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和诗【早春】 作者:众诗友 by 彼岸诗刊


彼岸诗歌    03/31     5315    
4.8/4 


想把我唱给你听.mp3

     



【等花开一笑】
文/二月晴空
风笛声从远方赶来
揉碎了一池碧绿 笑声抖落了 字里行间的纷芳 满满的诗意 跨过时间的栏栅 和着柳絮纷飞而来的风 在空中 演绎一场 桃红柳绿的殇 在一株花草的露珠上 守护 一季的梦想 美丽春天】 文/海石 淡淡的蓝 皑皑的雪山 隐隐的云的目光 ———流盼 早春的湖倒映 橄榄枝的年龄 绿色疯长。风的传说 声音却很轻 兰香可以幽幽于自我 而呼吸却属于摩洛哥王国 粉红的王宫、夕阳的重托 公主的新衣、美丽的云朵 一层又一层剥落 【三月】 文/杨阳 当 第一声春雷还未响起 你却早已蛰伏在阳光里 风筝是天空盛开的烟花 根却在你的心里 暖风 想把你矫情的面纱揭去 你却 把羞红的脸 藏在风里躲进云里 【那时春月扰】 文/歌沐 每个春夜都如此像样 他们谈起情人也是,一缕 月光,忽明忽暗 勾勒唇角,略微上扬 ​ 他们并不说情人“们” 而是“每个”。尽管这样 也腾不出更多空间。 ​ 月色如缎,在他们之中 周旋,才铺展又聚拢, 继而向喉咙绞缠 怎么也解不开 ​ 突然,有人痉挛 咳嗽,另一些跳起来, 头撞墙,拉扯窗帘 遮住脸面 月光被撕碎了 散落一地

 



【三月 一切都成为可能】
文/陈联松 二月的风吹到三月 吹着吹着便温暖起来了
 冬天的积雪冷到三月 冷着冷着便融化成了清泉
 上年的秋枝萧瑟到三月 终憋不住直吐新芽
 夕阳西下的脚步 也被三月活生生的减了速 半个世纪前的三月三 天地接纳滋养了我这卑微之身
 三月 如果你来 还有什么不能成为可能 【季节的随笔】 文/菩提若水 在最美的季节 写首最清纯的诗 和着桃红李白 缀满相思的流 秒针嘀嗒 敲开梦的窗 那叶扶摇而上光芒 摇晃在心头 心田的阡陌林泉 续煮梅园的太玄 光阴的触角 膨胀在颜筋柳骨 一株莲下鱼 似那游弋波光里的眸 点数花期的节奏 候一瓣落下 结句在季节的章 【桃花劫】 文/月落清秋 1 那朵桃花开了多久 前世约好的那阵春风 就丝丝缕缕地,缠绵了多久 她和他赶来这里,执手相望 哪还顾得 谁是谁的劫数 2 我站在这里 望你望了有多久 前世的桃花,来世的桃花 这一世里的桃花 纷纷扬扬都落在一处 那块青石上刻下过什么样的岁月 一层又一层,一叠又一叠 光阴里早已滴水成冰 3 谁过了我的小桥 手里的竹篮悠悠荡荡 漏下一地细碎月光 桃木梳把夜色篦了又篦 白丝线越来越长 一晚又一晚在枕上盘旋 老榆树上晾晒的铜钱儿 一枚一枚,落在木床底下 不停不住地低声埋怨 掉过的眼泪怎么拾也拾不完 4 那人,最后一朵桃花也落了 山那头隐隐的雷声呜咽了多久 池塘里的水又涨了几分 三月里的烟花还在数着 数夏叶,数冬雪,数人世里不尽的秋凉 如今斑驳了的青竹又瘦了一层 风里的影子摇啊摇 还是那当初的一句 离别后,怎相逢 【花上】 文/苏凤 她将我放在杜鹃花上 沉默的沉默 指尖把我移往向阳的一角 薄如纸的生命此刻呵出 一声柔丝般的呢喃 温煦抚摸 花瓣为床 山坡上的三月天 又像村家诗样的姑娘 【 桃花】 文/陌青 雪 把去处磨蹭了许久 流亡在泥土和沙粒中 无法回头 就算 流转的尘世,也只能 闭目前行 在最好的时候 遇不到最美的春 在春来的日子 又无法见到雪 天知道,尘埃里的真意 斜下了一枝桃花 不吃,不喝,不唱歌



