。

身渐衰颓类如此,树和泪眼合同枯。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四

(上平四支)


最是无情叶落时,篱前独立有痴儿。

不输月色三秋菊,岂泄春光一己私。

秘计亡吴惟范蠡,劳生为越累西施。

江山心事随风老,雁断柔肠鬓早丝。

 

唐寅原玉

时节蚕忙擘黑时,花枝堪赋比红儿。

看来寒食春无主,飞过邻家蝶有私。

纵使金钱堆北斗,难饶风雨葬西施。

匡床自拂眠清昼,一缕烟茶飏鬓丝。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五

(上平一东)


踯躅千花在眼中,几声征雁解秋风。

残霜卧鬓飞颜白,浅酒凝芳醉月红。

叶满沙边尘未合,水流槛外寺渐空。

伤心再到烟萝处,一挂云帆独向东?

 

唐寅原玉

坐看芳菲了闷中,曲教遮护屏展风。

衙蜂蜜熟香粘白,梁燕巢成湿补红。

国色可怜难再得,酒杯何故不教空。

忍看马足车轮下,一片西飞一片东。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六

(上平十一真)


光阴有笔染成真,幽独秋来恐劳神。

梦里千寻难认命,掌中半捻恰逢春。

怜香白水藏诗阁,沽酒空山洗玉尘。

吹乱风情樽不老,为花一醉是狂人。

 

唐寅原玉

崔徽空写镜中真,洛水难传赋里神。

国色自来多命薄,桃红又见一年春。

已无锦帐围金谷,漫托青鞋踏麯尘。

绕树百回心语口,明年勾管是何人?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七

(上平八庚)


关山满目雁声横,叶尽孤村雨后轻。

便使飘零终委地,何妨落拓暂遮名。

虬枝笔伏花千骨,奎墨胭开月一城。

聊摘芳情萦楚水,帆心无碍缺还盈。

 

唐寅原玉

天涯晻溘碧云横,社日园林紫燕轻。

桃叶参差谁问渡,杏花零落忆题名。

月明犬吠村中夜,雨过莺啼叶满城。

人不归来春又去,与谁连臂唱盈盈?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八

(上平八庚)

 

也无雷鼓也无晴,气象新从岸芷生。

草色合猜如梦令,罗裙分翦踏莎行。

风来陌上敲松竹,雨逗檐前解语莺。

坐久遥看云起落,清光总是远山明。

(【如梦令】与【踏莎行】均为词牌名,对得欠工了些)

 

唐寅原玉

白华垂桠弄新晴,紫背浮萍细点生。

三月寻芳骄凤侣,一时齐唱踏莎行。

收灯院落伤栖燕,细雨楼台湿啭莺。

莫问东君诉恩怨,自来春梦不分明。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九

(上平十四寒)

 

伤秋自古莫凭栏,落絮轻沾总作团。

蛱蝶三巡巡苑冷,丁香千结结愁漫。

琼箫度去君幽怨,水月衔来我旧欢。

聊摘芳情余几许,缄封一蕾寄长安。

 

唐寅原玉

春朝何事默凭栏,庭草惊看露已团。

花絣泪丝飞点点,絮飘眼缬望漫漫。

书当无意开孤愤,带有何心绾合欢。

且喜残丛犹有在,好随修竹报平安。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

(上平一东)

 

缥濛飞絮遍虚空,野客疏莲两梦同。

微雨三秋萍上末,荡神一念面前风。

晚莓醉后偏思紫,早杏开时未敢红。

夜隔江楼云正紧,推窗只见月当中。

 

唐寅原玉

桃花净尽杏花空,开落年年约略同;

自是节临三月暮,何须人恨五更风。

扑檐直破帘衣碧,上砌如欺地锦红;

拾向砑罗方帕里,鸳鸯一对正当中。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一

(下平十四盐)


落木潇潇白日惔,晚更吴苑雨频添。

霜笙竹老还吹月,秋草凉生自入帘。

万羽投林栖寺满,一鳞出水隔风恬。

江堤忆得几分色,嫩白轻红信笔拈。

 

唐寅原玉

恻恻凄凄忧自惔,花枝零落鬓丝添。

啁遮燕语春三月,荡漾波纹日半帘。

病酒不堪朝转剧,听风且喜晚来恬。

绿杨影里苍苔上,为惜残红手自拈。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二

(上平四支)

 

草色幽微落子规,天高塞雁湿云时。

满庭玉露蛩声冷,咫尺烟江桂楫迟。

最恨情多无药解,方知藕破有丝垂。

寒衾不奈秋风力,梦里清弦拨者谁?

