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祭】 作者:紫云 萧萧竹 李梦痴 冰雪芹 欧非子 梦雪 by 彼岸诗缘

彼岸诗歌    04/10     3760    
4.0/1 


殇.mp3

【清明祭】





乌夜啼 · 清明祭母
文 / 紫云

细雨撩苍幕,想来欲送天声。回眸慈母何曾去,依旧语音清。

一世无争温婉,从来不悔平生。浮沉笑看身边物,一样伴儿行。


清明祭祀(新韵)  
文/萧萧竹

人生自古百般愁,恰到清明泪更流。
返故无寻娘父影,登楼不觅旧时留。
怨天无故抛霜雪,恨地平白送冷秋。
化纸焚香来祭祀,思亲寄梦已难求。


西江月 · 清明
文 / 李梦痴

本拟慎终追远,却成遣兴邀春。
东风定不肯销魂,只合欣欣浅润。

眉上薄寒微染,眼前风物全新。
不须稠雨暗催人,已是桃花如汛。

(在欣欣向荣的春天祭奠先人,别有一番深机在里面。逝者已矣,生活还将继续。怀念逝者,是为了更坚强地活着。蓬勃的生机,能给戚戚的悼亡,带来新生的希望吧?唐风书院拟自4月1日始,推出《灯下谈诗》旧体诗词论坛。每周五周六的晚八点半到九点半,与众位诗友品茗灯下,临屏论诗。届时书院同仁,将微群与各位同好挥麈论道,涵泳斯文。广示有志于此者,勠力同心,将公益诗教发扬光大。)


声声慢 · 念母
文 / 冰雪芹

   期期盼盼,寂寂寥寥,思思念念眷眷。昔日音颜何在?梦中呼唤。
千声万遍不倦,泪盈盈、恨却缘浅。转瞬变,两重天,赋一阙声声慢。

   怎叹伤心凌乱,谁怜我,情结锁环难剪。天上人间,青鸟欲捎信件。
层层叠烧火海,一丝丝、青烟绸缎。送去也,那清香花絮片片。


清明
  文 / 冰雪芹

纷飞细雨又清明,故里他乡天有情。
昔日音颜何处觅,梨花洒泪几倾城。
 



     

清明祭
文 / 欧非子

故垒森森杂草长,坟茔寂寞世仇藏。
捷京郊外清明祭,勿忘当年纳粹狂。

累万无辜任宰割,先经暗道腿哆嗦。
如丝生念属奢望,心浪难平泪水泼。 

布娃忧郁忆从前,幼主拥怀露笑颜。
玩具依稀留泪迹,可怜童稚赴黄泉。

朝不惜夕厄境横,皮包硬骨命飘零。
辛酸底事无倾诉,大地沉沉走鬼灵。 

穷兵黩武非长计,血泪斑斑遗教深。
往后开明权势者,唯民福趾厚宅心。

(旧作,2、3、4、5为新韵。泰雷津位于捷克首都布拉格西北60公里,纳粹德国二战期间在那里设立犹太人隔离区和监狱,残酷迫害和屠杀犹太人。根据新的资料,1941年到1945年共有3.6万人死于泰雷津,其中大多数是犹太人。此外还有8.8万人从那儿被转运走死在别的集中营里。2014年4月5日清明节,我们捷克华文作协五位作者在泰雷津国家公墓举行活动,纪念被纳粹残害的牺牲者。往事悠悠,我们出生前的世界,严酷的现实,摆在我们的眼前。当我们看到囚者睡的简易大通铺时,当我们在放影室看到男女老少混浴的当年纪录片时,当我们走过囚者生前通向死亡的漫长暗道(长500余米)时,当我们看到当年小孩玩的制作粗糙的布娃娃时... ...欲哭无泪,一件件震撼人心!虽身处春日,我们的心情异样沉重。中午当地古色古香的捷克酒店吸引了大家,当我品嚐着美味佳肴的时候,面对诸友,心上暖暖的,心底却是寒寒的!不能忘却的纪念,以史为训,切切引以为戒呵!)