【三月的春】
文/雨田 一缕春风 拂面而来 带来那久违的春光与暖阳 片片绿色花海 再次飘逸熏染着这片热土 捧把泥土 细嗅那夹着淡然清新的草根香 淋点微雨 倾听那漫天叙述的大地滋润史 阳春三月天 燕语莺啼 五彩云现身 照耀着空间与人间 浪漫人的心灵 伴随着绿色 早己融进了花草丛中 三月的春 芳香四溢 春气荡漾 顺至远方 【春柳】 文/听涛观海(小阁) 这滴答滴答的指针 这静悄悄的屋子 这小风儿轻盈的黄昏 月光探头儿进来,她邀我把喜悦 抹上柳梢儿一部分 【只说爱情】 文/陈华 溪水悄悄破冰 嫩芽小心破土 虫儿胆怯爬行 有些脸颊略显羞红 除了昨夜楼道里的猫 勇敢地叫着 还有诗人大胆拿起笔 在纸上深挖着青涩 并让三月 越来越浓 【惊蜇】 文/大江 未听到这个节气的雷声 却听到了布谷的晨鸣 虫儿被鸟儿叫醒 一起捕捉爱逃走的春梦 红玉兰展开翅膀 蒲公英欲远行 远山的寺院上空 升起烟柳绵绵 但还是期盼雷的脆响 激荡起浊世人们做人的憧憬 惊醒于开始游荡的谎言 还人世春和景明 【惊蛰】 文/甘遂 清晨,鸟用它原来的姿势 窥视着树木的呼吸,那些呼吸和胡椒树一同消失 它曾细碎地生长,每天都在招唤梦境 仿佛记忆中的一层薄雾,用来躲避欲望的赤祼 然而在角落里,一些禅意长出的翅膀 在花朵上飞舞,它的姿态与梦合而为一 这好比我们深处的希望, 它急促的步伐有着夹竹桃的风度 而我们却和柳树消磨着情感 像一支沉没的舰队,尽管我们 继续随声附和,仍在向自己谈论世界的广大。



【三月的雨】
文/一禾 旧金山的雨 来得突然又急密 绵绵仿佛无期 潇潇仿佛无语 我仰望寥寥的苍天 雨水和泪水淹没了我的眼 每一个三月 每一年 我的心都要湿着走过春天 你的爱让我安静温暖 我的爱能走多远走多远 【有你的时光】 文/一禾 三月的雨 如想你的思绪 细细密密仿佛绵绵无期 三月的花 如你午后泡的茶 清晨醒来的第一句话 三月的天空 让每一次仰望 都是彼此凝视的方向 三月的鸟鸣 像散落银河的星星 悄悄地潜入你我的梦中 三月的北京 不再是遥远的记忆 每一个时刻都是温暖的期许 三月的加州 不再是离别的忧伤 每一分钟都是有你的时光 【春天的冰湖】 文/索菲 说好了只在湖边走走 春天的冰湖太容易沦陷 远远看到一对情侣 他们牵着一条狗 走在空旷的湖面上 此刻 云朵在天上缓缓漫步 夕阳躲在芦苇身后捉迷藏 空气是橘色的,像蜂蜜 教堂在远处,静谧无声 我们向着那方向走去 不知不觉牵了牵手 越走越进入冰湖中心 仿佛冰面下的水已不存在 【惊蛰 我从北方来看花】 文/陈联松 满山满谷不同的野花 每年按时开放自己 每种花都开出声音 每种声音都带上了颜色 紫色辽阔而不张扬 山谷里最柔软的低音部 清澈透明细碎的小白花 时光在其间频繁作响 花海中点水的蜻蜓 精致入微的鹅黄 从花蕊蔓延到花瓣之边缘 把去年的秋色缠绵成春 小红花寂静无声地燃烧 其温度让我想起青春之歌 想起你的眼神 各种花色随风飞扬 让飘过的云也顺势上了彩 花开的声音微弱不衰 足够叫醒蛰伏已久的寒虫 惊蛰 与其说 我从北方来看花 不如说来苏醒一场冬眠的恋情 【三月 复活的季节】 文/陈连松 三月 每一寸时光都是风景 每一处风景都年轻貌美 荒野绿得比青葱还嫩 嫩出热热闹闹的万紫千红 三月 风吹的不是风 是大地沉睡的春梦初醒 诗在三月都是湿的 因为三月下的不只是雨 三月 万物复活于万物之沉默 情爱回归于爱情之中 如时光成熟了你的风景 你的风景成全了我的黄昏