 

唐寅原玉

杨柳楼头月半规,笙歌院里夜深时。

花枝灼灼难长好,漏水丁丁不肯迟。

金串袖笼新藕滑,翠眉奁映小蜼垂。

风情多少愁多少,百结愁肠说与谁。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三

(下平十一尤)


迢递归程恋旧游,一樽薄酒寄离愁。

孤鸿怅对吴中雪,苦竹难销越后愁。

断送红宵随我去,凋零紫陌为君留。

可怜今日寻芳至,陇上乌啼八九丘。

 

唐寅原玉

(唐兄首,额两联下了两个愁字,而且都在韵脚,一般不多见,和诗只能亦步亦趋了)

 

李态樊香忆旧游,蓬飞萍转不胜愁。

一身憔悴茅柴酒,三月伤春满镜愁。

爱惜难将穷袴赠,凋零似托睡鞋留。

红颜春树今非昨,青草空埋土一丘。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四

(上平十灰)


别后梨花雪倍堆,当年不说玉山颓。

篱边我自伤凡世,舍下谁堪共酒杯。

碾碎烟尘随梦老,熨平岁月怕霜催。

软红过眼经风洗,秋动青帘半指开。

 

唐寅原玉

杏瓣桃须扫作堆,青春白发感衰颓

蛤蜊上市惊新味,鹈鴂催人再洗杯。

忍唱骊歌送春去,悔教羯鼓彻明催。

烂开嫌我平添老,知到年来可烂开?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五
(下平六麻)


颜色秋来未足夸,浮云落叶笛谁家。

曾经容易羞红蓼,无奈迷离老翠华。

楚客词填金镂曲,蜀川竹钓玉钩斜。

蓬山回首风吹石,隔水空听一夜蛙。

 

唐寅原玉

丽色堪餐莫谩夸,一朝衰瑟看伊家。

昭君偏遇毛延寿,炀帝难留张丽华。

深院青春空自锁,大堤红日又西斜。

小桥流水闲村落,不见啼莺有犬蛙。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六

(上平十灰)


人间天上舍身陪,苦等秋千雁不回。

倦客爱花留蕊久,凉砧敲月忘风催。

惯看心事三山隔,未表情怀一念来。

万里清波空落落,愁云入手付藤杯。

 

唐寅原玉

满堂欢笑强相陪,别有愁肠日九回。

时节又惊梁燕乳,铅华无奈隙驹催。

香消衣带伤腰瘦,梦断辽阳没信来。

门掩黄昏花落尽,牛酥且荐掌中杯。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七

(上平十灰)

 

忏向霜风十二台,凋尘犹是可怜哉。

坐怀弹拨声声慢,抱膝吟哦句句推。

竹叩帘边桐雨起,蓑横江上月篙来。

今番唯借黄鹂语,化作秋痕覆玉苔。

 

唐寅原玉

亚字城边糜鹿台,春深情况转悠哉。

襞衣玉貌乘风去,对酒蓬窗带雨推。

结子桃花如雨落,挟雌蝴蝶过墙来。

江南多少闲庭馆,朱户依然锁绿苔。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八

(下平八庚)

 

风前独舞共花荣,浅白深红不与争。

叶上诗题三字落,墙头月好一城倾。

临烟绛雨来还往,守拙黄尘死复生。

空对遥天忧径草,当年负你几多情?

 

唐寅原玉

桃蹊李径谢春荣,斗酒芳心与夜争。

陌上新蒭麯尘暗,墙头圆月玉盘倾。

青帘巷陌无行迹,绣摺腰肢觉瘦生。

莫道无情何必尔,自缘我辈正钟情。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十九

(上平四支)

 

袖里烟昏两黛眉,看花花谢托幽时。

佛开慧目犹推穴,人到伤心莫赋诗。

夜露岂知霜比斧,香魂本是命如丝。

他年若得寻芳至,先拜东南第一枝。

 

唐寅原玉

簇簇双攒出茧眉,淹淹独倚曲栏时。

千年青冢空埋怨,重到玄都好赋诗。

香逐马蹄归蚁垤,影和虫臂罥蛛丝。

寻芳了却新年债,又见成阴子满枝。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

(上平十一真)

 

芦花肯作白头新,雨后横塘草色陈。

野菊初开偏遇水,雏燕久练不嫌人。

喉中有鲠三生石,叶底无蜂半朵春。

歌哭娉婷何独惜,天痕犹记旧时嗔。

 

唐寅原玉

芳菲又谢一年新,能赋今无八斗陈。

儇薄错抛倾国色,缘轻不遇买金人。

杜鹃啼血山中夜,蝴蝶游魂树底春。

色即是空空是色,欲从调御忏贪嗔。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一

(下平一先)

 

浊清名节古难全,入世花逢出世缘。

渐有痴心随梦去,却无芳草枕茵眠。

留情不必分升斗,容物还需计百千。

顾我天涯唯客雁,衔来明月挂江船。

 

唐寅原玉

貌娇命薄两难全,莺老花残谢世缘。

年长卢姬悲晚嫁,日高黄鸟唤春眠。

人生自古稀七十,斗酒何论价十千。

痛惜秾纤又迟暮,好烧银烛覆觥船。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二
(上平十一真)

 

落尽樊花不是春,柳堤烟静叶知嗔。

风来托木传松语,客别因情累玉人。

倚竹我添红粉泪,系舟谁解碧罗巾。

平生未足怜幽草,梦共笙箫照绣茵。

 