清明
文 / 梦雪

又清明, 梨花纷落有谁听?          
春风满院无心赏, 天上繁星,
聚了散、烟云卷涌情。

柳岸行, 胭脂浅画泣悲声。          
肝肠寸断尘缘乱,挥泪曾经,
诉不尽、离人思念倾。


青门饮 · 祭父
文 / 紫云

琴韵泠泠,雪吟江岸;嗟声咽咽,雨淫春柳。
雾霭清明,冷阴寒食,萦梦故乡时候。
十载悠悠去,记从前、长街挥袖。
四月缠绵,几缕悲风,天地敲漏。

往事几经回首。思笑语犹真,容颜依旧。
江北挥刀,岭南策马,烽火少年曾有。 
蒙屈因文字,却不移,诚心操守。
旷宇缥缈,青冥阔远,高擎杯酒。  

(《青门饮》双调一百七字,前段十二句四仄韵,后段十一句五仄韵。连续四组四个字的排列,便于长调词的铺陈,四组中一般会有两组以上的对仗。秦观词中以前两句“风起云间。雁横天末”的景象相对,引出“严城画角。梅花三奏。”的地位和处境。我采用前两组对仗后两组 。“琴韵泠泠,雪吟江岸;”对应“嗟声咽咽,雨淫春柳。”,刻画出词作之时对自然界的感受。各自的感觉和体悟不同,想表达的东西也不同,心到意到为要点。“泠泠”,清凉、凄清的样子。[唐]刘长卿《听弹琴》:“ 泠泠七弦上, 静听松风寒。”这里是指此时大自然中雪吟江岸的韵味。“雾霭清明,冷阴寒食,萦梦故乡时候。”接上述伤心景引出伤心时,并带入往事。前两组四字依旧对仗,以加重心情的渲染自“十载悠悠去,”起,应视为转折,回忆十年前,长街挥手一别的悲怆,一定也是悲风泣雨,虽然是微风细雨,却也是情绪上的悲天动地,故而有了“天地敲漏”之撼动。此情此景,源自于当年家父病重,回国探望后返回加拿大的离别之情。在我离京之后一个多月,家父于夜中悄然辞世。这样可以理解了前面的悲戚的铺垫。转句“往事几经回首”起,便是对父亲的回忆。“笑语犹真,容颜依旧”,是情感的追忆,以对仗形式。“江北挥刀,岭南策马,烽火少年曾有。”是对父亲曾经的经历的追忆。家父出生胶东半岛老区,少年即参加儿童团的抗日活动,后加随军转战北南。“江北挥刀”,取意于义勇军进行曲“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是抗日的形象彰显。前八字依旧对仗,是父亲戎马生涯的一个写照。“蒙屈因文字,却不移,诚心操守。” 继续追忆父亲的另一个方面。父亲早年多做文化和宣传工作,与文字打交道,也因文字的关系于反右时期被审查,被降级降职。但性情秉正刚直的父亲其信念和意志始终不改。“旷宇缥缈,青冥阔远,高擎杯酒。”是祭父的行为。同样以两组四字的对仗形式,表明阴阳两隔的思念,以及“高擎杯酒”的悼念仪式。

 小结:1,“慢词长调的结构手法,总不外乎头、腹、尾三个部分安排得恰当,虽然中间的错综变化,由于每一曲调的不同,不能拘以一格,但都得处处顾到整体,要求血脉贯注,才能做到笔飞墨舞。”
 2,“作大词尤其要注意结构,先须立间架,待事与意分定了,第一要起得好,中间只铺叙,过处要清新,最紧要是末句,须是有好出场方妙。”——《乐府指迷》

 本词以较为浓重的笔墨在开端渲染了时令天气的悲怆凄郁,为烘托当下的情感润笔。接下来以“萦梦故乡时候”带入了层层展开的追忆,追忆父女的最后一别,追忆父音容笑貌,追忆父亲可敬的品德。结句“旷宇缥缈,青冥阔远,高擎杯酒。”既回应了主题,又表达了祭奠的款款深情。高擎一杯酒,多少思念多少敬意,全在其中。希望作为词的结句,出的尚可。)




编辑:  欧非子  


    

彼岸平台,每周向北美全球朋友推荐优秀诗人的作品。旨在推动诗歌文化在北美, 全球广泛交流和宣传。 所有作品均属原创。尊重原创,若需转发请注明作者和来源。