 【春季】
文/红橄榄 我们渐渐习惯了 很多故事 数不清别人的 一些自己的 就像旧金山的春季 想象着上海的春季 该有桃花飞雪的瞬间 有些故事 在岁月里模糊 但主角总是不变的 就像那些渐渐遗忘的歌词 却怎么也忘不掉旋律 而我们记得的春天 总是有爱情在沦陷 【花语】 文/二月晴空 撑一竿思念 跋涉 千江有水千江月 揽一缕青烟 沉睡 沿一席紫藤 攀援 太阳 拉长芨芨草的牵挂 来自上天的爱 让遥远的梦和满目的花草 含笑醒来 闭上双眼 三月 写满有你的春华 【三月.梨花时节】 文/蔡宁 三月,住院部院内的梨花开了 颜色同医生护士的白大褂一样 同重症室那瘆人的空间一样 母亲,形锁骨立地躺在重症病床上 每天早晨右侧着头盯着三楼的窗口 默默地数着从楼下探上来的一枝梨花 三朵四朵五六朵 十朵八朵十五朵,她说 每天梨花的朵数好像不一样 三月梨花开,怎么可能同一天开放 她说,今天又少了一朵 隔壁那位癌晚期的老太太凌晨走了 她体内白细胞像风雨中的梨花 癌细胞已气势汹汹地游走她胸腔 每凋零一朵梨花,她剜心地疼痛 她说,梨花也是离花呀 等那窗口上五十三朵梨花一朵朵落尽 她该和前年梨花时节过逝的父亲做伴了 我说,梨花正旺盛着怒放 您体内的白细胞正向正常值上升 她摇摇头说:自己知道自己捱不过春天 风雨中,窗外的梨花一瓣瓣凋零 她削瘦的发不出一丝语言 她把脸掉向左边,微微闭着眼睛 清明将近,她还能从被褥里伸出枯槁的手 轻轻抚慰孙女儿将要分娩的大肚子 沧凉的眼角,静静的、静静地溢出两行泪 【一盏烛火】 文/陈美 黄昏早已从空中落幕 在入黑时,我点燃了一盏烛火 一盏此生从末燃烧过的 这是我对你思念的方式 熊熊的,像秋夜的篝火 星和月都在流动 可我却无法卷入这种夜的寂静 烛火在深夜继续燃烧 仿佛连骨头也透着磷光 期待着,你扑熄我的想念 如一缕春风,迫不及待闯入 在烛火熄灭时 万物将 哑作无声 【春分之声】 文/海石 是更子更漏了月霜 还是少女凝聚沐光? 渴望 一场春雨 洗礼 一枚新绿 象松软的土地给了蚯蚓一支 可弯曲的舞曲 也给了梦。攀上青蕂 象芽儿往五线谱上蹦 翠竹拔节的声音 与小草茵茵相印 父亲把感冒传过来了
是否感激涕零?


摄影:陈荣辉
 编辑: 陈美,海石

    

彼岸平台,每周向北美 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