唐寅原玉

花落花开总属春,开时休羡落休嗔。

好知青草骷髅冢,就是红楼掩面人。

山屐已教休泛腊,柴车从此不须巾。

仙尘佛劫同归尽,坠处何须论厕茵。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三
(上平十三元)

 

秋风落叶闭重门,尽散香尘入沈园。

每渡绛河逢绛雪,偶听新鸟怯新村。

红酥手绾钗头凤,黄萼梅销柳下魂。

花事可怜殊俗世,梦从灯影翦春旙。

 

唐寅原玉

催耕声里短柴门,煠兰香中雉草园。

西秭归湖余有井,昭君出塞尚留村。

春凤院院深笼锁,细雨纷纷欲断魂。

拾得残红忍抛却,也教粘向阿咸旙。

(唐寅原玉首联对句首字缺,遍查不得,蒙@逢缘兄查得,原来是煠字)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四
(上平十三元)

 

无怪芳菲淡墨痕,此情唯有客心存。

罗裙暗照兰梅格,素月闲侵笛剑轩。

已觉弈棋非国恨,未濡逢雨乃天恩。

风流不被杨花搅,一斛清愁一梦魂。

 

唐寅原玉

蕉酒新啼满袖痕,怜香惜玉此心存。

可怜窗外风鸣树,辜负尊前月满轩。

奔井似衔亡国恨,坠楼如报主人恩。

长洲日暮生芳草,销尽江淹黯黯魂。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五

(上平八齐)

 

倚窗闲观六花飞,次第黄昏近雨迷。

陌上忧心衰草伏,门前充耳乱莺啼。

常怀北苑穿桃径,自比西风度李傒。

便是有情难遣送,依稀梦里水云携。

 

唐寅原玉(首联出句押五微,余押八齐,属飞雁格。和章遵循原玉)

伯劳东去燕西飞,南浦王孙怨路迷。

鸟唤春休背人去,雨妆花作向隅啼。

绿阴茂苑收弦管,白日长门锁婢傒。

蛱蝶翩翩残梦里,曲栏纤手忆同携。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六

(下平十一尤)

 

纵将缱绻付云游,尘世瑶池一样愁。

不怨梧桐来去老,费猜豆蔻有无休。

新诗待续花兼月,旧梦重温醉与忧。

欲寄相思难下笔,笙歌斜雨在江楼。

 

唐寅原玉

青鞋布袜谢同游,粉蝶黄蜂各自愁。

傍老光阴情转切,惜花心性死方休。

胶粘日月无长策,酒酹荼蘼有近忧。

一曲山香春寂寂,碧云暮合隔红楼。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七

(上平一东)

 

须知楚地客匆匆,短棹横开水月空。

无梦不留芦荻阁,有情初遇鹧鸪风。

浅霜凝玉飞云白,清酒喧花醉雨红。

咫尺隔波思往昔,几多遗爱翠微中。

 

唐寅原玉

春来吓吓去匆匆,刺眼繁华转眼空。

杏子单衫初脱暖,梨花深院恨多风。

烧灯坐尽千金夜,对酒空思一点红。

倘是东君问鱼雁,心情说在雨声中。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八
(下平八庚)

 

倏然回首顾倾城,碧落红尘共一声。

已冷桃腮天欲晓,未灰柳鬓夜如惊。

花缠蝶左迷香久,月在潭前衬雪盈。

此去蓬山应不远,晚烟似醉半觞赢。

 

唐寅原玉

呜呜晓角起春城,巧作东风撼地声。

灯照檐花开且落,鸦栖庭树集还惊。

红颜不为琴心驻,绿酒休辞盏面盈。

默对镜奁闲自较,鬃丝又是一年赢。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二十九

(下平一先)

 

且带新愁到酒边,阳关无限落红前。

渐闻楚令香还失,已醉秦娥意共怜。

柳外云闲飞雨雀,阶沿霜重印苔年。

风回暂问秋千客,起伏高低也是缘?

 

唐寅原玉

春梦三更雁影边,香泥一尺马蹄前。

难将灰酒灌新爱,只有香囊报可怜。

深院料应花似霰,长门深锁日如年。

凭谁对却闲桃李,说与悲欢石上缘。

 


【七律】次韵唐伯虎落花诗三十首之三十

(上平四支)

 

休向秋枫一念吹,陌尘十丈醉歌遗。

宜添素靥红前酒,莫寄芳心乱后词。

螓首闲看花落日,寒宵独坐烛残时。

枕中纵有离人泪,明月清风两不知。


唐寅原玉

花朵凭风着意吹,春光弃我竟如遗。

五更飞梦环巫峡,九畹招魂费楚词。

衰老形骸无昔日,凋零草木有荣时。

和诗三十愁千万,肠断春风谁得知。



      

华山论剑:原名孙超雄,男,一九五九年生于中国上海。网名华山论剑和一剑天涯。一九八二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一九八七年毕业于复旦大学研究生班。一九九二年移居奥地利维也纳。喜欢文字。2014年秋开始学写近体诗词。



 古诗词主编:  欧非子  2016年春于布拉格


    

彼岸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